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202章 差点擦枪走火

第202章 差点擦枪走火

  末了,她又小声问女儿:“你现在还领不到工资,有钱用吗?妈明天就往你帐户里转点钱,不要太节省,想买什么就买,要给战爷买点,不要老想着自己,现在你不仅仅是慕若晴,还是战爷的太太。”

  很多人刚结婚的时候,还没有融入妻子这个角色。

  章惠以前也会这样,做什么只考虑到自己,没有考虑到伴侣,需要花点时间才能融入妻子这个角色。

  “妈,我不缺钱,你以前给我的钱,还有很多呢,战爷也给我零花钱,他给我的零花钱,一天就是十五万,分中午晚三次给,一次给五万。”

  章惠:“……”女婿真壕!

  “我天天都给战爷送礼物的,让他收礼物收到手软,妈,你就放心吧。”

  战爷耳朵尖,母女俩自以为说话很小声,其实不算特别小声,他还是能听见的。

  听到爱妻说天天给他送礼物,让他收礼物收到手软时,战爷都想呵呵了。

  那些小礼物,也就哄哄……他。

  “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妈很放心的,好了,你赶紧过去,跟战爷回家,以后实在忙,就周末再过来。”

  女儿愿意充实自己,为接管慕氏集团做准备,章惠只有欢喜的份。

  在母亲的催促下,小夫妻俩离开了慕家。

  等回到战家,已经是晚上九点。

  “我的车就停在我的院子里,你们大少奶奶今晚打算在车上睡,摸一个晚上的方向盘。”

  若晴:“……战爷,你来真的?”

  “我从不开玩笑。”

  “你不是说你连方向盘都不能摸吗,我满足你,让你摸个够,免得下次又给我摆脸色看。”

  战博的手落在她的脸上,拧了一下,“爷活到现在还没有人敢摆脸色给爷看,慕若晴,你是第一个。”

  若晴顺势抓住他的手,顺势滚进他的怀里撒娇,那声音娇滴滴的,甜美至极,“战爷次次为我破例,不都是战爷宠的,我都说了,战爷对我这么好,会把我宠坏的,被宠坏的女人会上房揭瓦。”

  在她滚进他的怀里,温香软玉抱满怀时,战博就心软了。

  但他俊颜上还是表情严肃,“要不要我给你建一栋瓦房,方便你上房揭瓦?”

  “不用,不用。”

  见他表情还是严肃至极,若晴那调皮的玉手爬上他的脸,贪婪地摸着他的脸,嘴里啧啧有声的:“战爷,说你倾国倾城都不为过,幸好你是男人,你要是女的,我见了你都得钻地洞,丑得无法见人嘛。”

  战博轻戳一下她的额,“说了,我是男人,别用形容女人的词语来形容我。”

  “我老公谪仙一般的人物,我爱得不要不要的。”

  战博既无奈,又宠溺地再戳一下她的鼻子,“真拿你没有办法,好了,这次就不跟你较真了,下次再敢抱怨我,我就让你天天晚上抱着方向盘睡,做梦都能摸着方向盘。”

  若晴俏皮地吐吐舌头。

  他真会那样做的。

  这一关,算是过去了。

  虽说已经是晚上九点过,战博依旧要做复健。

  若晴自然陪着他。

  她知道,他这样坚持着做复健,主要是为了她。

  她努力让自己优秀,既是为了报复慕若惜和唐千浩,也是为了能配得上战博。

  小夫妻俩,都为了彼此,在努力。

  ……

  熟悉的大房间,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两个人被翻红浪。

  战博大汗淋漓,不停地喘着粗气。

  若晴被他喘粗气的声音吵醒。

  “战爷?”

  她叫了他一声。

  没有得到回应,他还在不停地喘着粗气。

  若晴便把开着了床头灯,人跟着坐起来,看到战博脸上,额上满是汗珠,而且满脸绯红,配合着喘粗气,这是什么症状?

  他病了?

  若晴伸手就摸战博的额,发现并不烫手。

  “战爷,你怎么了?”

  担心他是发病,若晴赶紧拍着他的脸,谁知道他两手忽地勒住她的腰肢,接着她被他一个翻身压在身下,他胡乱的吻,铺天盖地而来,不仅如此,他还一手着急又胡乱地扯她的睡裙。

  若晴:……

  他,这反应,活像被人下了那种助情药似的。

  可,谁敢对他下药?

  更何况是半夜三更的。

  唯一可以解释的便是,他在做梦。

  梦里和某个女人滚床单了。

  他那方面都不行了还做这种梦,对他岂不是一种折磨?

  若晴明白过来,放弃了推他,而是在他的脸上狠狠地拧了一把。

  战博吃痛,一下子就从那场迷乱的梦里回来。

  睁开眼,看到被他压在身下的若晴,若晴的睡裙还被他撕裂了点。

  战博吓了一跳,都不等若晴开口,他就动作迅速地翻身,动作太大又太急,他

  .

  -->>

  还翻下了床,咚一声响,堂堂战家大少爷光荣地与地板亲吻。

  地板:万分荣幸呀!一个月不要拖地。

  若晴霍地坐起来,看到他那狼狈样,她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嗯,她想笑。

  但又不敢笑。

  怕一笑,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战博自己爬站起来,也不看若晴,更不坐轮椅,就这样快步地走出去。

  “战爷……”

  “砰!”

  回应她的是重重的关门声。

  若晴默了默后,说道:“其实,我想说的是,战爷,你能自己走好多步了!”

  这是他坚持做复健的结果。

  若晴不知道的时,战博走出房间后,就一下子软坐在地上,他摸摸身上,由于他穿的是睡衣,没有带着手机。

  好在,他这里的人都浅眠,有点动静都会知道。

  秦叔最先出来。

  看到坐在房门口的战博,秦叔吓了一大跳,赶紧小跑过来,着急地问道:“大少爷,怎么了?”

  “去推我的轮椅过来。”

  战博低低地吩咐。

  他不止一台轮椅,房里那台,他现在是不想进去推出来的了。

  “大少爷,我先扶你起来。”

  秦叔挽扶起战博,初一也闻声而出,见状,赶紧去推了另一台轮椅过来。

  坐在了轮椅上,战博神色定了定,对秦叔说道:“秦叔,你送我去书房,初一,你们去休息吧,我没事。”

  “好。”

  秦叔连忙推着战博走向电梯,很快就把战博推进了位于二楼的书房。

  “大少爷,又做那个梦了?”

  战博额上还有汗珠,俊脸也还绯红着,秦叔一看便知道自家爷又被那梦缠住。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