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242章 包住火的纸被烧破了

第242章 包住火的纸被烧破了

  战爷真是现实得可爱!

  她说她喜欢钱。

  他就真的送钱给她。

  若晴笑完,趁战博不备,欺身上前,把他摁倒在放满了钱的床上。

  战博眸子神色深深地,与她对视着。

  眼底有着些许的期望。

  女上男下的姿势,让若晴把战博的俊美尽收眼底。

  她脑海里只有几个字“男色可餐”。

  她好想好想把这个男人吞进肚子里去。

  与他融为一体。

  嗯,别怪她如此的不要脸,实在是这个男人帅得人神共愤呀。

  “战爷。”

  她低喃着,头越来越低,最后,她的嫣唇贴上了他的薄唇。

  四唇相触,似有电流划过,让夫妻俩都有点心悸。

  若晴想着,不能吃到肚里去,极尽煸情地撩他一回,也是赚到了。

  她今晚便特别的大胆。

  忽然——

  若晴似是受到了惊吓,一下子就从战博的身上翻落,滚下了床,与地板亲吻。

  战博听到咚一声闷响的。

  他坐起来,便看到她在地面上翻起,往前爬了几步才爬起来,转身跌跌撞撞地往后退。

  染上红云的俏脸上有着惊吓,也有着不敢置信,那修长的玉手指,指着他,结结巴巴说道:“你,你……战爷,你,你是好了,还是……一直都没事?”

  战博默默地看着她。

  他知道她每次放肆地撩他,是以为他不行,就算她使劲地撩他,她也不会吃亏,还能把他逼疯,那是她的乐趣。

  一旦知道他还是个正常的男人,她肯定会吓到的。

  果然,她被吓到了。

  若晴还在往后退,便撞到了那两张堆放着还没有摆放好的珠宝盒,哗啦啦的,那些红色锦盒散落了一地。

  若晴一屁股坐在一张椅子上。

  她的心跳很快。

  手上还残留着某样余温。

  她努力地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回想起关于战博的所有消息,都是“据说”“可能”“谣传”。

  战博因为车祸残了双腿后,到底行不行,还真没有个准确的答案,都是谣传。

  而她信了。

  这个男人,也不说。

  任由别人把他传得那样不堪,什么不能人道,是个披着男人皮的太监等等。

  她每次占他便宜的时候,他也能控制得好好,没有反应,让她万分相信他是真的不行了。

  没想到……

  这个男人坏得很。

  骗了世人,也骗了她。

  对,他就是骗了她!

  若晴一下子就变得无比生气。

  她霍地站起来,大步走过去,本想揪住战博的衣领把他提起来的,可惜的是,她揪是揪住了他的衣领,却未能把他提起来。

  他如山一般重呢。

  试着提了两次没有把他提起来,若晴的俏脸涨得通红,又羞又气的。

  她放弃了提起他,但还是死死地揪住他的睡衣衣领,气恼地质问他:“战博,你说,你是刚好的还是一直都好好的?你骗我!”

  战博看看她提着他衣领的那只玉手,又抬头看她那张含羞带气的脸,他抬起右手,略一使力,便把她揪着他衣领的那只手拿开了。

  “我从来没有跟你说过我不行。”

  若晴:“……谁说没有,我说你不行的时候,你从来没有否认过,那就是默认了。”

  “那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我懒得解释就是默认?”

  若晴哑口无。

  很快,她又质问:“既然你还行,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没,没……”

  没与她滚床单。

  这句话,若晴说不出口。

  “我暗示过,你自己没有悟出来,怪我?”

  战博好整以闲地理了理自己的睡衣。

  他说过他们不会领养孩子。

  因为他们能自己生,所以不必领养孩子。

  “我们俩结婚之初没有感情,就算我说我能行,你就愿意?”

  若晴张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就连现在……”

  战博把她拉坐在床上,眼神深深地锁着她的俏脸,低沉地道:“刚才你反应我都看到了,知道我还行,你受到的惊吓比我送你这么多钱带来的惊喜还要大,说明你此刻都没有做好准备把你自己交给我。”

  若晴脸红耳赤,替自己辩解:“我,我那是被你吓到了。”

  上辈子,她嫁与唐千浩为妻,但唐千浩从来不碰她。

  她与明枫那混乱的一夜,由于她醉得一塌糊涂,她也没有半点印象。

  故而她对男女之事还是一片的空白。

  撩了战博无数回,也不过是搂搂抱抱亲亲摸摸。

  若晴都不敢看战博,更不敢与他对视。

  .

  -->>

  感受到他那深深的凝视,她都心慌,他的眼神就像带着火一样,被他静静地看着,她浑身燥热,如同被火团包围。

  两只有力的大手落在她的双肩上。

  战博扳住她,低沉地道:“若晴,我们现在是有了感情,不过我尊重你,不会强迫你的,你什么时候做好了心理准备,我们就什么时候过新婚之夜。”

  他的腿也还没有完全康复。

  他给她时间来接受他还行的事实。

  也是给自己时间准备得更加充分一点。

  若晴抬头,对上了他乌黑的眸子,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他对她的包容以及情愫。

  她也不是说真的抗拒与他融为一体。

  就是,一时间,被吓到了。

  他的体贴,让她感动。

  “战爷,我……”

  战博低下头来,温柔地吻了吻她,柔声说道:“要不,就等我们俩举行婚礼时吧。”

  举行婚礼了,他们再过真正意义上的新婚之夜。

  若晴心乱如麻,想了想后,还是点头。

  她靠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地问:“你真的会给我一场婚礼?”

  战博拿下她的发夹,让她满头秀发散落下来。

  “若晴,刚领证那会儿,你可以问我这句话,现在就不该这样问我了。我对你的心,对你的情,你还感受不到?”

  若晴俏皮地吐吐舌头,“是我的错。”

  他很早就在草拟彩礼单子了。

  她看过的。

  就是最近都没有什么动静。

  她以为他就是写写给她看看的。

  想来,他还没有安排妥当吧。

  以他现在对她的宠溺来看,他怎么可能委屈她,肯定会给她一场盛大的婚礼。

  战博低低地笑了笑,并没有怪她,他温柔地揉摸着她的秀发,温声说道:“很晚了,去洗澡吧。”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