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237章 恋爱的滋味

第237章 恋爱的滋味

  “战爷,谢谢你,我真的好喜欢这束花。”

  战博眉眼柔和,他抬手,初一连忙递给他一包纸巾。

  抽出了两张纸巾,他再跨上前一步,拉近了与爱妻的距离。

  然后,他动作温柔地用纸巾帮若晴擦了擦额和脸,声音温厚醉人:“有汗,我帮你擦擦。”

  别看昨晚下了一场雨,今早才停,雨一停,太阳公公迫不及待地上岗,待到此刻中午了,离开了空调办公室,那热浪一冲,汗珠就冒出来。

  “你也有汗,我帮你擦。”

  若晴也想帮战博擦擦汗,战博倒是没有拒绝,自己抽出了两张纸巾,然后弯下腰,方便他老婆大人帮他擦汗。

  “天气热,你以后来了,如果我还没有下班就进去坐坐,别坐在这里晒太阳。”

  若晴碎碎念,又说着初一:“初一,你们也是的,怎么不帮战爷打伞,正午的太阳毒辣得很。”

  “大少奶奶,是我们失职了。”

  初一赶紧认错。

  他们是失职了。

  没有帮大少爷打伞。

  小夫妻俩的互动落在别人的眼里,说有多甜就有多甜。

  娱记们不停地拍着照。

  不管小夫妻俩是在做戏还是真情流露,这一幕幕都值得他们拍下来。

  当然,他们拍照的同时也被狗粮喂得饱饱的。

  “战爷,咱们上车吧,外面又晒又热。”

  若晴是很心疼她家爷的。

  那么帅的脸,可别被太阳晒黑了。

  她颜控呢。

  不过,控战爷的颜。

  明枫那样的,她是有多远避多远的。

  战博坐回了轮椅上,若晴又把花束交给他抱着,她推他走向他的车子。

  很快,夫妻俩上了车。

  车门一关,隔绝了外界的窥视。

  上车后的若晴还发现车上堆着很多红色的锦盒。

  “这些盒子放在这里做什么?还这么多。”

  若晴狐疑地问,趁战博还帮她抱着花束,她好奇地拿起了一只锦盒打开来看,是一条很漂亮的项链。

  “若晴,这些都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战博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把若晴吓胡了。

  她看着那一盒盒的礼物,瞪着眼,问:“战爷,这些都是珠宝吗?”

  他,这是把珠宝店都搬空了吧?

  战博嗯了一声,“是珠宝,你太素了,得戴点珠宝,只能戴我送给你的。”

  若晴:“……”

  这霸道的性子,她喜欢。

  于是,在去酒店吃饭的路上,战大少奶奶不停地拆着礼物,打开一盒盒的珠宝。

  战博送的,不仅贵,款式也好看。

  若晴有一种瞬间成为富婆的感觉。

  爽死了!

  “喜欢吗?”

  战博低沉地问道,细听,能听出点点的紧张。

  他是第一次,认真地,给一个女人准备礼物,也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送礼物给一个女人。

  上次赵雅舒过生日,他送出去的花瓶,都还是让秦叔去挑选的。

  “喜欢,我好喜欢!”

  若晴欢喜地搂住他的脖子,就在他的脸上亲了又亲。

  他抱着那大束花,无法推开她。

  不过,他也不会推开她。

  她就喜欢他这样想亲他的时候就亲他。

  哪怕,胡他一脸口水,他也全盘接收。

  “你,会嫌我送得俗吗?”

  “不会呀,这样的礼物,我是多多益善。”

  珠宝都可以收藏起来,以后送给宝宝当嫁妆。

  宝宝……

  若晴的心情一刹那变得灰暗。

  她怎么又想到了宝宝呀。

  她已经重生回到未嫁给唐千浩之前,与宝宝的母女情缘在上辈子就结束了。

  短短的七个月相处,每每想起却让若晴肝肠寸断。

  “怎么了?”

  战博敏锐地察觉到她的心情一下子就变了。

  “没事。”

  若晴赶紧把伤心事甩开,顺手就从战博的怀里抱回了那大束的鲜花,然后头靠在战博的肩膀上,对战博说道:“战爷,我觉得我好幸福,感觉就像做梦一样,好怕,梦醒了,一场空。”

  她就怕,梦醒了,她回到前世,没有被车撞死,但被救过来后却要独自面对失去爱女的残忍局面。

  虽说重生后无法与宝宝再续母女情,好歹,宝宝能去找其他人当她的妈妈,不会像上辈子那样,死于非命。

  战博在她的大腿上拧了一把。

  “哎哟,好痛,战爷,你干嘛下狠手拧我,痛死了。”

  若晴痛得差点跳起来。

  但在车上,她跳起来会撞到车顶。

  “会痛就对了,说明你不是在做梦。”

  .

  -->>

  若晴:“……”

  前一刻,他让她幸福满满的,下一刻,他就拧她大腿一把,痛死她了!

  见她委屈的样子,战博想揽她入怀,她赶紧边推他边叫道:“别别别,别压到我的花,这可是我老公送给我的第一束花,意义非凡,哦,对了,我还没有拍照呢,我要拍个照,发到朋友圈去,羡慕死我那班死党好友们。”

  战博失笑。

  “不会怀疑自己在做梦了吧?傻丫头。”

  终是没有搂她入怀,不过战博却宠溺地轻戳一下她的俏鼻子。

  “不过是一束花,瞧你高兴得,活像我送给你了一座金山。”

  “你送我那么多的珠宝,不就是金山。一条项链都要好几十万吧。”

  别以为她不识货。

  好歹回归豪门一年多,她还是识点货的。

  “晚上回家还有惊喜给你。”

  战博说得神秘兮兮的。

  她喜欢的,他都送。

  貌似,她不喜欢玫瑰花呢,他也送了。

  但,她给他面子,喜欢了。

  这样想着,战爷心情美滋滋的。

  恋爱的滋味,真好!

  “战爷,你不要对我太好呀,你对我太好,我心慌慌的,好怕你会挖个坑把我埋了。”

  战博:“……”

  这女人!

  “那我对别人好去。”

  “不行,你是我男人,你只能对我好!”

  战博笑,“那就不要嫌弃我对你太好。”

  “我没嫌弃,我就是怕你会把我宠坏。”

  “我就宠你,怎么了?谁敢有意见?我老婆,我不宠,宠谁去?”

  娶老婆,不就是娶回家宠着的?

  若晴在心里说道:有意见的人多了去。

  她不会把这句话说出来,免得破坏了夫妻俩甜蜜的气氛。

  “陆非欢找你做什么,你打她,可有把手打痛?”

  前一刻还霸道不已的战博,马上又变换了话题。

  若晴本能地答道:“她给我送请柬,下个周六是她和唐千浩结婚的日子。她骂我老公,我就用巴掌教会她说话!”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