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239章 我护我妻!

第239章 我护我妻!

  “这束花?”

  赵雅舒不想问的,却又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嘴巴,问了出来。

  问完后,她有点无措地咬了咬下唇。

  在战博面前,赵雅舒收敛起她所有的骄傲及嚣张。

  可惜,战博从来没有喜欢过她。

  以前,战博还没有出事,两个人都走不到一块儿,现在就更不会了。

  战博的心那么小,只装得下慕若晴一个人。

  “我老婆的。”

  回答赵雅舒的人是战博。

  “我送给我老婆的。”

  他又补充一句。

  赵雅舒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若晴看看自家爷们,又看看赵雅舒,不过是一束花,赵雅舒用得着惨白一张脸吗?

  若晴是不知道对她大方得很的战博,对赵雅舒这些追求者有多么的小气。

  在赵雅舒看来,战博送给若晴的不是一束花,那是战博的心,是战博余生的柔情。

  赵雅舒能不伤心难过吗?

  她更是发疯地嫉妒。

  碍于战博在场,她不能让保镖们替她划花若晴的脸。

  “战爷,为什么是她?”

  赵雅舒抖着声音问道。

  其他人远远地看着,没有人敢近前。

  战亭听说赵雅舒与兄嫂“迎面相遇”了,赶紧跑下楼来,虽然不用他助阵喊加油,却能看看好戏。

  大哥的好戏,可不是经常有的。

  战博低首看着自己抱着的那束花,都懒得看赵雅舒,他冷冷地道:“那是我的私事,与赵小姐无关。”

  “战爷,你明知道我……我,我就想知道,为什么是她?”

  战博冷笑,“我知道你嫌弃我残,嫌弃我不行。”

  赵雅舒的眼圈泛红。

  她死死地咬着下巴,逼着自己不要流泪。

  倒追战博多年,得不到一丝丝的回应,在战博残了后,她是很明智地放弃,转身想去追求明枫,她还年轻,无法守一辈子的活寡,难道,她有错吗?

  “赵雅舒,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不管你有没有嫌弃我,我都不在意。但,你既然放弃了我,就不要老是摆出一副我负了你的样子,让人看着就恶心。”

  战博毒舌起来,能把赵雅舒这样的爱慕者毒死。

  “战爷,慕若晴她是有目的,她就是利用你,她想抱上你的大腿,夺取慕氏集团。”

  赵雅舒忍不住低声嚷嚷。

  “你以为她是真的爱你吗?你以为她就能忍受一辈子的空房?”

  “赵雅舒,你听好了,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若晴是有目的,也知道她对我有利用之意,抱我大腿也是想虐些渣渣们,那又如何?”

  “我有利用的价值,我乐意给她利用,只要我能给到她的,她尽管拿去。”

  “不要说她想夺取慕氏集团,她是慕家的女儿,她父母的财产留给她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她爱不爱我,我心里清楚,不用赵小姐关心。”

  “谁说若晴是守空房了?我和她是夫妻,合法的夫妻。”

  战博后面那句话说得特别重,只要听到他这句话的人,都听明白他话里的深意。

  他们是睡在一起的。

  有些过来人眼神毒,立即就往若晴身上扫去。

  看了好一会儿却心下狐疑,慕若晴瞧着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子呀。

  哦,同床共枕,不一定就是……

  原来如此。

  众人对战博最后面那句话的理解又深一层。

  赵雅舒的身子晃了晃。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战博。

  泛红的眼圈终是滑落了两行清泪。

  对这个男人,她是该死心的了。

  他就算残了,对她依旧无情,残忍。

  她赵雅舒又不是没有男人要。

  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泪,赵雅傲然地道:“那就祝战爷与慕二小姐琴瑟和谐,早生贵子,白头到老!”

  说完,她抬头挺胸,带着四名保镖,高傲地从小夫妻俩身边走过。

  别人觉得赵雅舒的祝福好毒。

  战爷都不行了,还祝人家早生贵子。

  若晴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

  赵雅舒是冲着战博来的。

  他惹下的烂桃花,当然得他来收拾。

  不过,战博说的那一番话,却把若晴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他心如明镜,什么都知道。

  依旧心甘情愿地上了她的贼船。

  她,真的爱死他了!

  若晴在心里发誓,她一定会让战博幸福一生,不会后悔娶了她的!

  “大哥,大嫂。”

  过足戏瘾的战亭走过来。

  战博冷冷地剜了他一眼,不理他。

  若晴回给他牵强的微笑,便推着战爷继续往里走。

  “大嫂,刚刚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呀

  .

  -->>

  ”

  战亭找着话题。

  否则跟着兄嫂走,太尴尬。

  “我护我妻,你有意见?”

  战博一句话就让战亭熄了火,再也不敢说一句话。

  “战爷,有赏!”

  若晴停下来,凑到他的腮边,亲了一记。

  战亭:“……”

  虐狗!

  赵雅舒的出现,似乎掀不起风浪,小夫妻俩都能迅速地调整状态,若无其事的。

  从酒店里出来的赵雅舒,却控制不住自己的难堪,那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滚落。

  数辆轿车匆匆而来,很快就在帝豪酒店门前停下来。

  赵其和赵启越兄弟俩几乎是同一时间下车。

  “雅舒。”

  “雅舒。”

  兄弟俩一下车,就快步地追赶妹妹。

  赵雅舒停下脚步。

  “雅舒。”

  赵其跑到了妹妹的面前,正想问话,妹妹就一头扎入他的怀里,哭了起来。

  “雅舒。”

  赵其心疼坏了。

  他拥紧妹妹,心疼地道:“哭吧,发泄出来,就好了。”

  赵启越示意保镖们围成圈子,把赵其兄妹俩围起来,不让别人看赵雅舒在兄长怀里哭泣的样子。

  “大哥,他说他从来都没有爱过我,我喜欢他那么多年,厚着脸皮追求他多年,他连根草都没有送过给我,却送了一大束花给慕若晴。”

  “大哥,我是真的很难受,很难受。”

  赵其心疼地道:“大哥知道,雅舒,你换一种方式想这件事,就会好过点的。战爷送再多东西给慕若晴,不过是物质上的补偿,因为他无法让慕若晴成为真正的战大少奶奶。”

  “你不应该难受,你该庆幸自己的明智。”

  赵其安慰着妹妹,“别哭了,让明总知道,你的感情路会走得更艰难的。”

  他这是在提醒妹妹,不要再在战博这里浪费时间了。

  该花心思在明枫身上。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