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211章 被截了胡

第211章 被截了胡

  战博冷冷地道:“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明枫,以后离我家若晴远点!”

  说完,战博再一次越过明枫,对若晴说道:“若晴,我们走。”

  “战博!”

  明枫转身,看着死对头被若晴推着走,若晴连回头看他一眼都没有。

  他站在那里,死死地看着那一坐一站的背影,离他越来越远。

  战博要娶慕若晴!

  明枫被这个现实冲击得脸色铁青。

  为什么他总是比战博晚一步?

  在他想追求若晴的时候,战博已经准备娶她了。

  怪不得刚才战博拥若晴入怀,那般的亲热,两个人早就发展成了一对恋人。

  他,什么都不知道!

  两个人瞒得真是紧呀。

  还有慕氏集团与他明氏集团的合作,总是实行拖字决,不是慕氏不想与他明氏合作,是慕若晴要嫁给战博,慕氏与战氏就成了姻亲,而他是战博的死对头,慕景瑞那个老奸巨猾的,怎么可能与他合作呀?

  不想得罪他,便改为拖了。

  “战博!”

  明枫低低地说道:“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别说他想娶慕若晴,就算他不想娶若晴,知道若晴是战博喜欢的人,他也会插一脚的。

  反正,战博在乎的,他就想抢,抢不到就破坏!

  上车后,战博不再让若晴扶着,他静坐在车椅上,不搭理若晴也不说话。

  “战爷。”

  若晴解释地道:“我和明枫的事,都告诉了你的,那是他有幻想症。”

  战博抿紧唇,一声不吭。

  若晴挨近他,搂上他的腰肢,把头枕靠在他的肩上,柔声说道:“战爷,我说过的,这辈子你不离我不弃,除了你,我不会再喜欢任何男人。”

  偏头看着她,战博轻推开她,随即他的手欺上了她的脸,轻轻地抚摸了一遍,温沉地道:“若晴,我没有生气,也不会误解你,我只是生自己的气。”

  没有早点做复健,导致他现在都还要坐在轮椅上。

  “明枫一向与我不对盘,不管我做任何事情,他都想破坏,我在乎的人和物,他是能抢则抢,抢不走的就毁坏。”

  “我有自保能力的。”

  若晴明白他话里的深意。

  “我踩到了他的脚,给他送了一次药,既然现在他的脚消了肿,以后我就会远离他的。”

  若晴保证地道,“战爷,你别自责,不是你带给我麻烦,是麻烦自己找上门的。”

  也是意外。

  上辈子她和明枫连句话都说不上,这辈子不仅提前遇到,还被他梦到上辈子他们发生关系的梦,自始被他变着法儿制造偶遇,甩都甩不掉。

  “战爷,笑一个。”

  若晴哄着他。

  战博:……

  “战爷,笑一个嘛,你笑起来的时候,特别的好看,我最喜欢看你笑了。”

  战博无语地看着爱妻。

  这小妮子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变得真快。

  他,却爱极了善变的她。

  爱极了她嬉皮笑脸,调戏他,又不要脸的样子。

  ……

  帝豪酒店。

  雅间里,那张餐桌上摆满了满桌子的酒菜,慕景瑞亲自给他的贵客满了一杯酒,又给自己满上,然后端起了那杯酒,敬着贵客,笑道:“凌总,我敬你一杯,庆祝咱们两家公司即将合作愉快。”

  凌总端起酒杯,与他碰了碰杯,在慕景瑞喝酒时,凌总却没有喝酒。

  等慕景瑞喝完了那杯酒,凌总淡淡地道:“慕总好酒量。”

  慕景瑞见他不喝酒,问:“凌总是不是不喜欢喝这种酒?要不要我换一种?”

  “不用了。”

  凌总拒绝。

  慕景瑞见对方这神色,有点不对劲,他放下酒杯,关心地问:“凌总,是不是有心事?说出来听听,我看看能否帮到你。”

  “慕总。”

  凌总觉得有点难以启齿,却又不得不开口。

  他歉意地道:“我们两家公司的合作……合同未签,不能算数。”

  上次,他们相谈甚欢,约好了今天签合同的。

  慕景瑞眸子闪烁,意识到情况有变,但还保持着风度,微笑地道:“上次咱们谈妥了的,今天咱们坐在这里,就是要签合同的。”

  他看向凌总漂亮的女秘书,问着凌总:“该不会是你们忘记带合同吧?”

  “慕总,我们公司这个项目已经有了比你们公司更好的合作伙伴,我与慕总相谈甚欢,但生意人讲究利盈,与其他人合作能给我司带来更大的利润,也更有前途,我自然会选择更好的。”

  慕景瑞的笑容慢慢地收敛起来,严肃地道:“凌总,生意是利字当头,但也要讲诚信的,我们两家公司谈得好好的,临到签合同你们却反悔,这是不守信用。”

  .

  -->>

  为了拿下凌总这个项目,慕氏投入了很多的,临到签合同了,却被别人截了胡,慕氏前期的投入等于打了水漂。

  虽然一次不会让慕氏资金链断了,却会让慕氏损失惨重。

  慕景瑞内心生气,还要保持着他的风度,没有拍桌子冲凌总吼。

  “我们是相谈甚欢,却没有签合同,没有签合同都会有变数。”

  凌总收起了他那点不好意思,理直气壮地辩解。

  他随即站起来对慕景瑞说道:“谢谢慕总的厚待,这顿饭,我请了。我还有急事,先告辞了。”

  说完,他拉开椅子就走。

  他的秘书马上站起来,跟在他后面。

  慕景瑞坐在那里,并没有叫住凌总。

  谈妥的项目被截了胡,就算他叫住凌总,也没有用的。

  “慕总。”

  郑秘书担心地叫了他一声。

  慕景瑞神色冷冷的,对郑秘书说道:“小郑,你去打听打听,是谁截了我慕景瑞的胡!”

  “好。”

  慕景瑞静坐了两分钟,也起身离去。

  一桌子的饭菜,谁都没有动。

  两人一起下了楼,却在酒店的大堂厅里看到了匆匆而入的若晴。

  “若晴?”

  慕景瑞叫了女儿一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爸。”

  若晴没想到这么巧,会在帝豪酒店遇到父亲。

  她送战博回公司后,就匆匆地赶来帝豪酒店,慕若惜给她电话,让她提前来点好酒菜,她和周子同二十分钟后到。

  “若晴,你跟爸过来。”

  慕景瑞把女儿拉到偏僻的角落里。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