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203章 又为她破例

第203章 又为她破例

  战博自己滑动着轮椅至书桌前,他再扶着书桌站起来,绕到书桌后坐下来,才长吁一口气,伸手抽来了几张纸巾,擦了擦额上的汗。

  秦叔给他倒来了一杯温开水。

  接过那杯温开水,战博一连喝了好几口。

  “大少爷。”

  秦叔关心地问道:“这次怎么会如此……”

  狼狈两个字,他没有说出来。

  战博握着杯子不说话,秦叔知道他心还乱着,只能关心地,静静地看着他。

  好半晌,他说:“秦叔,我没事了,你去休息吧。”

  “大少爷,要不,找个人算算?会不会是被脏东西缠上?”

  战博抬头冷冷地看着秦叔,秦叔被他看得有点慌,还强作镇静地道:“大少爷老是做着那样的梦,这对大少爷来说就是一种折磨,虽说那种事是迷信的说法,有时候也有用的。”

  “有些事,真的是用科学无法解释,大少爷被折磨了这么长时间,我看着大少爷的精神不好,就心疼,大少爷就算要骂我,我还是要说的。”

  秦叔是真的心疼大少爷。

  自从大少爷开始做那个梦开始,严重地影响了大少爷的睡眠。

  大少爷白天要处理公事,晚上又休息不好,长此下去,就算是铁打的也杠不住呀。

  “我从来不相信鬼神之说。”

  战博冷冷地道,“秦叔,你敢去找所谓的神婆,你就不要再回到战家大宅。”

  “大少爷。”

  战博抬手,打断秦叔想说的话,淡淡地道:“你去休息吧。”

  秦叔万般无奈,只得默默地退出了书房。

  等秦叔出去后,战博靠在椅子上,仰望着天花板,良久,他才坐正了身子,拉开了抽屉,把那幅画拿出来。

  “你,到底是谁?”

  战博低喃,“我从不惹风流债,心里只有我太太一人,缘何缠上我?”

  想到了若晴,战博很自然地就想起了刚才那一幕。

  若晴的睡裙被他撕裂了些,他能看到她些许雪白的肌肤,那一刻,他虽然慌乱,现在回想起来却觉得万分熟悉,他忍不住就把若晴和梦中那个女人层叠在一起。

  秦叔怀疑过他梦到的女人就是若晴。

  可他开始做这个梦的时候,还不认识若晴。

  战博烦燥地扒了扒头发,要是现实里真有那个女人,他一定要把她揪出来,碎尸万段,看她还如何入他的梦影响他的睡眠。

  可惜的是,他在梦里跟那个女人滚了无数个晚上的床单,在梦里他甚至对那具身体需索无度,现实里,他始终找不到她,因为他不知道她长什么样。

  “咚咚。”

  “滚!”

  战博以为是秦叔,冷冷地喝斥了一声。

  若晴站在书房门口,听到他冷冷地喝斥她滚蛋,她沉默了一下,才扬声说道:“战爷,是我。”

  书房里的战博顿时慌乱地把那张没有五官的画像收起来,不想让若晴知道他在梦里出轨了。

  他现在心里只有她一人,以后也只会有她一人。

  别看若晴在他面前娇娇软软,很爱笑,实际上她也是个吃独食的主,他要是敢出轨,她连争都不想和别人争,会直接把他让出去,她转身就离开他。

  绝对不与其他女人分享他。

  “战爷,你还好吗?我能不能进去?”

  若晴担心的话隔着门传进来。

  战博把画像藏好了,才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应着她:“门没锁,你自己进来。”

  若晴扭动了一下门把,还真没锁门。

  她推门而入。

  战博的书房很大,有好几个大书柜,书柜里面塞满了书,是什么书,她没有近前,不知道那些都是什么书。

  除了显眼的几个大书柜,便是满墙都挂满了字画,若晴就近看了一幅画,发现是近代名家的画作,拍卖价少说也得上千万。这么值钱的画作,他还挂满墙,赤祼祼的炫富呀。

  各种家具也不缺,还有一间休息室,供他看书累了可以休息。

  虽说摆了几个大书柜,还有那么多的家具,他的书房却一点也不拥挤。

  若晴忍不住想,在窗前那里摆上一张秋千吊椅,旁边摆上一张小茶几,泡壶茶,抱只猫,窝在吊椅里,品香茗,看看书,累了还能赏赏窗外的美景,想着就觉得舒适惬意。

  “战爷,你没事吧?”

  若晴走过去,在战博的办公桌前停下,关心地问他。

  战博抬头与她四目相对,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她对他的担心。

  除此之外,她的眼神再无其他杂质,刚才那一幕,她应该没有多想。

  敛回了视线,战博淡淡地道:“不过是做了恶梦,梦醒了,便没事。”

  恶梦?

  若晴在心里呵了一声,鬼才信他是在做恶梦。

  不过她也不点破他的谎。

  他都不能

  .

  -->>

  那啥了,还做那样的梦,是怎样的一种折磨,她体会不到,但见他刚才那样子,是真的很难受的。

  “刚才,对不起。”

  战博轻轻地道歉,“吓到你了。”

  若晴笑了笑,“战爷,咱俩是夫妻,如果不是你……说不定我肚里都揣了个小战爷呢。”

  战博:“……”

  “你想要孩子?”

  若晴一下子就想起了上辈子的女儿,她眼神变得飘缈,幽幽地道:“我护不住她……”

  这辈子,母女俩也无法重续母女情。

  战博静静地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若晴从上辈子的回忆中回神,她冲战博笑了笑,说道:“战爷,天还没亮,我扶你进去休息。”

  战博不说话,若晴当他默许了,便绕过了书桌,来到他的身边,挽扶起他。

  若晴把战博扶进了书房里的休息室,说道:“不要胡思乱想,就不会做那些乱七八遭的梦了。”

  “这么说,你经常想着明枫?”

  战博反问一句话,就让若晴哑口无。

  她的梦,告诉过他的。

  梦里的她和明枫发生过关系,还育有一女……好吧,这些都是上辈子发生的事,而且上辈子她到死都不知道孩子是明枫的。

  还是这辈子的明枫反复被一场梦折磨,她才知道宝宝的亲爸原来是明枫。

  明枫会做那样的梦,大概也是老天爷的安排吧。

  上辈子知道宝宝不是唐千浩的后,她最想知道的便是自己到底失身于谁?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