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249章 一本正经地撒谎

第249章 一本正经地撒谎

  章惠看向女儿。

  若晴三两下就喝完了汤。

  “爸,我喝完汤了。”

  若晴起身,就要拿着保温饭盒去清洗,“我回避一下就行。”

  “若晴,饭盒给妈,妈带回去再洗,你去忙吧。”

  章惠阻止了女儿清洗饭盒。

  抝不过母亲,若晴只得把饭盒交给了母亲,她出去做事。

  章惠是总裁夫人,留在总裁办公室倒是没事。

  若晴刚走出总裁办公室,便看到了赵其带着赵启越在几名保镖的簇拥下走过来。

  她对赵其没有印象。

  上辈子连见都没有见过赵其,只听说过这个男人是赵家这一代的接班人,能力倒是不错,不过为人挺阴险的。

  参加赵雅舒的生日宴会时,赵其这样的身份也不会接待当时的若晴,故而今天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赵其。

  赵家兄妹长得都有几分相似,赵雅舒可以说貌美如花,赵其兄弟俩则是帅气十足。

  相较于赵启越,赵其又多了几分久居上位的霸气。

  若晴很自然地往旁边避让,让郑秘书带着赵家兄弟进总裁办公室。

  没想到赵其却在若晴的面前停了下来。

  若晴本能地抬头看向他,两个人四目相视时,若晴从赵其的眼神里看到了冷狠。

  “战大少奶奶。”

  赵其眼神阴冷,面上却扬起了笑容。

  “赵总还是叫我慕助理吧。”

  若晴不喜欢赵其叫她战大少奶奶,那声调总觉得怪怪的。

  “也好,慕助理这是要去哪里?”

  “没要去哪里呀。”

  赵其噎了噎,随即含笑问道:“慕助理能否带着我们进去见见慕总?”

  若晴客气地道:“郑秘书是慕总的秘书,她已经带着赵总到此,只要郑秘书敲门告知慕总一声,赵总便可以进去。”

  赵其保持着微笑,他干脆直说:“我今天来,其实也是想见见慕助理的,还望慕助理不要推辞。”

  与郑秘书交换了一下眼神后,若晴便不再拒绝,转身就抬手敲门,得到父亲的首肯后,她推门进去,公事公办地道:“慕总,赵总和赵四少来了。”

  “请他们进来。”

  慕景瑞应了一声。

  若晴错开身子,朝兄弟俩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赵其示意保镖们不必跟着进去,他带着弟弟迈进了慕景瑞的办公室。

  “慕叔叔,阿姨。

  赵其开口就叫着叔叔阿姨,俊脸上笑如春风,活像他们两家交情很铁的样子。

  慕景瑞笑着迎了两步,与赵其握手,说道:“今天吹什么风,把赵总吹了过来。”

  “吹东南西北风。”

  赵其答道。

  双方都笑。

  慕景瑞请赵家兄弟坐下,章惠亲自给兄弟俩各倒了一杯水,之后带着女儿默默地挨着丈夫而坐。

  “慕叔叔,我不知道阿姨在这里,来得突然了点,会不会打扰到你们?”

  “赵总是贵客。”

  慕景瑞不说打扰也不说没有打扰,只一句赵其是贵客,让赵其知道他们兄弟突然到来,是打扰到人家夫妻俩了。

  双方寒喧了几句后,赵其便说道:“慕叔叔,我今天来是想向你道歉的,我不知道慕叔叔和凌总他们在谈着,因为看中了他们的项目有前途,便努力地寻求合作,结果就抢了慕叔叔的生意。”

  “造成了误会,让人以为我赵氏集团针对着你们慕氏集团,慕叔叔,真的对不起,虽说我们两家过去没多大的交集,但雅舒和令千金若惜却是好闺蜜,我一向也把若惜当成自家妹子看待的。”

  “还望慕叔叔看在若惜和雅舒的交好的份上,原谅小侄的急于求利,没有打听清楚就截了慕叔叔的胡。”

  赵其很真诚地道歉。

  至此,慕景瑞算是知道了赵其突然来访的用意了。

  道歉?

  是知道若晴和战博的关系,觉得赵氏现在还没有实力与战氏抗衡,才会道歉吧。

  慕氏与凌总他们谈生意,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身为赵氏的当家总裁,赵其消息灵通着呢,一直都没有插手,却在赵雅舒来找若晴麻烦,反被若晴气得半死后,开始截了慕氏的胡。

  分明就是故意针对慕氏,替自家妹子出气。

  若晴听了赵其一本正经的道歉后,都忍不住笑了。

  商场呀,真是包罗万象,什么人都有,每个人都戴着不同的面具面对世人。

  审时度势,变化莫测,皆为了利。

  “若晴妹妹笑什么?”赵其含笑地问着,看向若晴的眼神不同于刚才,变得温和。

  他那一声若晴妹妹可把若晴恶心到了。

  若晴跟父亲交换一下眼神后,说道:“赵总,我可不敢当你的妹妹,怕赵小姐会撕了我,还是像刚才那样叫我慕助理吧。”

  “我笑,是我从来没有

  .

  -->>

  见过有人撒谎能撒得一本正经,十分真诚的。赵总这哪是在道歉呀,分明就是想讽刺我们慕总智商低下。”

  若晴也不客气,撕下赵其那张虚伪的面具。

  “赵总截了胡就截了,在合同还没有签下之前,对方会反悔不想合作,这也很正常,我们虽气也只能认清现实,说明是我们慕氏确实不如赵氏。”

  “赵总说不知情,连我这个初入职场的菜鸟都觉得不可能,赵总说是真诚道歉,却谎话连篇,不知赵总有几个意思?”

  若晴问了一连串的话后,马上歉意地对父亲说道:“慕总,对不起,是我多嘴了。”

  慕景瑞板着脸喝斥她:“小孩子家家,说话没大没小的,还不出去做事。”

  若晴赶紧溜了。

  她一走,慕景瑞就不好意思地对赵其说道:“赵总,让你见笑了,若晴这个人直率,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若有得罪之处,还望你看在若惜和你妹妹是好闺蜜的份上,不要和若晴计较。”

  “没事,我就喜欢直率的人,慕助理的性格很合我眼缘。”

  慕景瑞要是真在怪女儿,就会在若晴开口时阻止了,但他没有,任由女儿直接打他的脸,不就是借着慕若晴的“不懂事”,说出心里话吗?

  赵其心里岂有不清楚的。

  两个人都是久经商场,老奸巨猾的。

  对于若晴打脸赵其,直戳他撒谎,慕景瑞不提,赵其当然也不会再在这个话题纠缠下去。

  只是两个人心里都清楚,慕氏与赵氏是无法真的和解。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