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143章 战爷自抽嘴巴

第143章 战爷自抽嘴巴

  若晴请教了慕若惜不少问题,慕若惜都很耐心地回答了她。

  在公司众人的眼里,慕若惜这个副总裁对慕若晴这个新人,是真的耐心十足,换成其他人,谁有那么多的时间和耐心来指点一个可以说什么都不懂的新人。

  临近中午的时候,若晴收到了战博发来的信息。

  他的信息很简短:一起吃饭。

  若晴看了那条信息好几次,好像多看几次,他的信息就会变出很多字似的。

  罚她写检讨书的时候,就要求一万字,内容还不能重复。

  他给她发信息的时候,就抠门得很,多一个字都不愿意打上。

  若晴回复他:“嗯。”

  比抠门是吧,她能比他更抠。

  下班的时候,若晴刻意放慢脚步,挑着时间在最后离开办公大楼。

  父亲中午有饭局,本想带着她去,听说战博要和她一起吃饭,父亲便打消了带着她的念头,叫上了慕若惜。

  走出公司门口,若晴看到了战博的专车停在那里,后面是一排保镖车。

  值班的保安老是盯着战博的专车看,总觉得那辆豪车的车千牌号码有点眼熟,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

  若晴快步走过去。

  初一下车,替若晴拉开了车门,若晴迅速上车。

  想窥探车内境况的人,根本没有机会一探究意,车门便被关上。

  很快,战博的车队低调地离开了慕氏集团。

  值班保安对同事说道:“二小姐上的那辆车的车牌号码,我总觉得很眼熟,好像是我们市里哪位大佬的车牌号码,可一时又想不起来。”

  同事说道:“翻翻车牌号码表便知道了。”

  慕氏集团的安保人员手里有一本记录本市那些商界大佬专车车牌号码的小本本,就是方便他们辩认来访者的身份,免得无意中得罪大佬。

  “哦,对对。”

  那人赶紧拿出记录车牌号码的小本本,翻开一看,他就瞪大眼。

  “怎么了?”

  他指着那个刚才看到的车牌号码,惊惶地道:“是,是这个吗?战爷的专车车牌号码!”

  战博的专车是一辆劳斯莱斯,在江城上流社会里,战博的劳斯莱斯不是独一辆,反而很普遍,只能通过车牌号码来区分战博与别人的车子。

  “战爷?”

  “卧槽!还真是战爷的专车呢,难道刚才战爷就坐在车里?啊啊啊,我竟然错过了与战爷握手的机会!”

  值班保安:“……”

  他觉得同事的关注点不对。

  不是该关注二小姐上了战爷的专车吗?

  若晴不知道还有这段小插曲,她上车后,就把包放在一边,扭身就扎入战博的怀里,搂着他脖子撒娇问道:“老公,想我吗?”

  “不想。”

  若晴微嘟着嘴,“真不想我吗?我挺想战爷的呢,来,先让我香一个。”

  说着,她就在战爷的脸上吧唧地亲了一下。

  战博蹙眉,满脸嫌弃:“次次都是胡我一脸的口水。”

  若晴笑嘻嘻的,“你可以也胡我一脸的口水。”

  战博抿嘴,两手悄悄地环搂上若晴的腰肢,略压,便让她更贴在他的身上。

  “咦,有束花。”

  若晴看到了战博旁边还放着一束花,以及一只锦盒。

  她好奇地拿起了那束花,“好漂亮的花束。”

  下一刻,她就一只手抱着花束,一只手揪住了战博的领带,板着俏脸,质问:“战爷,你老实说,这是你买来送给我的还是别人送给你的?”

  战博:“……”

  初一悄悄扭头看了一眼,就飞快地正视着前方,不敢偷看大少爷夫妻俩打情骂俏。

  抬手,战博弹开了若晴揪着他领带的那只手。

  这一弹,若晴杏眼圆睁,低喃:“战爷,你练过内功吗?那手劲真大。”

  战博没有回答她,把她一掀,便掀出了他的怀抱,但又没有掀翻她,仅是让她坐回了车椅上。

  伸手,他抢回那束花,冷冷地道:“既然你怀疑是别人送给我的,那我把花束扔了。”

  说着,他就要按下车窗把花束扔掉。

  若晴赶紧抢回来,“是送给我的呀?”

  战博瞪她。

  若晴也觉得自己刚才的动作过份了点,却又替自己辩解:“你说过你不会送我礼物和花束的。”

  哪曾想他这么快就自抽嘴巴了。

  战博深吸一口气,才没有把这个女人一并扔下车。

  敢当面暗示他自抽嘴巴的人,普天之下只有慕若晴一人。

  还是他宠出来的。

  战博在心里不停地告诉自己,自己宠的,自己受,别跟她计较太多。

  但看到她美滋滋地闻着花香,脸上的笑意就没有停止过,战博又觉得自抽嘴巴的感觉,嗯,还不错,虽痛,却值得。

  他

  .

  -->>

  拿起了那只锦盒,递到若晴的面前。

  “里面是什么东西?”

  若晴一边接过锦盒一边问道。

  “自己看。”

  若晴放下了花束,打开了那只锦盒,发现里面放着一只手镯,很像她送给战博的那一只,不,就是她送给战博的那一只。

  “战爷,你不喜欢吗?怎么又还回给我?”

  “你仔细看看。”

  若晴拿起手镯仔细地看了几遍,“原来不是我那一只呀,真的很像,我还以为你嫌弃,要退还给我呢。”

  “你送给我的那只手镯对你来说很重要,你把最重要的东西给我了,我便还你一个,以后都戴着它,永远都不许摘下来。”

  战博拿过手镯,亲手帮她戴上了。

  以后,她佩戴的珠宝首饰,只能是他送的。

  其他人送的,一律不能戴在她的身上,可以收藏着以后给他们的女儿当嫁妆。

  话说,夫妻俩都还是挂名夫妻呢,不知道何时才能有女儿呢,以战家阳盛阴衰的基因来看,夫妻俩也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女儿的。

  “战爷送给我的,我肯定一直戴着的,人在手镯在!”

  若晴高起了手看着戴在她手腕上的手镯,随口问道:“战爷,贵吗?”

  “放心,比你送给我的礼物要值钱。”

  若晴脸红,“可我的礼物都是我亲手做的呀,心意最重要。”

  战博失笑,“知道了,我又不嫌弃。”

  “天天要想着送什么礼物给你,我也挺头痛的。”

  “嗯?”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