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119章 算帐的

第119章 算帐的

  明家的保镖还在按着门铃。

  父女俩交换了一下眼神。

  “爸,我去开门吧。”

  若晴转身就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慕景瑞说道:“爸看看是谁来了。”

  他也跟着一起。

  明家的保镖看到父女俩折了回来,便停止了按门铃。

  若晴打开了别墅的门,明家的保镖便推来了一台轮椅,有人替明枫拉开了车门,再有两名保镖上前扶他下车,扶他坐在轮椅上。

  慕家父女俩看得瞠目结舌的。

  慕景瑞自然认得明枫,他满脸的不解,明总什么时候也需要坐轮椅了?

  当初战爷出事,要坐轮椅时,明总没少嘲笑战爷,如今轮到了明总,他要不要偷偷拍个视频下来发给他女婿看看?

  若晴很快就明白过来。

  明枫这是上门找她算帐来了。

  昨晚,她穿着高跟鞋狠狠地踩了明枫一脚,当时他是饶过了她,不跟她计较,但他说了会保留追究她责任的权利。

  若晴迅速地看向明枫的脚,果然,昨晚被她踩了一下的脚被白色的纱巾包缠住,就像包粽子一样,鞋袜都没有穿。

  看样子肿得厉害呀。

  明家保镖推着明枫近前。

  “明总,今天吹什么风呀,把你吹过来了。”

  慕景瑞就算好奇,也不好直接就问原因,只得哈哈地笑着,然后请着明枫进别墅。

  明枫冷冷地看一眼心虚的若晴,不说话,示意保镖推他走进了慕家的别墅。

  “爸。”

  若晴拉住父亲,小声地说道:“他是来找我算帐的。”

  闻,慕景瑞只觉得天雷滚滚,他愣愣地看着女儿,好半晌,才抖着声音问:“若晴,你,你对明总做了什么?”

  被人家找上门了。

  慕景瑞本来就不欲与明枫打交道,这个男人比战爷还要难缠,战爷虽冷虽狠,却不像明枫那样阴险。

  女儿却得罪了明枫。

  明枫那只受伤的脚,该不会就是女儿的战绩吧?

  他就知道女孩子学了武功,也不全是好事。

  慕景瑞抖着手摸出了手机,小声地说道:“若晴,你别慌,爸现在就给战爷打电话,让他过来罩着你,你别慌哈。”

  若晴失笑,“爸,我没慌,慌的人是你,我又不是有意的,不过是昨晚不小心地踩了明总一脚而已。”

  “真的不是有意的?”

  “我是不小心踩到他的,真的不是有意的。”

  “只踩了一脚,他的脚就成了那般?”

  若晴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我穿着高跟鞋,嗯,狠狠地踩上一脚,会肿很正常。”

  慕景瑞:……

  他还是打电话给女婿来救场吧。

  “慕总。”

  明枫忽然扭头,桃花眼闪烁着深沉的光芒,冷冷地道:“慕总,就是这样待客的吗?放任客人自己进去?”

  慕景瑞把手机一塞,塞回裤兜里,瞪了女儿一眼后,扭身就朝明枫走去,他的慌乱就如同昙花开,一现,转眼便谢了。

  “明总,不好意思。”

  慕景瑞神色恭敬地迎着明枫一行人进屋。

  章惠把刚做好的点心端出来,看到明枫时,章惠愣住,愣愣地看着丈夫像迎祖宗似的迎着明枫进来,亲生女儿则是一副闯祸的样子,跟着进来。

  很快,章惠便气定神闲地走过去,把她亲手做的点心摆到茶几上,含笑地对明枫说道:“这是我亲手做的点心,请明总尝尝。”

  若晴也上道,把买给父母的衣服悄悄地放好,就赶紧去沏了一壶茶过来。

  明枫看着冒着热气的香茗,新鲜出炉的精致点心。

  “慕太太,我突然来访,打扰了。”

  明枫虽冷,却懂礼,先是道个歉。

  “不打扰,不打扰,明总能来我们家坐坐,那是我们慕家的福气。”

  慕景瑞抢着说话。

  若晴蹭到母亲的身边,小声地对母亲说道:“我爸不愧是混商界的老油条,够油够猾。”

  能屈能伸的。

  她得学着点。

  章惠悄悄地掐了女儿一把,提醒她,有贵客在呢。

  “明总,今天你过来,是为了?”

  慕景瑞心知肚明,但还是假装着不知道,试探地问道。

  明枫抬了抬自己缠着纱布的脚,又看向若晴,淡淡地道:“昨晚,慕二小姐不小心踩了我一脚,我说过如果我的脚有问题,我会找慕二小姐负责任的。”

  “一夜之间,我的脚又肿又痛,我觉得我该来找慕二小姐负责任。”

  慕景瑞也看了女儿一眼,就替女儿向明枫道歉。

  “明总,对不起。”

  若晴也亲自向明枫道歉,她负责任地道:“是我踩了明总,我肯定会负责的,明总去医院拍个照,看看有没有被我踩得骨碎了,要动

  .

  -->>

  手术,或者要住院,所有医药费我都出了。”

  “直到明总的脚恢复如常,营养费,精神赔偿,误工减少的收入,明总都可以列出来,给我一个总数,我再赔偿给明总。”

  慕景瑞轻咳几声。

  明枫是明家的家主,打理着明氏集团,他一天的收入,把女儿卖了都不够赔呀。

  若晴很快反应过来,也意识到自己赔不起。

  她看着明枫,等着这个上次给了她一个女儿的男人判她的刑。

  “我家的家庭医生看过了,没有伤着骨头,肿上一段时间就能好。”

  明枫不会趁火打劫,他实事求是地道:“我也不需要慕二小姐赔偿我多少钱,只要求慕二小姐在我的脚还没有消肿,不能正常走路之前,负责照顾我。”

  若晴:“……”

  战爷知道了,不削她才怪呢!

  “明总,我花钱请个保姆照顾你,行吗?我,我要上班嘛,很难天天去照顾你。”

  若晴找了个理由。

  明枫淡淡地道:“慕二小姐是在你们家的公司上班,请一个月的假,想必,慕总会同意的吧?”

  “明总,我们能单独谈谈吗?”

  若晴抢在父亲答话之前,问着明枫。

  这个男人缠上她,是因为宝宝。

  但宝宝是上辈子的事,而且宝宝她……死了。

  若晴一想起惨死的女儿就心如刀绞,恨极自己上辈子的无能,也怨怪明枫。

  上辈子怎么不见他想起她和宝宝来?

  这辈子,她没有跳进那个坑里,与明枫并没有发生过关系,明枫还缠着她做什么?

  明枫静静地看着若晴,与若晴对视片刻后,他点了点头。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