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092章 战亭

第092章 战亭

  “战爷,你真不会聊天。”

  随时能把天聊死,因为他太较真。

  战博冷哼两声,甩开了她缠着他手臂的手,移了移,似是在拉开与她的距离。

  倒是怀里的那束花,他抱着不撒手。

  他傲娇,若晴看了他好一会儿,干脆也不理他了,自顾自地从包里拿出样版图,认真地学习。

  她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熟悉这些电路板。

  夫妻俩都不说话时,车内安静至极。

  负责开车的保镖以及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初一,都有点紧张,他们挺怕大少奶奶会惹怒大少爷,那样的话,倒霉的往往是他们。

  好在,很快便到了帝豪酒店。

  在江城号称七星级酒店的帝豪酒店,的确富丽堂皇。

  战博的车队在酒店门口停下来。

  若晴还没有下车便看到有个年轻的男人快步而至,绅士般替她拉开了车门。

  “谢谢。”

  若晴一边道谢,一边下车。

  不愧是号称七星级的酒店呀,连服务都那么好,给她开车门的男人很帅,还和她家战爷长得有几分相似。

  战亭看到慕若晴的那一刻,错愕不已。

  他以为是大哥,没想到会是个陌生的女人。

  若晴是住进了战家大宅,由于她事情多,鲜少串门,战亭也忙,叔嫂俩还没有见过面。

  “你是?”

  “慕若晴。”

  回答战亭的是战博。

  战亭恍然。

  原来是大哥的免费保姆呀,大哥来吃饭都让她跟着侍候,看来她把大哥照顾得不错。

  战亭先入为主,把若晴定位在保姆的位置上。

  见战博要下车,若晴和战亭一起,想扶他。

  战博阻止了他们帮忙,自己下车。

  坐上轮椅后,他吩咐弟弟:“战亭,把那束花帮我拿出来。”

  花?

  战亭往车上一看,车椅上还真的放着一束花。

  他一边探身入内抱出了那束花,一边好奇地问:“大哥,这花是谁送的?”

  “你大嫂送的。”

  若晴接过话来。

  她还以为是泊车小弟呢,原来是她亲小叔子呀。

  战亭,那是战家的二少爷,战博一母同胞的亲弟弟。

  这点基本信息,若晴还是清楚的。

  “我跟我大哥说话,轮不到你来插话。”

  战亭冷声喝斥着若晴,对于若晴自杀拒婚这件事,战亭意见特别大,要不是大哥说不想追究,他绝对能把慕若晴整死,让她后悔伤了他大哥的自尊。

  若晴:“……”看来小叔子对她意见非常大呀。

  “战亭。”

  战博蹙着眉叫了一声,不喜欢弟弟这样喝斥着若晴,“不管她过去对我做过什么,现在,对她尊重点。”

  “大哥,这种女人何必给她尊重,她都不知道尊重别人呢。”

  “我是你大嫂,长嫂如母,战亭,你是该尊重我。”

  战亭:……

  见大哥竟然没有反驳,战亭愣愣地问:“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我最近是没有回家,可我也知道家里的事情的,我还错过了什么?”

  “就是这么回事。”

  战博示意娇妻推他进去。

  他依旧抱着那束鲜花不撒手。

  活到现在三十一年了,他第一次收到玫瑰花束。

  也是第一次觉得玫瑰花束特别好看。

  战亭转身看着小夫妻俩的背影,伸手扯住了初一。

  “初一,你是时刻跟在我大哥身边的,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慕若晴什么时候成了我大嫂?”

  “二少爷,那是大少爷的事,我们就算知道也不能说,二少爷想知道事情的原委,还是去问大少爷吧。”

  知道大哥的规矩多,战亭倒也不为难初一。

  数分钟后。

  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里,餐桌前,小夫妻俩连同战亭坐在那里,桌子上早已准备好丰盛的午餐。

  “大哥,家里知道吗?”

  “我的私事,愿说便说,不愿说便不说。”

  战亭又是一噎。

  大哥是战家的掌舵人,向来严肃冷酷,说一不二。

  在他们战家,连奶奶都不会轻易挑衅大哥的权威。

  “这么大件事……”

  战亭未说完的话在战博冷冷的盯视之下,消失于嘴边。

  再看若晴吃得津津有味的。

  战亭:……

  夫妻俩都不解释一下,害得他如同被八爪鱼挠心似的,难受。

  ……

  第一人民医院。

  按着唐千浩说的病房号,慕若惜很快便找到了他。

  “千浩,你怎么啦?”

  慕若惜进来便心疼地问他,看到他缠着绷带的一边手臂,她心疼地伸

  .

  -->>

  手摸了摸,问他:“是慕若晴下的手?她粗暴至极,都回来一年多了,还学不会斯文,真是给她龙袍穿,也成不了太子。”

  “不是她。”

  唐千浩脱臼的手臂已经接回去了,他不想让父母知道,便要求住院,仅告诉了慕若惜一人。

  “那是谁对你下这么狠的手,你告诉我,我替你讨还公道去,我慕若惜的男人,他也敢动,是嫌命长了吗?”

  看着慕若惜既心疼又愤怒,唐千浩阴郁的心情得以好转。

  慕若晴不喜欢他了又如何,他还有若惜呢。

  本来,他一直喜欢的人都是若惜的。

  “若惜,你别问了,是我不小心得罪了人,被人当场教训的结果,错在我。”

  他非礼慕若晴的事,唐千浩不敢说出来。

  免得慕若惜吃醋。

  若惜神色变了变,很快恢复正常,关心地问:“千浩,是不是公司的事让你烦躁,你才会不小心得罪了人?”

  敢当场就教训唐千浩的人,放眼江城也是屈指可数的。

  “嗯,是挺烦的,若惜,如我所想,若晴拒绝帮我,她对我,是真的死心了。”

  唐千浩后半句话藏着失落。

  慕若惜那么聪明,自然听出了他话里的失落,她美眸闪烁,眼底掠过了嫉恨之色,嘴上却说道:“不过是在战爷面前帮你美几句,若晴也不肯帮你?她对你的爱呀,还真是不堪一击。”

  唐千浩不吭声。

  “千浩。”

  若惜握住他另一边手,柔声安抚着:“别担心,我会帮你解决的,你只要安心养好伤就行。”

  “若惜,你对我真好。”

  唐千浩感动至极。

  “我对你是真爱,可不像慕若晴那般,三分钟的热度。”

  提到若晴,唐千浩的脸色又阴沉下来。

  两相对比,还是慕若惜更适合他呀。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