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201章 丈母娘看女婿

第201章 丈母娘看女婿

  果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呀,连亲生女儿都得靠边站。

  佣人笑:“二小姐眼里只有太太的新车。”

  意思是,她这个当女儿的看到新车,母亲靠边站,那当妈的,便以牙还牙。

  若晴:“……我就是围着新车转了一圈而已,话说我妈什么时候买的新车呀。”

  羡慕死了,她想偷偷买辆十来万的车子代步,母亲都威胁说要告诉战爷,但母亲一买就是过百万的,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呀。

  “这不是太太买的,是战爷送给太太的。”

  佣人只知道早上战爷送车过来,并不知道是赔偿。

  若晴转身就往主屋走去。

  进屋后,战爷已经坐在餐桌上了,连初一等保镖们都坐满了桌子,不过他们另外坐了一桌。

  不是章惠想分桌,是初一他们习惯了战家的规矩,不敢跟大少爷同坐一桌。

  若晴一副气呼呼的样子,走过来,拉开战博旁边的椅子时,动作还很大,然后一屁股坐下,坐下后,就一手撑着头,直勾勾地看着战博。

  战博神色自若,她喜欢看他,说明他魅力大。

  章惠以及两名佣人把早就准备好的饭菜端出来。

  看到女儿那神情,章惠放下了那盘菜,轻拍一下女儿,在若晴看向她的时候,她轻声说:“若晴,你赶紧去洗手,可以吃饭了,顺便帮忙端菜。”

  战爷是客人,自家女儿可不是客人。

  “妈,你坐着,我让初一他们去端菜。”

  战博说了句,初一等人齐刷刷地站起来,有秩序地走进厨房,一人端两盘菜,就把菜端完了。

  章惠没有厚此薄彼,两张桌子的菜式都是一样的。

  战爷身边的保镖走出去也是让人讨好巴结的,因为能跟在战爷身边,必定有过人之处并深得战爷的信任。

  吃饭的时候,章惠不敢给战博夹菜,但一个劲儿地叫战博夹菜。

  从头到尾都没有叫过自家女儿夹菜。

  若晴只顾着吃饭,一声不吭。

  战博夹了一筷子的松鼠鱼肉放进了若晴的碗里,这是她爱吃的菜,“妈亲手做的,肯定很好吃,多吃点。”

  若晴不看他,也不道谢,夹起了鱼肉就吃。

  章惠看着女儿,皱起了眉头,她数落女儿:“若晴,你怎么回事?刚才进来就气呼呼的,谁得罪你了?就算有人得罪你,在吃饭的时候,也不要把不爽带到餐桌上,你不想吃,那是你的事,别影响了我女婿的食欲。”

  “他送了妈一辆新车,妈就向着他了。”

  若晴这句话酸溜溜的。

  章惠就知道女儿看到那辆新车会羡慕的,她想点一下女儿的额,无奈她坐在小夫妻俩的对面,不好站起来,只得瞪了女儿两眼,说道:“你还好意思说新车的事。”

  若晴睨着身边那个尊贵的男人,抱怨:“我连方向盘都不能摸了,他转身就给妈送了辆新车,讨好丈母娘。”

  “你想摸方向盘,等回去后,你就坐在我的车上,摸一个晚上的方向盘,摸到你不想摸为止。”

  若晴:“……战爷。”

  战博又给她夹了点菜,说道:“多吃点,吃饱了,才有体力摸一个晚上的方向盘。”

  章惠见女儿哑口无的样子,有点想笑,还是战爷厉害,轻轻松松就堵住了女儿的嘴。

  “每次看到你开车,我总以为你开的是飞机,要是车有翅膀,你可能飞得连飞机都自叹不如。你说你哪一次不是在飙车?不说前两次,仅说今天,你又飙了一回。”

  若晴:“我……我是觉得那条公路修得又宽敞又平静,车流量又少,就想着加大一下油门,没想到没有控制好力道,一脚踩下去,那车速就……”

  在战博乌沉沉的眸子注视下,若晴说不下去了。

  “若晴,妈的那辆新车,也不是战爷送给我的,那是他代替你赔给我,你上次开妈的车出去不是撞上了绿化带吗,车头损坏了,送去修,至今还没有拉回来,战爷便赔了一辆给我。

  章惠解释了一句。

  免得女儿继续酸溜溜下去。

  “战爷都是为了你好,要不是你太放肆,战爷会这样对你吗?”

  若晴愣了愣。

  她以为战博送辆新车给母亲,是讨好丈母娘,虽说他这样做,她心里也甜丝丝的,像战博这种人,他愿意讨好一个人,说明他很看重对方。

  没想到战博是代替她赔母亲一辆新车。

  这就是在背后帮她收拾残局了。

  若晴既感动,又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

  这个男人做什么事之前,都不会说个明白,往往给人一个措手不及,当然也是惊喜连连,感动不已。

  “战爷,谢谢你。”

  “吃饭。”

  若晴哦了一声,赶紧吃饭,开始给战博夹菜。

  章惠看着小俩口的互动,都感受到了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幸福感。

  .

  -->>

  饭后,小夫妻俩在慕家待了好一会儿,晚上八点多才准备回家。

  临出门前,章惠把女儿拉到一旁,低声叮嘱了一番,无非是点醒女儿,要好好珍惜和战爷的婚姻,这也是若晴自己选择的路。

  “妈,我知道了。”

  章惠说道:“战爷对你真的很好,你要惜福,虽说……你早就知道的,想来也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其实只要你们不介意,也能幸福一辈子的。”

  “妈,我知道的,对了,妈,我接下来可能会很少回来,我明天晚上就要开始去礼仪学校学习礼仪。”

  白天忙着上班,晚上忙着给自己充电,她是真的会很忙。

  “学礼仪?是战爷的意思?他嫌你不懂礼仪?”

  若晴被认回来后,章惠也亲手教过女儿一些礼仪的,一般场合下,若晴的行举止不会丢人。

  想到战家的门庭,战博的身份,若晴那点料,是撑不起战家大少奶奶的身份。

  “不是嫌弃,是觉得我也该学学,反正学到的也是我的,我就晚上去上上课,给自己充充电。”

  一开始的时候,战博可能是真的嫌弃她吧,但现在,若晴相信那男人绝对不是嫌弃。

  他对她的转变,她都感受得到。

  章惠觉得女儿说得在理,嗯了一声,“那你要注意身体,咱们又不缺吃少穿的,不用太拼命。”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