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099章 让人想入非非

第099章 让人想入非非

  “战爷,你怎么会突然醒来?”

  战博冷哼:“怎么?还不许我醒来?趁我睡着了就非礼我?”

  若晴:“……这哪是非礼呀,我们是夫妻,合法的夫妻,我亲你,那是夫妻情趣。”

  “说了你也不懂,你就是个冷血动物,不懂爱情为何物,也不懂得调情,跟你说夫妻情趣,就是对牛弹琴。”

  战博各方面都很优秀,唯独在感情这方面,让若晴不甚满意。

  又被老婆嫌弃没有情调的战爷,顿时摆出一副求知若渴的样子,“你懂,你教我呀,教会我了,下次你跟我说情趣,我不就懂了。”

  若晴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可又觉得他在挖坑埋她。

  自己那点智商是坑不到这个男人的,若晴为求自保,不敢跳坑。

  “算了,我还是出去准备早餐吧,战爷,你今天想吃什么早餐,我做你的那一份,不说的话,我就只做我自己的了。”

  他有大把的人侍候着,也不用她献殷勤的。

  “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哦,一会儿你别嫌我的早餐太简单就行。”

  若晴去拿来了衣服,进了浴室里换掉。

  再出来时,她已经换上了一条素色长裙。

  战博自己坐到了轮椅上,看着换上裙子的她,他好一会儿才说道:“那么喜欢给别人过肩摔,不觉得穿着裙子不方便吗?”

  若晴:“……战爷,你老婆我其实很温柔的。”

  不要老是对她的粗暴念念不忘。

  若晴还是重新换了一套衣服,改为短袖t恤,七分裤。

  “战爷,你说得对,我这样穿更方便一点,跑步都能跑得快。”

  “你应该去当警察的,专门去抓那种抢劫犯,小偷儿,保证你一抓一个准。”

  若晴笑道:“战爷,你这是在夸我跑得太快呢,还是在讽刺我跑得太快,没有千金小姐的样呢?”

  战博笑。

  他一笑,若晴就笑不出来了,被他的笑容迷得神魂颠倒的。

  瞧着她那副要流口水的样子,战博好笑地道:“回魂了。口水都要流出来。”

  若晴几步上前,弯下腰去扳住战博的两边脸,就在他的唇上咬了一口,用力咬的那种,战博吃痛却舍不得推开她。

  “大清早的就笑得这般倾城倾国,想我血管爆裂而亡吗?看得着吃不到嘴的痛苦滋味,难受!”

  满意自己那一咬的结果,若晴拍了拍男人的俊脸,说道:“你真该多笑笑,笑起来太好看了,能让人神魂颠倒。整天绷着脸,太吓人,不瞒你说,之前,我看到你那冷冰冰的样子,小腿都会抖过不停。”

  战博信她才有鬼。

  真怕他,就不会在他面前割脉自杀拒婚,更不会在醒来后就逼他娶她。

  有时候,她是怂。

  很多时候,她都是胆大包天的。

  可能是她在乡下长大,对他的事迹了解不多吧,不知者无畏嘛。

  她却不知道,就是她的胆大包天,就是她的不要脸,让他越来越喜欢与她相处,这样的她,让他觉得她很真实,不会算计他。

  “哎呀,不跟你聊了,我赶紧出去做早餐,顺便给我妈炖点补汤,一会儿送到医院去,昨天没有看望她老人家,怪想念她的,不知道她好些了没有。”

  若晴说着转身就走。

  战博看着她出去,他摸摸自己被咬了一口的唇瓣,她咬得太大力,他都感到被她咬过的地方肿了。

  由于天色还早,整个战家大宅都还是安安静静的。

  早起的佣人们,不管做什么事都放轻动作,怕吵醒主人家。

  若晴走进厨房时,发现已经有了不少新鲜的食材,她翻看了一下,食材很多,她今天想露几手烧一桌子好菜,都可以。

  早餐,若晴喜欢吃清淡的。

  今天,她想吃白粥配咸菜。

  那么多的食材却没有咸菜,她无奈,只能炒了两样小菜,一会儿搭配着白粥吃。

  她给养母熬了鸡汤。

  外面传来了沉稳的脚步声。

  “二少爷。”

  若晴听到秦叔恭敬的问好。

  二少爷?

  不就是战亭?

  他怎么来了?

  自昨天知道慕若晴成了自家大嫂后,战亭就心痒难耐,想弄清楚一切,故而大清早的就跑过来了。

  “秦叔,我大哥还没有起来吗?好香,谁在厨房里?”

  秦叔不知道战亭已经知道若晴的身份,答道:“是慕二小姐,她为大少爷准备早餐呢。”

  战亭眸子闪烁,忽地凑近秦叔,把秦叔吓了一跳,不着痕迹地拉开些距离。

  面上却依旧恭敬,问着:“二少爷,怎么了?”

  “秦叔,我都知道了。”

  “二少爷知道什么?”

  “知道慕若晴是我大嫂。”

  秦叔神情不变,“哦

  .

  -->>

  ”

  战亭不满意地道:“秦叔,你是我大哥这里的管家,很清楚我大哥的事,你告诉我,他们俩怎么回事?当初不是一个不想娶一个不想嫁的吗?”

  当初向慕家提亲是奶奶的意思。

  大哥其实对慕若晴没有兴趣,并不想娶慕若晴的。

  “战亭,你放着我这个正主儿不问,问秦叔只会让秦叔为难。”

  战博拉开房门,推着轮椅出来。

  房间在一楼,就是很方便,厅里说话的声音,他都能听见。

  “大哥,早呀。”

  扒大哥的隐私被大哥听个正着,战亭也没有不好意思,神色自若地向兄长问好。

  他上前,本想推着大哥的,意外地看到大哥的嘴唇红肿,他开始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凑近前看,确定是真的肿。

  嘴唇肿……

  让人想入非非呀。

  战亭笑得暧昧至极,故意问着:“大哥,你是不是被蚊子咬到了嘴唇呀,都肿了。”

  “是呢,一只超级大只的蚊子,狠狠地咬了我一口,就肿成这般了。”

  战亭笑得更暧昧,“那只超级大只的蚊子有多大呀?”

  战博赏了他一记刀眼,“你大嫂咬的,满足了你的八卦心,没事的话,你可以滚出去了。”

  战亭非但没有滚出去,还一脸的惊喜,问着:“大哥,你能行了?”

  战博黑脸。

  战亭连忙道:“大哥,我不是故意八卦你和她的闺房之乐,就是想知道你是不是能行了?我们也能放心呀。”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