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196章 很纯粹的打工人!

第196章 很纯粹的打工人!

  江城第一人民医院。

  古妈妈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

  每天,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走到阳台上往下望,因为站在她住的这间病房的阳台上往下望,恰好看到的便是住院部门口的停车场。

  古臣刚推门进来,他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袋子里装的是打包回来的晚餐。

  见母亲还站在阳台上往下望,他一边把打包回来的晚餐放在床头柜台上,一边对母亲说道:“妈,不用看了,你的亲生女儿是不会过来的了。”

  听若晴说,慕若惜会过来,那是慕太太的意思,慕若惜要在养母的面前表现表现,才会过来陪了母亲几天。

  虽知道真相,兄妹俩都很有默契地没有告诉母亲,免得伤了母亲的心。

  不管怎么说,慕若惜肯过来陪古妈妈几天,古妈妈就很开心的了。

  “妈知道若惜很忙,没空过来,妈又不是在盼着她,妈就是无聊极了,在这里数数停车场上一共能停放多少辆车。”

  古臣刚走出来,“妈,进去吃饭吧,医院大,停车场不止门口这一处的,就算你时刻盯着,也未必能看到她过来。”

  古妈妈敛了回视线,放任儿子扶着她回病房,嘴里又念叨着:“我可以出院了吧,若晴说要来接我出院的,我想了想,还是叫她别来了吧,免得她亲妈知道了又不开心。”

  “妈,若晴会处理好的,不过若晴最近也很忙,我偶尔还会和她微信上聊几句,很多时候我给她发信息,她当时都没空回的,要晚上才会回我。”

  古臣刚惦记的还是他看着长大的若晴,至于慕若惜这个亲妹妹,他还真的相处不来,主要是慕若惜高高在上,瞧不起他们的样子,让他难以接受。

  “那你就少发信息给她呀,别打扰了她,咱们帮不到她,尽量不要拖累她。”

  古臣刚默了默后,说道:“妈,我知道的。”

  他也不想老打扰若晴,可那是习惯性使然,兄妹俩以前天天能见面,都还喜欢给彼此发信息呢。

  现在不能天天见面,还不许他给若晴发信息了?

  “妈,你先喝汤。”

  古臣刚打开了袋子,把打包回来的一碗汤递给母亲,说道:“这是花旗参乌鸡汤。”

  古妈妈接过了那碗汤,见儿子没有汤,她问:“你就只打包一碗汤吗?”

  “妈,我身强力壮,不用喝补汤。”

  “你天天照顾我,白天黑夜都没有休息好,更要补一补。”

  古妈妈说着就拿了个一次性的杯子,洗过了,再往一次性的杯子里倒了一杯子的汤水,放到儿子的面前,“把这杯汤喝了,你要是不喝,妈也不喝。”

  “行,我喝。”

  古臣刚无奈地接受这份母爱。

  母子俩正在吃饭,敲门声响起,古妈妈想去开门,古臣刚连忙说道:“妈,你坐着,我去开门。”

  他放下饭盒,起身去开门。

  “大哥。”

  一开门看到若晴那张熟悉的俏脸,古臣刚顿时笑容满脸,眼神都变得温柔下来,但看到旁边的战博时,他的笑容便有点收敛,正想问若晴,若晴已经先一步推着战博走进了病房。

  初一他们则把早就准备好的补品送进病房。

  “妈。”

  若晴甜甜地叫了古妈妈一声。

  古妈妈连忙放下饭盒,笑问着若晴:“若晴,你吃过了吗?还没有吃的话,叫你大哥再出去打包几份回来。”

  “妈,不用了,我们等会儿回家再吃。”

  如果只是她一个人来,她肯定愿意陪着养母一起吃盒饭,但战博跟着一起来,她不敢叫战博叫盒饭。

  古妈妈看着战博,这个男人好帅,若晴站在他身边,郎才女貌的,就是他坐着轮椅。

  “妈。”

  战博在母女俩寒喧过后才开口。

  他声音低沉却很好听。

  古妈妈被他一声妈叫得不知所措,看向若晴。

  古臣刚也被战博的一声妈吓到,脸色变了又变,快步回到母亲身边,这样能与若晴面对面,也能好好地审视一下这个突然叫他妈做妈的男子。

  “你……”

  古妈妈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进来之前若晴答应过战博,由他自己解释他的身份,所以若晴便一直不接话。

  “妈,我是若晴的丈夫,我姓战,单名博,今年三十一岁,在家里是老大,目前在战氏的帝国集团上班,很纯粹的打工人。”

  若晴在心里呵了一声。

  他是打工人?

  有他这么高级的打工人吗?

  转念一想,又觉得合理。

  战博虽然是战氏家族的掌舵人,在战氏的帝国集团里至高无上,毕竟打理的是家族事业,而不是他个人的事业,说他是打工人,也对,为战氏家族打工,只是他这个打工人比其他打工人高级了不知道多少倍。

  战博说自己是打工人,其实是不想让古妈妈

  .

  -->>

  压力太大。

  章惠在他面前就总是小心翼翼的,别说摆丈母娘的架子了,连放肆地说句话都不敢。

  若晴很在乎古家,战博便希望自己能被古家接纳,能融入他们之间,不要有阶级观念。

  “战博?战爷!”

  古臣刚先是低喃一声,后面那句战爷就是拔地提高了音量。

  被吓到的。

  他看向若晴,见若晴没有解释的意思,他上前一把拉住了若晴,对战博说道:“战爷,不好意思,我跟若晴单独说几句话。”

  然后也不等战博回答,就拉着若晴出去了。

  古妈妈留意到战博眼神森冷地扫了一下儿子拉着若晴的那只手。

  她只觉得心惊胆战,战爷的丰功伟迹,他们在乡下都听说过的。

  这样神一样的人物,居然成了若晴的丈夫。

  他的眼神太可怕!

  想到若晴和自家儿子虽然名义上还是兄妹,实际上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古妈妈的脸色白了白。

  “战爷,那个……你要喝水吗?”

  古妈妈本想请战博坐下的,可战博坐着轮椅,她便改口问他要不要喝水了。

  “妈,我不渴,谢谢。”

  战博扫了一眼没吃完的盒饭。

  古妈妈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们刚在吃饭。”

  她也不敢说请战博吃饭,这是战爷呢,怎么能请人家吃盒饭?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