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210章 死对头

第210章 死对头

  若晴站在那里,一直目送着车子远去,直到看不见了,她才看向战博,却见战博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就在她的身侧。

  她正想开口,他却把她揽入怀里,让她靠着他的肩膀,向她许诺:“以后有空我会陪你回去看他们的。”

  “战爷,谢谢你。”

  “又说谢谢了。”

  战博轻捏一下她的脸,“以后不要对我那么客气。”

  若晴笑了笑,“不客气的时候,你又得说我不要脸了。”

  战博:“……你很喜欢打我的脸。”

  “哪敢呀,你可是战爷,我打谁的脸都不敢打你的脸呀。”

  战博呵呵了两声。

  “战爷,你站得累不累,赶紧坐下,我推你过去,咱们回去。”

  她中午还得请周子同吃饭。

  若晴一边说着一边扶战博坐下,她转到战博的身后,推着他转身想从另一个方向走,在转身时,却看到了一行人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夫妻俩。

  为首的正是战博的死对头明枫。

  明枫那双桃花眼死死地盯着若晴,眼神深不可测,也不知道他在心里想什么。

  若晴也就怔了怔,很快就若无其事地推着战博走过去。

  初一等人紧跟在夫妻俩身后。

  明枫在保镖们的簇拥下,也没有退缩。

  当若晴推着战博要从明枫身边走过的时候,明枫忽然说道:“若晴,你特意送过去给我用的药油很好用,我用了之后,脚就消肿了。”

  若晴停下来,微笑地道:“是我踩伤了明总,理应给明总送点药过去,既然那些药有用,那明总要坚持用下去,直到脚伤完全好。”

  明枫看着她,意有所指地道:“你买给我用的药,我肯定会坚持用下去的。”

  若晴笑笑,然后说:“明总,我先走。”

  明枫瞟着死对头,“战博,能让我和若晴单独说几句话吗?”

  “不能!”

  战博直接拒绝。

  明枫呵呵地冷笑两声,“战爷这是把若晴当成你的所有物了?我征求一下你的意见,那是给你面子,毕竟若晴现在是你的免费保姆……”

  “谁说若晴是我的免费保姆?”

  战博抬头,黑沉沉的眸子对上明枫的桃花眼,两个人的眼神都是那样的锐利,冰冷。

  虽然战博坐着,明枫站着,两个人的气势却相当,战博没有丝毫弱势。

  “难道,不是?”

  明枫冷笑,“谁不知道慕若晴拒了你的婚,你把她带回战家当保姆,借此报复她。”

  战博也冷笑,“明枫,你很想知道我和若晴是什么关系吧?你俯耳过来,我告诉你。”

  明枫冷哼:“战爷的话,我不敢相信呀。”

  战博对别人是一方九鼎,别人不包括他明枫。

  反正,明枫是从来不敢相信战博的,谁叫他俩是死对头,见了面,都火花四射。

  “不敢相信那你就慢慢猜测吧,心思思的人是你,又不是我,我很乐意看到明总为了我们俩心思思的。”

  明枫一脸黑线。

  刚才战博对若晴的态度,不像对保姆,明枫看着那一幕,心里酸得要命,差点就没有控制住自己,上前搞破坏。

  幸好战博不是真正的男人了。

  就算他对慕若晴有其他意思,想来慕若晴也不会选择战博的吧。

  明枫决定,他要公开追求慕若晴,为了他们的宝宝,他绝不让慕若晴落入其他男人的手里。

  她,只能是他明枫的女人!

  “若晴,咱们走吧。”

  明枫落了下风,战博心情愉悦,示意若晴推着他走。

  在两个男人针锋相对,火药味十足的时候,若晴很识趣,不敢插话,此刻战博一声令下,她赶紧推着战博就走。

  两个人的保镖也是擦身而过,暗中却交了一回手,只是,没有分出胜负。

  “若晴。”

  明枫并没有转身看着死对头离开,他只是低沉地叫了若晴一声。

  也不管若晴有没有停下来,他用着思念的口吻说道:“昨晚,我梦到咱们的宝宝了,是个闺女,白嫩可爱,长得很像你,大概有七八个月大了,已经长了两颗牙,一笑,便露出她那两颗小白牙,可爱极了。”

  若晴用力地抓紧轮椅,才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该死的明枫!

  他是故意的。

  故意说这些话给战博听,挑拔她和战博的关系。

  幸好,她早就把梦里的事情告诉了战博,哪怕没有说完,她和明枫在梦里的关系却说清楚了,否则就凭着明枫那句话,战博就得打翻醋坛子,这位爷对待感情,那度量是小得不能再小的。

  当然,若晴在对待感情也是这样子,爱情的国度里容不下一粒沙。

  “若晴。”

  战博低冷地叫了一声,“我自己来。”

  说

  .

  -->>

  着,他自己推动轮椅,然后,掉转方向往回走。

  “战爷。”

  若晴叫了他一声。

  战博抬手,打断她想说的话。

  也吩咐着初一他们:“原地站着。”

  他和明枫是死对头,在学校就斗出到社会,斗的是智,是勇,但从来不会打架。

  所以,不必担心他会吃亏。

  明枫嘴角往上翘了翘,认为自己打击到战博了。

  看来,战博很在乎慕若晴这个免费保姆呀。

  战博推动着轮椅,回到明枫的跟前。

  明枫居高临下地睨着战博。

  那倨傲的神态,让战博很想踹他几脚。

  “明枫。”

  战博冷冷地开口,忽地伸手就抓住了明枫的领带,用力地往下一扯,明枫被动地低下了头,他凑到明枫的耳边,低冷地,一字一句地道:“若晴会有宝宝,但宝宝的爸爸永远都不会是你!”

  “准备好红包,等我和若晴举行婚礼的时候,送上。”

  说完,战博松开了明枫的领带。

  明枫本能地理了理自己的领带,待他消化掉战博刚刚说的那句话时,他错愕地看着战博。

  战博却推动轮椅,转身,离去。

  “战博。”

  明枫想问个清楚。

  不带这样玩人的。

  抛下一枚炸弹,把他炸得七零八落的,就想跑!

  明枫一边叫喊着战博,一边大步追赶,很快就追上了战博,他挡住战博的去路,俊脸上的冰层破裂,桃花眼闪烁着的都是不敢置信。

  “战博,你刚刚说什么?你把话说清楚点!”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