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110章 战爷,谢谢你!

第110章 战爷,谢谢你!

  慕若惜都不敢与他对视,说道:“启越哥,我没事。启越哥,我先去……”洗手间这三个字还没有说出来,便听到了外面传来了喧哗声。

  赵启越皱眉,今晚这种场合下,谁敢在他们家里喧哗?

  身为主人家,赵启越肯定要出去看看的。

  不仅是他,屋里的其他人听到外面的动静,都带着好奇心跟着出去。

  慕若惜也不例外。

  两个人出了主屋后,见到外面的人又都是往后院走去。

  慕若惜忽然想起唐千浩在电话里说的话,他说他在后院里,现在大家都跑去后院看热闹,难道是去看唐千浩的笑话。

  “启越哥,我们也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若惜心里着急,表面上却要摆出一副很好奇的样子,拉住赵启越的手就跟着大家一起往后院走去。

  八卦之心人皆有知。

  若晴吃饱喝足后,见大家都去看热闹,她便也和战宁一起,打算出去凑热闹。

  “慕若惜。”

  低沉冰冷的叫喊声响起。

  那是战博的声音。

  姑嫂俩同时顿住脚步。

  “战爷。”

  若晴折回到战博的面前,笑问:“战爷有何吩咐?”

  “你带阿宁去哪里?”

  战宁也折回来,替若晴辩解:“大哥,是我想带若晴出去看个究竟,不是她的主意。”

  “老实地待在屋里!”

  战博冷冷地命令。

  姑嫂俩交换一下眼神,不敢再说出去看热闹了。

  不过,战博还是打发初九出去听消息的。

  还留在屋里的都是江城真正的大佬,他们就算也想知道外面的情况,却不会亲自去看热闹,待会儿自有人告诉他们。

  明枫转动着杯子,看着杯里的酒光晃出漂亮的弧度。

  他嘴角上翘,眼底有着笑意,却没有人知道他在笑什么。

  很快,初九回来了。

  他走到战博的身边,弯腰凑到战博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若晴紧盯着战博的表情,见他神色不变,若晴有点失望,这个男人城府太深,她就算活了两辈子,道行依旧浅,看不透战博的心思。

  “初九,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见战博不打算说的样子,战宁好奇地问道。

  初九看向战博,见战博没有要阻止的样子,他才低声答道:“小姐,是唐家少爷出事了,他在后院那里非礼陆家小姐。”

  若晴愣了愣,唐千浩在赵家的后院非礼陆家千金?

  唐千浩来了吗?

  她并没有看到他呢,还以为他手臂被明枫扭得脱臼了,总要消停一段时间的。

  战宁啊了一声,连忙问着初九:“那陆家小姐被非礼到了?”

  “陆家小姐拼命喊救命,被人听到赶去救她,才没有出事,但陆小姐的晚礼服也被撕扯得不成样子,把她吓得够够呛的,陆太太知道后,差点要撕了唐家少爷。”

  若晴看着战博,战博也看着她。

  夫妻俩四目相视,若晴心里明白过来,倒是没有问出口,场合不对。

  连战宁都明白这里面可能涉及一些阴谋,不宜在这里讨论。

  反正,赵雅舒的生日宴会被这一段插曲破坏了。

  赵雅舒的心情可想而知,她肯定会记恨唐千浩的。

  慕若惜深爱着唐千浩,赵雅舒要整治唐千浩的话,慕若惜该怎么做?

  若晴想到以后的事,心情大好。

  她没有再跟着慕若惜一起回家,出门前,她是跟母亲说了,宴会结束后,她请的假期结束,要回到战家去。

  “战爷。”

  若晴挨近闭着眼睛养神的战博。

  “说。”

  “战爷,唐千浩那事是不是你干的?”

  唐千浩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在赵家的后院非礼陆家千金?

  肯定是被人算计了呀。

  能在那种场合下算计一个人的,除了战博,若晴想不出还有谁。

  战博不是离开了一下吗?

  “怎么,心疼呀?”

  战博不答反问。

  闭着的眼睛也睁开了,偏头,冷冷地看着若晴。

  眼神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只要慕若晴敢说心疼的话,他马上就掐死她。

  “干得好呀,干得漂亮!”

  若晴夸奖他。

  她是巴不得唐千浩死掉的,会心疼唐千浩?

  对不起,这辈子她的心疼给谁都不会给唐千浩的。

  战博冷哼:“真是无情呀。”

  “我不是无情,只是不想在一个地方栽两次跟斗。”

  战博蹙眉。

  觉得她那句话里带着病句。

  不过战博并没有追问下去。

  她有秘密,但那个秘密不肯也他分享。

  .

  -->>

  战博心里有点不爽。

  他希望她在他面前能够坦诚……

  “赵雅舒为难你了?”

  战博转移了话题。

  “她和慕若惜是好闺蜜,看我不顺眼很正常。”

  若晴淡淡地道,“放心,我没有被她整到。”

  战博眼神森冷,“你救了她。”

  若晴:“……”

  她怔怔地看着战博。

  良久,她一头扎入战博的怀里,不管不顾地搂紧他的腰肢,战博扳了她几次,都没有把她扳推开,只能由着她不要脸地投怀送抱。

  “战爷,谢谢你!”

  若晴在他怀里轻轻地道谢,“你对我真的太好了。”

  上辈子她在得罪战博后,战博没有追究,后来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战博又帮了她。

  他对她,两辈子都很好的。上辈了子是她有眼无珠,识人不清,错过了战博这么好的男人。

  “谁对你好了,我只是不喜欢看到我屋里的人被别人欺负,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战博嘴硬,否认自己对若晴的好。

  若晴在他怀里仰起头,他低首与她对视了一下,便别开了视线,语气还是冷冷的,“你的确不是无情,而是多情,自作多情。”

  “老公。”

  若晴软软地叫着。

  战博绷着脸,“说了不准叫我老公。”

  “我就要叫你老公,你是我老公,我们领了结婚证的。”

  “结婚证呢?”

  若晴:“……不见了。不,我怀疑在你那里。”

  当时从民政局里出来,她就是和他在一起,后来被他劈晕,醒来后,她的结婚证就不见了。

  “我有一本,还要你的何干?多了能当饭吃?”

  若晴本能地道:“你还想多要几本呀,信不信我去告你重婚罪。”

  战博一噎。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