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157章 歪楼了?

第157章 歪楼了?

  战博侧身看了她片刻,便握住了她的一只手,温沉地道:“你不想说下去就不要再说,我知道原因了。”

  若晴与他对视。

  他眼神还是那样深不可测,她无法通过他的眼神来摸清他的心思。

  “战爷。”

  修长的手指按压在她的唇上,他声音还是那样温厚醉人,很好听,也暖化了她的心,“若晴,不要再说。”

  她是没有说完,但他能猜到接下来的剧情。

  肯定是唐千浩和慕若惜双双背叛了她,所以她才会在醒来后就改变了主意,不再痴恋唐千浩,对慕若惜也有了怨恨。

  她说梦话叫着的宝宝,应该就是她在梦里生下的那个孩子吧。

  这场梦,可能做得过于真实吧,才会让她把梦当成了预。

  “我知道原因后,以后不会再误会你,质疑你。”

  战博另一只手落在她的脸上,动作轻柔地拂开她脸上的发丝,“很晚了,睡吧。”

  “战爷,你信我吗?”

  战博笑了笑,他的笑容总是迷死人不偿命,若晴每次看到他笑,就很想扑倒他,扒光他,睡了他!

  啊啊啊,原来她也有好色的一面!

  “信,梦,有时候很烦人,但有时候也是在预示着某件事的发生。”

  像他,就反复做着一场梦,至今,他都还会被那场梦困扰着。

  “若晴,我很庆幸你做了那光怪离奇的一场梦,这样我才有机会娶到你。”

  若晴捉住了他摸她脸的大手,他虽是君家的大少爷,但他的双手却满是厚厚的茧,虽修长却显得有点粗糙。

  “我也是,战爷,嫁给你,我是真的不后悔。在梦里,你帮过我两次,还是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我的帮助,给了一点暖意,我感激你。”

  战博:“……怪不得你说你是感激我,为了报答我,以身相许的。”

  说到底,她嫁他之初也是带着杂质的。

  转念一想,两个人在结婚前毫无交集,如果不是老夫人让人去慕家替他提亲,两个人根本不可能有交集,没有交集又何来的感情?

  他要求她对他多有爱才嫁给他,那是不可能的。

  战博释然了。

  不管过去如何,也不管她是因为什么原因嫁给他的,他不想去追究,只要她不后悔,只要她愿意在往后余生里,甘愿与他携手并肩,一起经历以后的人生风雨,白头到老,便可。

  释然的战博在这个夜晚睡得特别的安稳,那缠了他很长时间的梦,在这个夜晚竟然没有来缠他。

  一觉到天明的感觉,真好。

  战博醒来时,不仅是精神状态很好,心情也很好。

  在若晴睁眼看到他时,他甚至好心情地跟她说了句:“若晴,早安。”

  若晴眨眨眼,以为自己还没有睡醒,在做梦呢,嘴里咕哝着:“我居然听到战爷跟我说早安,肯定还在做梦,要不就是我醒来的方式不对。”

  她闭上了眼睛。

  战博听着她的咕哝,哭笑不得。

  他好笑地轻捏一下她的脸,她猛地睁开眼睛,便听到他用着调侃的语气问她:“你醒来的方式有多少种?不都是睁开眼睛吗?”

  若晴的脸涨得通红。

  战博哈哈地大笑起来。

  若晴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放肆地大笑。

  她有点恼羞成怒的,见他还在笑,一掀被子,猛地翻身压在他的身上,捉住他的两只手,甩压在他的头顶两侧,形成了霸道又暧昧的姿势。

  不给战博开口说话的机会,她惩罚似的堵上他的嘴,像小狗似的,在他的薄唇上乱啃一通,又扯他的睡衣,在他的脖子上胡口水。

  战博:“……”

  这女人,好不要脸呀!

  大清早的就给他来一场猛戏!

  被她这样胡口水,他待会儿得去洗澡了。

  惩罚完战博后,若晴从他身上滚下来,一边下床,一边说他:“这是姐给你的惩罚,看你下次还调侃我。”

  战博还保持着被“强”的姿势,听着她的话,他:“……你比我小了好几岁呢,当不了我的姐。就准你调侃我,撩拔我,不许我调侃一下你?”

  “还是你给我了调侃的资源,谁醒来的方式不是睁开眼?你还说你醒来的方式不对,这句话分明就是病句。”

  若晴扭头看他,他这个姿势,让她很想变成一头狼,把他吃干抹净,可惜……

  “我去洗澡。”

  若晴闷闷地扭身就往浴室走去。

  战博:“……”

  是不是歪楼了?

  歪得貌似还挺厉害的。

  等若晴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战博已经不在房里。

  她也不在意,反而感到了轻松。

  战博的优秀,真的能轻易就把一个女人迷倒。

  若晴承认自己是真的被他迷倒。

  她早晚会爱惨这个男人

  .

  -->>

  的。

  在房里略待了一会儿,若晴才出去。

  战博也不在大厅里,若晴猜测他是吃早餐了,她拿着准备好的礼物走出低调奢华的大厅。

  依旧是那凉亭下。

  只不过今天有人陪着战博的,是老夫人。

  若晴迈出去的脚步便缩了回来,她不怕老夫人,却也不喜欢和老夫人相处,老夫人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瞧不起她的样子。

  撇开她以前做出的那激烈事件,老夫人是嫌弃她在乡下长大的。

  既然嫌弃她在乡下长大的,又何必未经过战博的同意,就让人去她家里提亲?

  若晴敢说,如果不是战博出事了,她在老夫人的眼里,是连帮战博提鞋的资格都不够的。

  转身,若晴想回屋里去。

  “大少奶奶。”

  有点熟悉的叫喊声,叫住了若晴想往回走的脚步。

  若晴扭头看去,是叶姨。

  看到叶姨,若晴就知道老夫人又想见她,每次都是这样,只要叶姨来了,必定是老夫人有请。

  “大少奶奶,老夫人请你过去侍候大少爷用早餐。”

  叶姨用的是侍候而不是陪字。

  若晴没有说什么,叶姨不过是传话之人,她跟叶姨说也没有用。

  “大少奶奶,快点过去吧,免得老夫人生气。”

  叶姨见若晴还不动,低声催促着,并好心地提醒若晴:“等会儿大少奶奶就按照老夫人说的去做。”

  免得惹老夫人生气。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