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152章 终是心软

第152章 终是心软

  “嗯,好好沟通,也是我没有教好若晴,她惹战爷生气了。”

  战博不喜欢丈母娘这样的语气,他严肃地道:“妈,我和若晴是夫妻,我们夫妻俩是平等的,你是我的长辈,在我面前不用提心吊胆,不要觉得我比你们高一等,是我和若晴缺少沟通,缺少信任,与妈无关。”

  章惠笑,“是是是,是妈多心了。”

  战博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他对若晴是认真的。

  章惠很感激战博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遗撼的是,战博无法让自己的女儿成为名副其实的战大少奶奶。

  唉!

  世事没有绝对的完美。

  章惠和战博没有太多的话题,虽说战博让丈母娘不必提心吊胆,章惠还是不敢随便和这个牛逼的女婿过多地交谈。

  对坐而无,又让章惠觉得浑身不自在,便找着话题说道:“若晴怎么还没有进来?”

  战博不接话。

  他抬手看了看腕表,估算着从大门口走回来需要多少分钟,这个时候,慕若晴是该进来的了。

  “秦叔,去看看你们大少奶奶是不是又迷路了。”

  “好。”

  秦叔赶紧出去。

  章惠听得有点尴尬,女儿在婆家居然还会迷路。

  看出丈母娘的尴尬,战博温和地道:“我们家太大,路线多而杂乱,一般人进来都会迷路的,若晴刚住进来的时候,我就给足时间她适应,认路,可能她有点路痴吧,那么长时间了,还是容易迷路。”

  “惹晴可能是……一下子适应不了吧,她会慢慢适应过来的。”

  战家这么大,抵得上十几个慕家了,那些路线的确错综复杂,她要是没有人指引,都会迷路。

  秦叔很快进来了。

  “大少爷,大少奶奶跟着初一一起进来的,现在去了大厨房那边。”

  战博蹙了蹙眉,不过终究是没有说什么。

  章惠也猜到了原因,她站起来,对战博说道:“战爷,景瑞一会儿要回家吃饭,我先回去吧。这次,我就不去打扰老夫人了,下次,待我携上厚礼再去打扰老夫人。”

  她是担心亲家奶奶不想见她。

  战家的老夫人,已经很少再出现在大众的面前,章惠只有十几年前见过老夫人,还是远远地见过一面,没有资格也没有机会近前跟老夫人交谈。

  “若晴去了大厨房那边,就是准备晚餐的,妈留下来一起吃饭吧。”

  战博邀请着丈母娘留下来用餐。

  章惠存心想让女儿好好地哄哄女婿,哪里肯留下来。

  见丈母娘不愿意留下来,战博只能让秦叔送着章惠出去,同时让人去主屋中心那边说一声,说章惠有急事要处理,就不去打扰老夫人了,下次来时一定去向老夫人问好。

  免得老夫人觉得若晴的娘家人没有礼貌。

  战博虽然吃醋,在生着若晴的气,但在维护若晴的面子,还是做得很妥当的。

  章惠走后没多久,若晴就进来了。

  “大少奶奶。”

  秦叔见她进来,叫了她一声,朝战博的方向看了看,便默默地隐身了。

  若晴等秦叔走后,才走到战博的身边,挨着他坐下。

  “咱妈回去了?”

  战博冷冷地横了她一眼,冷冷地道:“自己的妈来了,也不叫进来坐坐,我帮你请妈进来了,你又不见踪影,慕若晴,你不觉得你这样很没礼貌吗?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战家高高在上,瞧不起自己的亲家呢。”

  “我……老公。”

  若晴挽住战博的手臂,战博抬手就扳开她的手,她又再次挽上去,战博反复地扳了她两次,便由着她了。

  但他别开了脸,摆出一副不想理睬她的样子。

  “老公。”

  若晴把头枕靠在战博的肩膀上,柔声地说道:“老公,我们和好,好不好?我从嫁给你开始,就是真心想和你过一辈子的,在我和你领证那一刻,我就对唐千浩死了心。”

  “你说我怔忡,就是舍不得唐千浩,其实不是,我只是在想事情。”

  战博冷哼。

  但还是不接她的话。

  “老公,我下午请了假没有回公司,去了唐家一趟,把我以前送给唐千浩的礼物,不管是什么,只要是我送的,我都要回来了。”

  战博绷着脸。

  “我跟他断了,就断得干干净净的,不会再有瓜葛。”

  “我也知道我忽然间就死皮赖脸地要嫁给你,转变得太突兀,原因,我晚点告诉你,你现在先跟我去吃饭好吗?初一说你午饭都没有吃。”

  若晴说完,静静地看着他人侧颜,等着他回应。

  战博沉默了良久,才偏头看着她,夫妻俩四目相视后,战博冷冷地问她:“中午喝了多少瓶酒?”

  若晴一愣。

  “你说话都还带着酒气。”

  “有吗?”

  若晴呵了呵气

  .

  -->>

  自己闻了闻,说道:“那么久,我闻不出来了,老公,你的嗅觉真厉害,居然还能闻出来。”

  “喝了多少?”

  若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了,开始左顾右盼的。

  冷不丁的,一只有力的大手擒住了她的下巴,她的头被定住,不能再左顾右盼。

  她家男人冷冷地问着:“说,喝了多少瓶酒?别让我问第四次!”

  “也不多,就喝了四瓶,还是啤酒,我的酒量好得很,四瓶啤酒放不倒我的。”

  “为什么喝酒?”

  若晴委屈地看着他,委屈地道:“你以为就你会生气,我不会生气的?你觉得你委屈了,我也会觉得我委屈的,你把我赶下车,我难受死了,你就这样把我撇下,我在你的车子后面叫你,你也不理不睬一副没有听见的样子,就那样狠心地离开。”

  “我当时就哭了,蹲在路边哭了很长时间,也不见你回头。我只能打电话给童熙,让童熙来接我,她带我去吃饭,我心里难受,就叫了几瓶酒,童熙不肯让我多喝,也不许我喝酒精浓度高的,我才喝了四瓶啤酒的。”

  听到她当时哭了,战博眼底有着心疼。

  见她说着说着眼睛又红了,战博终是心软,伸出手把她搂住,叹着气:“我在等你主动打电话给我,想着只要你打电话给我,我马上就让人回头接你的,可我等了一整天,也没有等到你的电话。”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