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168章 幸福甜蜜

第168章 幸福甜蜜

  “数钱数到手软是件幸福的事。”

  某爷又低低地说了句。

  若晴愣了下,原来他是人为给她制造幸福感。

  她感动地道:“战爷,其实,就算你不给我零花钱,不让我数钱数到手软,这辈子能嫁给你,我已经觉得很幸福的了。”

  战博的眉眼柔和下来。

  “战爷,外面的猫和狗是你送给我的?我一会儿就送到宠物之家去,绝对不会让它们影响到你的。保证掉下来的猫毛和狗毛,我都捡得干干净净的。”

  “一周只许周末去看看它们。”

  若晴秒懂他话里的深意,她停止数钱的动作,扭身扎入他的怀里,又搂住他的脖子,朝他吐气如兰的,如此娇媚的样子,让战博眼神加深,两手不着痕迹地圈搂住她的纤腰。

  “老公。”

  若晴声音又甜又软的,一声老公叫得柔情百转,听在战博的耳里,让他浑身舒畅。

  “不管什么时候,你在我心里都是摆在第一位的。”

  若晴许下承诺。

  战博只看着她不说话。

  美男近在咫尺,还是自己的,不亲上两口,若晴觉得自己太傻,她不想当个傻子。

  于是,她迅速地攫住他的薄唇,极具煸情地引诱他与她共舞。

  战博冷静地任她表演,在她以为要失败告终时,他才化被动为主动,直吻得她喘不过气来,他才松开了她。

  “……爷……”

  若晴咕哝着什么。

  扯开她的发夹。

  战博看了看她的发夹,觉得很平常,便把她的发夹扔在茶几上,淡淡地道:“我会叫人送两打发夹过来,不必再用这种。”

  “那是我以前买的,因为还没有坏,便一直用它,其实我妈送了不少新的发夹给我。”

  发夹被他扯下来,她满头青丝散落,飘逸的秀发替她增添了几少美感。

  战博的手指插入她的发丝里,“你是个念旧的人。”

  她对古家人很好,有情有义。

  “你养母的伤怎么样了?”

  战博考虑挤点时间出来,带上厚礼去医院看望一下古妈妈,那是养大他女人的人呢。

  “好了很多,她这次会出事,主要是想见慕若惜,怎么说都是她的亲生女儿。”

  若晴这句话有点酸意。

  想起古臣刚说的话,她又不好吃醋,不是古妈妈不牵挂她了,是她的亲妈不希望古家人再与她联系……

  一边是生母,一边是养母,两个都是她的妈,她怎么可能不与古家人联系呀?

  若晴觉得自己要与亲妈好好地聊一聊。

  战博把她的头按靠在他的胸膛上,他喜欢她填满他怀抱的感觉。

  掏出手机,他打电话给秦叔,等秦叔接听电话后,他低沉地吩咐:“去大库房那边领两打发夹回来,跟库房的管理说,这是我送给你们大少奶奶的,不用登记造册。”

  意思就是用了不必还回去。

  吩咐完毕后,怀里的人儿仰起头看他,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里明晃晃都是疑问。

  “大库房?登记造册?”

  战博亲了亲她的发顶,温和地解释:“我们家的大库房里有很多好东西,种类特别多,所以有专人管理着,家族里的女人,要去参加宴会,想佩戴什么珠宝,都可以去那里挑选,不过戴走的时候要登记,事后要把珠宝还回去。”

  若晴:“……”

  战家的规矩还真是繁多。

  想到战博跟众人强调不用她守战家的规矩,若晴又被幸福甜蜜占据了心房,虽说他们俩做不成名副其实的夫妻,但精神上她却很满足,有这样的丈夫,哪怕一辈子守活寡,她亦心甘情愿。

  “老公,谢谢你。”

  若晴由衷地道谢,“你对我真的太好了。”

  “你是我的妻,我不对你好对谁好?等会儿老实交待你中午喝了多少酒,写份检讨给我。”

  若晴:“……给一颗糖又给我一巴掌。”

  她小声嘀咕:“应酬,不都要喝酒。我其实也没有喝多少杯,反正没有醉。”

  在他眼神深深看着她时,她投降:“好好好,我写情书,哦,不是,我写检讨书,保证内容不重复。”

  战博松开了她,“把你的零花钱数清楚,我们就去吃饭了,一会儿陪我做复健。”

  为了她,他要加紧时间做复健,争取早日站起来。

  然后,第一件事就是吃了她!

  被她时不时地撩一下,战博早就成了饿狼。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勾出他的本性。

  想到梦里的那个不知面容的女人,战博忍不住按秦叔说的那个方向靠拢,梦里的女人会不会就是若晴?

  所以他才会在短短一个月内沉沦?

  “好。”

  若晴愉快地开始她的数钱数到手软活动。

  “这么新的钱,真舍不得用呀。”

  .

  -->>

  “今天用不完,明天加倍,不准存进银行。”

  战博霸气地道,“你老公我的钱多到几辈子都花不完,你往后余生的任务就是帮我花钱。”

  “老公,你对我这么好,我怕我会死得快,你那些爱慕者恨不得把我五马分尸。”

  像赵雅舒,现在肯定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的。

  若晴没有在战博面前告赵雅舒一状,那是她这个当妻子该解决的情敌,她自己处理,不用战博出手。

  她只要知道战博对外面的女人不感兴趣就行。

  “你怕吗?”

  战博低沉地问她。

  若晴呵呵地笑,“怕?貌似我慕若晴的字典里就没有怕这个字。她们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两个,我打一双,怕什么?”

  “粗暴。”

  不过,他喜欢。

  “人家也不想粗暴的,其实我很温柔的,就是练武之人嘛,本能反应,呵呵,本能反应哈。”

  遇事,她就本能反应动手了。

  “战爷,等你做完复健,咱们还能出去逛逛夜市吗?否则你给我的零花钱,我怎么花得完?”

  战博沉默。

  自从他残了之后,晚上,他就很少外出。

  赵雅舒生日宴会,是他残了之后第一次在晚上露面,所以那晚才会引起轰动。

  若晴很快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她扭身握了握他的手,认真地说道:“战爷,不用理睬别人同情的眼神,你一点都不比站着的人差。”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