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190章 想听战爷说情话

第190章 想听战爷说情话

  “战爷,大少奶奶客气了。能收到大少奶奶这样的学生,那是我们学校的荣幸。”

  丁校长仿佛看到本市的,邻市的,甚至全国的有钱人都把千金送到他的学校学习礼仪,那都是钱呀,他便笑咧了嘴,恨不得把若晴夫妻俩当成祖宗给供起来。

  从江城礼仪学校出来,战博问着娇妻:“是回公司上班还是去医院看望你古妈妈?”

  若晴看了看时间,说道:“先去上班,下午下班后可以抽时间去医院看望我古妈妈。”

  她还是个新人,不好意思老请假。

  “嗯,那我下午让初一过去接你,我陪你去一趟医院。”

  若晴眨眨眼。

  战博好笑地轻捏一下她的俏鼻子,惹来她的娇嗔,他很想把她搂入怀里,爱极她向他撒娇的样子。

  他这样想也这样做了。

  若晴被他一下子勒入怀里,鼻子还撞到了他的胸膛,她故意哎哟一声,吓得他赶紧推开她,着急地问道:“若晴,撞痛你了?”

  “你的胸膛真结实。”

  若晴拍了拍他的胸膛,笑道:“撞是撞到了,不过不痛,我那是故意的。”

  “真的没事?”

  “没事。”

  战博捧着她的脸仔细审视一番,看她不像有事的样子才放下心来,又忍不住惩罚地咬了她的唇瓣一口,说她:“下次不许这样,我不经吓的。”

  “好。”

  若晴甜蜜地回搂着他的腰肢,靠在他的胸膛上,说道:“战爷,你真的要跟我去医院看望我古妈妈吗?”

  “怎么,还不许我这个丑女婿见丈母娘呀?”

  古妈妈不是若晴的亲妈,但她养大了若晴,母女俩感情一向很好。

  战博愿意给予古妈妈丈母娘的待遇。

  “胡说,我老公是天底下最帅的男人,我对我老公的爱慕有如那滔滔长江水,奔流不息,又如那大海,深得无法测量。”

  若晴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仰头对上战博那含笑的黑眸。

  “怎么不说了?我听着呢。”

  “学识有限,想不到更多的优美句子。”

  战博失笑,“说来说去就那么几句,你多说几遍,我都能倒背如流了。”

  “我好歹还说了,你呢?我想听那三个字的。”

  战博一下子就抿紧了唇。

  我爱你!

  他还说不出口。

  他这种人,也不擅于说甜蜜语。

  若晴看他那副样子,就知道他死要面子又傲骄,短期内,她都别想听到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我爱你”。

  她不勉强他。

  他对她的好,她感受得到。

  如果没有情意,他是不会对她这么好的,好到宠溺的地步。

  有些人感情内敛,表达的方式是用行动来表示,不是靠嘴说出来。

  “老公,我靠着你睡上十几分钟,免得上班打瞌睡。”

  “好。”

  战博揽紧她的肩膀,让她靠在他的肩上休息。

  若晴很快就睡着。

  看着她熟睡的面容,战博羡慕极了。

  这个小妮子太容易睡着,不像他,经常被那个梦缠得睡不好。

  ……

  赵家大宅。

  赵雅舒一回来,径直就上楼,午饭都没有吃。

  慕若惜追着而来,却被她挡在房门外,同样饿着肚子的慕若惜不死心,在房外敲了好一会儿的门,赵雅舒才开门让她进去。

  此刻,已经吩咐佣人把饭菜送进房里的赵雅舒,由慕若惜陪着一起解决五脏庙的问题。

  “雅舒,我知道你很生气,但再生气也不能不吃饭,那样饿坏的是你的身体,慕若晴非但不会心疼你,反而幸灾乐祸的。”

  慕若惜喝了一碗汤后,才对赵雅舒说道。

  在心里,她也把慕若晴骂了万万遍。

  明明她都安排若晴去陪周总钓鱼的了,若晴还能和赵雅舒差点打起来,赵雅舒是什么人呀,那一幕,她会觉得丢脸的。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偷拍下来。

  闹上娱乐新闻,赵雅舒和慕若晴的梁子就会越结越大。

  慕若惜是巴不得两个人成为死对头,但不希望赵雅舒迁怒于慕氏集团,那可是她的。

  “若惜,在我还没有吃饱之前,你先别提慕若晴那个贱货,影响我的食欲。”

  赵雅舒现在是听到慕若晴的名字,就一肚子的火气。

  她除了嘴上毒一点,骂得狠一点,却拿慕若晴没法。

  她以为她能把若晴的脸都打肿的,最后是连若晴的脸都没有摸到。

  早知道,她就带着保镖过去。

  对,下次她带着保镖过去,保证把慕若晴揍得满地找牙。

  敢挑衅她赵雅舒,不给慕若晴一点教训,她就不是赵雅舒了!

  “好好好,我们先不提她,其实我也很气她的,正事不干

  .

  -->>

  老是干得罪人的事。”

  赵雅舒不接话。

  现在这个点,本是她午休的时间,因为慕若晴,她现在才吃饭,饿死她了。

  两个人吃饱喝足后,赵雅舒打了内线电话通知佣人上楼收拾。

  起身,她走到沙发上坐下来,不经意看到战博送给她的那只花瓶,赵雅舒的怒火一下子又烧起来。

  她过生日,战博居然送她一只不值钱的花瓶。

  饶是如此,她也把那只不值钱甚至带着讽刺她的花瓶,摆在她的房里,随时都能看到。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战博送给她的唯一的礼物。

  至少,那天晚上战博来了,这便是他对她的重视。

  一想到战博对若晴的好,赵雅舒又想把花瓶都砸了,当然也就是想想,她舍不得的。

  “若惜,是你爸让你跟着过来的吧?”

  “是我爸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你是我的好朋友,被若晴气成那样,我也不放心你呀,天知道我追在你的后面,见你飙车,有多么的担心你。雅舒,以后别这样了,为了慕若晴这样的人,不值得的。”

  好友的关心让赵雅舒脸色和缓了些。

  “若惜,慕若晴进公司也有一段时间了,你怎么还不把她整出去。”

  “雅舒,她好歹是我爸妈的亲生女儿,进公司的时间也不长呀,都还不足两个星期,一开始她是跟着我爸的,现在配合我去拿下战氏旗下威信电子厂的订单,才跟着我学习。”

  “我已经出手了,威信的周总瞧上她了,想签单,她不牺牲一下,是签不下来的。”

  赵雅舒眸子闪烁,阴狠地道:“你可以帮周总一把,给慕若晴下点助兴的东西,让她……你懂的。”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