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073章 母爱

第073章 母爱

  章惠冷冷地道:“家里事是我说了算,我不同意若惜嫁给你儿子,她就不会嫁。”

  除非慕若惜想跟她撕破脸。

  唐太太收敛了笑容,但还是好脾气,她说道:“慕太太,我们唐家和你们慕家是不分伯仲的,要是能结成亲家,对我们两家都好。”

  “唐太太,你不必说了,你请回吧。”

  唐太太一脸失望的样子,叹着气,说道:“慕太太,我是真的想和你们慕家结亲的,这些东西我先留在这里,你好好考虑考虑,放眼江城可以超越我家千浩的青年才俊可不多,错过了我们千浩,你们家的女儿还能嫁到更好的?”

  “像战家,赵家和明家,那三家的儿郎是比我家千浩优秀一点,可人家门槛高呀,像咱们这种门庭的,就不要去攀人家的高枝了,也攀不起来。”

  唐太太讽刺完,忽又说:“哦,我忘了,你们家有攀高枝的机会,战家不是替战爷求娶若晴吗?是若晴自己断了嫁入战家的路,死活要嫁给我们家千浩的。”

  “慕太太,知道若晴为了千浩拒嫁战爷的时候,我是真的很感动,觉得千浩没有看错人,你能告诉我,好端端的婚事,你们慕家为什么要反悔?”

  章惠冷笑地反问她:“唐太太,我也想知道,好端端的,你怎么会替你儿子来求娶若惜?是他们早就看对了眼,还是你借此来报复我家若晴?”

  唐太太:“……”

  片刻,唐太太站起来:“慕太太,我还是那句话,好好地考虑考虑,我先走了。”

  说完,她就要走。

  “把你的东西带走,否则我会让人全扔出去,反正损失的不是我。”

  章惠指着摆满屋的彩礼,要求唐太太全都带走。

  唐太太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但还是让她的人把彩礼全都搬出去。

  反正,她的目的达到了。

  唐太太心情愉悦地走出慕家的主屋,出门仰头看蓝天白云,觉得今天的天气真好!

  若晴回来的时候,看到唐太太带着车队离开。

  唐太太来做什么?还带了那么多人来。

  带着这个疑问,若晴匆匆进屋。

  进屋看到母亲气得摔了一只水杯,若晴快步走过去,关心地问:“妈,怎么了?唐太太来做什么?我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她的车子离开。”

  “气死我了。”

  章惠捶了一下沙发,怒道:“她是来下聘的!”

  “妈,你还没有替我回绝唐家?该死的唐千浩,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居然还让他妈妈过来下聘。”

  若晴以为是唐千浩的意思。

  “若晴,唐太太是替唐千浩求娶若惜的,她这是在报复你呢。”

  章惠有点庆幸女儿回来得晚了点儿,没有和唐太太碰头,否则看到唐太太那副嘴脸,女儿还不知道会被气成什么样呢。

  若晴微愣一下,随即问母亲:“妈,你是怎么回复她的?”

  “妈拒绝了,妈说过的,不会让他们俩好过的,他们俩想好好地在一起,没门,除非慕若惜与我慕家断绝关系。”

  若晴挨着母亲坐下来,伸手揽住了母亲的肩膀。

  父母都对慕若惜起了疑心,但父母的反应却不同。

  父亲希望她不要和若惜闹翻,因为慕若惜在公司站稳了脚跟。

  母亲则是尽可能替她拖慕若惜的后腿。

  “妈。”

  若晴轻轻地说道:“谢谢你无条件地支持我做任何事。”

  音落,耳朵就遭到了母亲的狠手。

  “有些事情妈是无条件支持你,有些事情妈是不支持的,可你却瞒着妈去做了,做了之后也不告诉妈,慕若晴,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妈吗?”

  知道母亲是气她嫁给战博,若晴放任母亲揪她的耳朵。

  “妈,对不起,那件事是我错了。”

  “错了?我看你就是不知道错!”

  见若晴的耳朵红了,章惠到底心疼,便松开了手。

  她轻推开若晴,不让若晴靠她太近,人随着起身,严厉地道:“跟妈上楼。”

  若晴乖乖地跟着母亲上楼。

  二楼的书房里,章惠一进去就走到书柜前,拉开了书柜从里面拿出一把鸡毛帚。

  “妈——”

  若晴马上就用着撒娇的口吻叫着。

  “妈,我真的知道错了,我都这么大了,你老人家还是别暴力管教了吧,暴力管教很容易让孩子留下阴影的。”

  章惠呵了两声,“知道怕了?慕若晴,你最好给我一个说我信服的理由。”

  她狠狠地一鸡毛帚打在桌子上,啪一声响。

  若晴配合地缩了缩。

  “我去找过战爷,战爷告诉我,是你逼他娶你的,慕若晴,你说,为什么那样做?”

  章惠手里的鸡毛帚不停地拍打着桌面,啪啪作响。

  她是真的生气。

  但她再气,也没有真的让鸡

  .

  -->>

  毛帚落在若晴的身上。

  若晴没想到母亲竟然去找过战博。

  不用问,也能也猜到母亲去找战博是为了什么。

  感动,填满若晴的心头。

  再想起上辈子一家子的悲剧,若晴的眼圈泛红。

  “我都还没有打你呢,你倒是先哭上了。”

  章惠又拍一下桌子。

  随即就把鸡毛帚扔在书桌上,她绕过书桌走过来,把若晴拉到沙发前坐下,抽了纸巾心疼地帮若晴擦泪。

  心疼地道:“若晴,我们是亲母女,哪怕你不是在妈身边长大的,但骨肉天性,血浓于水,妈是真心为你好,你告诉妈,出了什么变故,让你不惜赔上你一生逼战爷娶你?”

  “妈。”

  若晴未语泪先流。

  章惠连忙帮她擦泪。

  “若晴,你别哭了,要是不想说,就不说,妈不问了便是。可你如此年轻,战爷又那般了,你的余生苦呀。”

  章惠一边替女儿擦泪一边叹着气,叹着气,她的眼圈也红了红。

  “妈,我说。”

  若晴自己抹了一把眼泪,把自己上辈子的事当成一场梦,告诉母亲。

  听完若晴的话后,章惠瞪着女儿,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更多的还是心疼吧。

  “你呀!”

  章惠手指戳到了若晴的额上,“不过是一场梦,又不是事实,你就因为那场梦逼战爷娶你,与若惜不和,远离唐千浩,不觉得荒唐吗?”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