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090章 宠溺的味道

第090章 宠溺的味道

  “战总,刚刚在会议室,你的神情冰冷,整个人看上去阴沉沉的,连我都心生惧意,不过是打了一通电话,整个人就变了,来,再笑一个给我看看。”

  音落,战博抄起了一大叠的文件就朝凌煜砸过去。

  凌煜把所有文件都接住了。

  “战总,会送到你这里来的文件都是重要的文件,你这样砸着,万一撕坏了怎么办?”

  凌煜一边把所有文件整理好,重新放回战博的面前,一边笑道:“看来你和你太太相处得不错嘛,对了,刚刚你说慕氏,你太太是慕氏的千金吗?”

  下一刻,他神情一凛,上半身趴在了桌子上,小心翼翼地求证:“战总,你别告诉我,你太太就是慕若晴哈。”

  都被凌煜听到了他和若晴的通话,战博便大大方方地承认,“是她,有何不可?”

  凌煜:“……她做出那样激烈的事情来,你还娶她?不怕把别人逼死。”

  “错,是她逼我娶她的。”

  凌煜错愕。

  好半晌,他伸手摸了摸战博的额,体温正常呀。

  “没有发烧烧糊涂,她逼你娶他,你就娶了?”

  “我需要一个妻子,她需要一个丈夫,就这么简单。”

  “刚才你们俩聊得挺欢的,我甚至咂出了宠溺的味道。”

  战博黑眸闪烁。

  宠溺?

  他宠着那个不要脸的?

  有吗?

  回想起两个人最近相处的点点滴滴,战博不得不承认,他对若晴是生出了宠溺,否则她不会越来越不要脸的。

  “她当初做出那样激烈的事情来,后来怎么会逼你娶她?”

  这是凌煜最好奇的事。

  战博自恋又自信地道:“我帅。”

  凌煜差点笑喷。

  真想不到寒冰脸战博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想笑就笑,别憋出毛病来,最近公司特别忙,你别想请病假。”

  凌煜不忍了,笑起来。

  等他笑完了,战博淡冷地道:“把唐氏给我往死里整。”

  “这么狠?不是说给点教训吗?”

  “是教训。”

  不过是让唐氏瓦解的教训。

  唐千浩居然敢非礼若晴,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她那甜美的红唇以后只能由他来品尝。

  凌煜很快就想明白了,他略带点同情地道:“唐千浩倒霉得够冤的。”

  是慕若晴先对唐千浩一见钟情的,唐千浩承受不住她热烈的追求,才接受她的。

  话说慕若晴之前爱唐千浩爱得死去活来的,突然之间就要嫁给战博,是什么原因?

  唉,女人心呀,真是海底针!

  “他不过分,我也不会对他们唐氏下手。”

  战博是冷漠无情,倒不是见人便咬的狗。

  唐千浩触了他的逆鳞。

  “给我放点风声出去,威尔订单增加,需要大量的电路板。”

  聪明如凌煜者,马上就明白了战博的意思,他只是不明白战博为什么不直接上门与慕氏合作,而是放出风声让慕氏自己来争取?

  见战博没有解释的意思,凌煜也不问。

  他看着便是,总能看到谜底的。

  那一端的若晴与自家爷们通过电话后,她那颗有点燥的心,慢慢地平稳下来,能够看进去了。

  投入后,时间过得特别快,转眼间便到了下班时间。

  若晴把那些样版图塞入她的包里,打算一会儿等着吃饭的时候看看。

  “若晴。”

  刚走出办公室,就听到了父亲的叫喊声。

  若晴停下来,扭头看着父亲近前,叫了一声爸。

  “你妈刚才来电,叫我们父女俩中午回家吃饭,你妈亲自下厨烧了很多菜,庆贺你第一天上班。”

  幕景瑞温和地道,“你爸我当初接管慕氏集团时,你妈都没有如此用心地为我庆贺呢。”

  若晴俏皮地道:“我妈给了我爸特别的庆贺吧。”

  音落,就被她爸轻敲一下。

  “俏皮鬼。”

  若晴俏皮地吐吐舌头。

  “爸,战爷说中午和他一起吃饭,妈既然亲自烧了菜,那我就回绝战爷吧。”

  若晴说着就要掏出手机打电话。

  被父亲阻止了。

  “若晴,战爷既然说让你中午和他一起吃饭,你就陪战爷,你妈那里我帮你说一声,正好,让我有机会吃独食。”

  “我妈会不会很失望?”

  “不会的,只要你和战爷相处融洽,战爷肯对你好,我和你妈就很开心的了。”

  “那,我晚上再回去陪我妈吃饭。”

  若晴也觉得自己答应了战博,不能反悔,否则以那个男人的小鸡肚肠,绝对会让她多写几万字的检讨书的。

  唉,又要写一万字的检讨书,还是内容不能重复

  .

  -->>

  的。

  他罚她罚上瘾了吧。

  以后,他要是爱上了她,她就让他给她写万字情书,内容不能重复的。

  好期待能收到战爷情书的一天呀。

  “爸,你答应和明氏合作了吗?”

  若晴跟着父亲一起走进了总裁专属电梯。

  “还没有。”

  慕景瑞答道:“明氏和战氏是死对头,你现在是战家的人,爸哪会轻易与明氏合作呀。”

  虽然,他很想很想答应。

  “这个明枫真是奇怪,以前,爸亲自去明氏谈合作,明枫连见我都不见,今天突然过来说跟我们合作,我都有点心惊肉跳,总觉得他是想挖坑,极有可能是知晓了你和战爷的关系,所以他就找上门来,打着合作的旗号,其实就是想坑咱们。”

  “把我们坑惨了,逼着战爷出手帮我们度过难关,那样就正中他下怀。”

  若晴连连点头,“我也有这样的想法。”

  但战爷说明枫是冲着她来的。

  上次,明枫说了,余生,互不干涉的。

  这才多少天呀,明枫就反悔。

  看来,大佬说话也不可尽信。

  电梯把父女俩带到了一楼。

  谈话适时中止,父女俩一起走出办公大厦,便一向左一向右。

  若晴步行走出公司。

  初九早就在公司门口等着了,见到若晴出来,他推门下车,迎向若晴。

  若晴对他客客气气的。

  “大少奶奶,大少爷还在公司里等着你。”

  若晴一边系上安全带,一边问:“他还没有下班吗?”

  “大少爷离开公司的时间不定的。”

  “哦。”

  “大少奶奶饿不?”

  初九把车开动后,问着若晴,并腾出一只手从车头上拿起一盒糕点递给若晴。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