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197章 因为爱了

第197章 因为爱了

  若晴怎么就嫁了战爷?他们古家都没有收到消息。

  是若晴嫌弃他们古家穷,不想让他们参加她的婚礼吗?

  古妈妈忍不住胡思乱想。

  “妈,我和若晴还没有举行婚礼,我俩已婚的事,除了告知彼此最亲近的人之外,还没有对外界公开。”

  战博就像会读心术一样,古妈妈在胡思乱想时,他解释了一句。

  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古妈妈就心疼了。

  “你和若晴是隐婚?你对若晴不是真心的?”

  “战爷,我知道你是个很厉害的人物,我们家若晴各方面可能都配不上你,但在我们这些做父母的眼里,她也是我们的掌上明珠,我们都舍不得她受半点委屈。”

  “如果,你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你娶了个在乡下长大的妻子,还请你不要打扰我们家若晴,早点跟她离了吧。”

  “正好,趁大伙儿都还不知道,安安静静地离了,对你对我们家若晴都没有什么影响。”

  古妈妈知道若晴在回归豪门家庭后,很难融入上流社会那个圈子里,哪怕他们古家给了他们自认最好的教育,也从不委屈若晴,可是也抹不掉他们是在农村的事实。

  每个层次的人,都有属于他们的圈子。

  不同层次的人想融入别人的圈子,往往很困难也很累。

  战家是什么门庭呀,古妈妈都知道。

  以若晴的身份的确不够资格当战家的大少奶奶。

  战博老样子,用一句话就说得古妈妈哑口无。

  “若晴逼你娶她的?”

  古妈妈只觉得老脸火辣辣的。

  她还以为是人家给女儿委屈受了,原来是女儿主动送上门受委屈。

  “妈,当初如何,都过去了,我也不想老在你们重提那句话,若晴既然嫁给我,我就打算跟她过一辈子的。”

  战博很有耐心地解释,“我们也不是不打算公开,我还在安排一些事情,安排妥当了,自会公开。妈,你放心,婚礼,我一定会给若晴的,不会让她默默无闻闻地嫁入战家。”

  他可舍不得让不要脸的受委屈。

  别人会有的,他的不要脸也要有,别人没有的,他的若晴也要有。

  古妈妈还能说什么?

  只能说:“那就好,那就好。”

  末了,她还壮着胆子说:“战爷,若晴这孩子没什么心计,虽说有时候喜欢动手动脚,但她本性纯良,我听说豪门大宅深似海,若晴的性子,着实让我担心,你多护着她点。”

  “要是,你们实在厌烦她了,不要打她骂她,只管跟我们说一声,我们马上就能过来把她接走,不会让她死赖着你的。”

  战博严肃地道:“妈,我战博再不济,也不至于护不着自己的妻子。我再冷漠无情,也不至于打骂自己的女人,你担心的那些事,永远都不会发生。”

  “谢谢。”

  “妈,不用跟我那样客气,我今天过来,是以女婿的身份来探望丈母娘的,妈住院了这么长时间,我都没有过来看过妈,是我的不孝。”

  古妈妈惶恐,“战爷,千万别这样说,若晴是有亲妈的,你的丈母娘该是慕太太,我不过是乡下老婆子。”

  战博颇为无奈。

  为了若晴,古妈妈敢当面劝他离婚,一旦没有扯到若晴,她就和章惠一样,显得诚惶诚恐的。

  “若晴很幸运,有两个爸爸也有两个妈妈,虽说你不是她亲妈,但你养大了她,就永远都是她的妈,我是妻唱夫随的,她叫你妈,你就是我的妈。”

  古妈妈:……

  不得不说,战爷说的这些话,让古妈妈很满意。

  那么高高在上的男人,能放下身段来看她,态度还如此的诚恳,尊敬,一是可以看出战爷的修养,二是看出他对若晴的在乎,如果不爱若晴,他是做不到如此的低声下气。

  正如他说,她住院这么久,他都没有来看望她,不是没有时间,是他那会儿还不爱若晴,如今爱上了,爱屋及乌,便重视若晴在乎的人。

  被古臣刚拉出病房外面的若晴,正被大哥盘问缘由。

  若晴没有说自己重生的事,也没有说梦见什么的,只说对唐千浩心灰意冷,才会嫁给战博的。

  不管怎么说,古臣刚都是慕若惜的亲哥哥。

  “若晴,你,你真的太……你让大哥说你什么好?就算你对唐千浩心灰意冷,也不要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呀,战爷是比唐千浩优秀,可他……”

  他警醒地看向病房门口,确定没有人出来,他才压低声音说道:“他现在行动不便,况且还有传说他那方面不行了,你还年轻,你就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他,你糊涂呀,你要是现在七老八十了,你嫁他,哥都没意见。”

  若晴失笑,“大哥,我要是七老八十了,我给战爷当什么?奶奶吗?”

  古臣刚:“……总之,你就是糊涂,这么大件事也不跟我们商量一下,还瞒了我们这么久。”

  .

  -->>

  “大哥,对不起嘛。”

  古臣刚看着她,有心疼,有不舍,也有着酸意。

  亲眼看着长大的小丫头,如今是别人的了。

  “大哥,你别生气嘛,我不告诉你们,也是有很多原因的,可以说的时候,我不马上告诉你们了吗。”

  若晴抓住古臣刚的手臂摇晃着,像小时候那样向他撒着娇。

  小时候,哥哥们要出去玩,不想带她,她都是这样冲着大哥撒娇,然后大哥就舍不得扔下她,会带着她出门。

  “我生气有什么用?你都先斩后奏了。”

  古臣刚用手指头狠狠地戳了一下若晴的额头。

  若晴故意叫痛。

  古臣刚就心疼了,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宠溺地道:“小丫头还是那样,戳一下就叫痛。”

  “大哥,我不是小丫头了,我都二十六岁了。”

  “是是是,大哥的若晴二十六岁了,都嫁人了,已经不需要大哥。”

  古臣刚话里充满了落寞。

  “大哥,你永远都是我的大哥。”

  古臣刚深深地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笑着,“是呀,我永远是你大哥。”

  他忽地把若晴扣入怀里,发狠地搂了一下,便迅速地推开,认真地道:“若晴,你一定要幸福,如果过不得不幸福,也不要勉强自己,离婚,回来,大哥养你。”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