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133章 好粗暴!他喜欢!

第133章 好粗暴!他喜欢!

  “你不是要跟我算帐吗?为了免使衣服被撕,我主动点,把上衣脱掉,你想捏,想抓,想咬,随你。明天我回公司,别人要是问我怎么了?我就说家里养的花猫太厉害,被挠了。”

  慕若晴:……

  还说她厚颜无耻,他又能好到哪里去?

  “脱吧,脱吧,有种的,你脱光光,让我拍张美男照,卖给娱乐记者,保证能大赚一笔。”

  战博解钮扣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她,眼神阴森森的,冷冰冰的警告似是从牙缝里挤出来:“慕若晴,你敢把我的相片卖给娱记试试看!”

  慕若晴走过来,先把她和他手里的结婚证都拿起,一并扔向了不远处的那张大床上,然后她两手撑放在轮椅的扶手两边,俯身,冲着他笑,笑得灿烂如同正午的太阳。

  “战爷,我好怕呀!”

  战博嘴角抽了抽。

  “你是不敢脱光光的,所以,我没有机会拍你的相片卖给娱记。”

  战博:“……”

  总有一天,他会让她哭喊着求饶的,等着!

  等他的腿好了,再加倍算帐。

  不来过一夜十次郎,都对不起她。

  若晴:战爷,你一夜十次,能行不?

  战博:……貌似不行呢!

  哈,打脸呀!

  所以,大话别说太多,圆不回来。

  “明明是你拿走我的结婚证,还怪我没有保管好结婚证,战博,你可真够坏的呀。”

  若晴两手落在他的衣衫上,抓住他的衣衫,像当初往他身上烙下印记那样粗暴地把他的衣衫往左右两边一撕,那些未来得及解开的钮扣,应声而落。

  战博:好粗暴!

  不过,他喜欢!

  他的女人,拳脚功夫很厉害的,连明家的保镖都能被她赏过肩摔。

  “慢吞吞的,没点诚意。”

  若晴的视线在他上身巡视一遍,“我当初给你的烙印呢?不见了呀,那我再补上。”

  说着,她低头,在他的左边肩上狠狠地咬一口。

  战博痛得倒抽一口气,却忍着没有推开她。

  “当初劈晕你,拿走你的结婚证,是我的不是。”

  战博认错。

  “你是不是怕我拿着结婚证到处炫耀?”

  战博沉默了一下后说道:“领证时,我并不想把你当成我的妻子看待。”

  所以,他不想让人知道他们是夫妻关系,结婚证在他手里,最安全。

  “哦。”

  若晴哦了一声。

  他之前是说过他娶她,本想整得她哭爹喊娘的,不过,他也只整得她拉了一次肚子,之后便收手了。

  算是,对她高抬贵手,手下留情。

  “若晴。”

  “嗯。”

  若晴摸了摸她咬过的地方,她刚才一口咬下来,咬得很大力,都留下了深深的牙印。

  “我会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的。”

  “谢谢。”

  战博眼神深深的,“不要跟说谢谢,我们是夫妻,不用那样客气。”

  “痛吗?”

  “痛。”

  “那你不吭声。”

  战博包住她双手,免得她摸来摸去,摸出火来。

  “我吭声,你就不咬了吗?”

  “不,我还要咬,要咬得更大力一点,那样才能解我心头之气。”

  “既然如此我何必叫痛。”

  若晴:“……战爷,你肯给我一场盛大的婚礼,我很开心,不过,你要是能站着和我一起举行婚礼,我就更开心了。”

  战博低低地道:“说到底,你还是嫌弃我残了。”

  他低下头,不让若晴看到他的表情,让若晴误会他此刻很难过。

  若晴赶紧蹲下身去,拉住他的手,与他掌心对着掌心,那是心心相印。

  “战爷,我并不是嫌弃你,而你有机会站起来,为什么要错过机会呢?我都是为了你好,你却老是把我想得那坏,真要嫌弃你,连摸你一下都不愿意,更不要说亲你了。”

  战博不说话。

  “老公。”

  若晴娇滴滴地叫着,“老公,你别难过了好吗?我希望你天天都开心,天天都对着我笑,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不过你只能对我笑,不能对其他女人笑。”

  “霸道!”

  战博低低地吐出两个字来。

  他抬头,若晴看他的表情不像难过,她眨眨眼,似是明白过来,便有点生气地往他脸上掐了掐,气呼呼地道:“又骗我!”

  “我没有说过我在难过,是你自以为是。”

  战博把她搂入怀里。

  瞬间,她便填满他的怀抱,他喜欢温香软玉抱在怀中。

  “若晴,我会站起来的,但虽然时间,做复健需要坚持,也需要时间。如果你希望我站着和你举行婚礼,那咱们的婚礼可以迟点再举办。”

  .

  -->>

  窝在他怀里,若晴声音温柔:“好,咱们迟点再举办婚礼,现在我们都忙,也没有时间去筹备婚礼。”

  她刚进入慕氏集团,还没有站稳脚跟呢。

  “嗯。”

  战博低头,亲了亲她的耳垂,便轻轻地推开她,说道:“我先回我的房间换衣服。”

  若晴看看他被她撕开的衣服,笑,“你这样子挺性感的,看得我热血沸腾,就是看得到,吃不进去,遗撼呀。”

  战博抿唇不语。

  她敢如此放肆地撩他,是以为他不能人道。

  ……

  “奶奶,你这是怎么啦?”

  “奶奶,谁惹你老人家生气,跟我们说一声,我们替你出气。”

  战亭和战宁兄妹俩一进入中心主屋的大厅,看到满地的狼藉,吓了一大跳。

  他们的奶奶上了年纪后就讲究修身养性,鲜少会大发脾气,更不会像此刻这般摔得满地都是。

  战博带着慕若晴走了那么长时间,老夫人依旧意难平,气得心口发痛,也心疼战博。

  她没好气地道:“除了你们的大哥还有谁有这个本事把我气死?”

  战宁上前坐下,就缠上了奶奶的手臂,安慰地道:“奶奶别生气了,我大哥脾气就是那样,奶奶又不是不知道,何必跟他较真,没得气坏自己的身体。”

  战亭则关心地问:“奶奶,我大哥又做了什么?”

  “你们知道慕若晴是以什么身份住进我们家的吗?”

  战宁美眸闪烁,“不是保姆的身份吗?我大哥带她回来就是报复她的。”

  “呵,保姆,报复?鬼才信他!”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