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058章 宝宝的亲生父亲?

第058章 宝宝的亲生父亲?

  江城第一人民医院。

  司机停好了车,若晴马上推开车门下车。

  “大少奶奶。”

  黄叔叫住她。

  “需要等你吗?”

  黄叔问道。

  若晴想都不想就答道:“不用了,你先回去吧。”

  母亲住院了,她肯定要留在医院里照顾母亲的,反正向战博请了假。

  黄叔嗯了一声。

  若晴转身就朝住院部跑去,一边跑一边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给古臣刚。

  谁知道她这一分神,就撞上了从住院部里出来的明枫。

  明枫被保镖团簇拥着,他神情冷漠,步伐匆匆,好像很赶时间似的。

  被若晴撞上,他还没有动作,他的保镖上前就推若晴。

  猝不及防的,若晴站立不稳,就往后倒去,她慌乱之中伸手一抓,抓到了一条带子,如同溺水者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她死死地勒住那条带子。

  借助那条带子,若晴总算站稳,待她回过神来,却对上了一张阴沉的俊脸。

  她眨了眨眼。

  这张脸,那双桃花眼,让她觉得眼熟,可又想不起来这个人在哪里见过。

  明枫杀人的心都有。

  大庭广众之下,他的领带被这该死的女人紧紧抓住,差点没有勒死他。

  但他看清楚眼前这个女人的面容时,却脸色大变,反手一抓,便抓住了若晴的衣领,把她扯近前,黑眸死死地瞪着若晴。

  若晴:……怎么回事?

  下一刻,眼前这个男人在她脸上狠狠地拧了一把。

  若晴吃痛,扬手就是一巴掌拍过去,拍开了明枫的手。

  不仅拍开了明枫的手,她也在明枫的脸上狠狠地拧了一下。

  捏她!

  哼,以为是她家战爷呀,任由他捏。

  明枫低喃:“手感真实,不是做梦。”

  做梦?

  若晴赶紧后退两步,防备地看着明枫,防备地问:“你想干嘛?”

  明枫的视线落在她的肚子上。

  若晴不解,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她的肚子有什么?她又不胖,没有啤酒肚。

  那,这个男人看她的肚子做什么?

  “宝宝呢?”

  宝宝?

  若晴浑身一震。

  想到了某种可能性,她不敢相信地看着明枫。

  这个男人刚刚说不是做梦,捏她的手感是真实的,还盯着她的肚子看,更问出了宝宝呢,他,该不会是上辈子真正夺走她清白的男人吧?

  “若晴。”

  古臣刚从里面走出来,他是出来等若晴的,没想到若晴已经到了。

  “大哥。”

  若晴看到自家兄长,就如同遇到了救星,赶紧绕过死盯着她看的明枫,飞奔向哥哥。

  古臣刚见妹妹脸色煞白,又看看明枫一行人,问道:“若晴,怎么了?他们欺负你?”

  问话的时候,古臣刚两手握成了拳头,只要若晴说一声是,他马上过去替妹妹出气。

  若晴一把挽住了哥哥的手臂,拖着哥哥就走,边走边说:“哥,没事,他们没有欺负我,是我跑得太快撞到了他,见他们人多,我有点慌而已。”

  古臣刚不信。

  若晴不是胆子小的人,特别是她学过跆拳道和散打,几个大男人都未必是她的对手,她仗着有拳脚功夫防身,向来是胆大包天的,怎么可能会撞上几个人就吓得脸色煞白?

  “哥,妈怎么样了?她在哪里被撞到的?”

  若晴转移了话题,不让古臣刚追问下去。

  她现在心乱如麻。

  上辈子,她一直以为宝宝是唐千浩的女儿,等她知道真相时,宝宝快死了。

  而母女俩到死,都不知道宝宝亲生父亲是谁。

  重生归来后,若晴想起女儿依旧会钻心的痛,越痛越恨慕若惜和唐千浩。

  知道自己现在还不是那两个人的对手,她死死地控制自己的恨意,天知道,她忍得多辛苦。

  她从来没想过要去找宝宝的亲生父亲。

  因为,她重生了。

  这辈子,她没有中计,没有未婚先孕,也就避免了母女俩惨死的下场。

  “妈想那个人了,瞒着我们偷偷进城,想去找她,悄悄地见上两面的,谁知道人生地不熟的,丢了手机不说,还被车撞到,伤得挺重的,所幸送医及时,做了手术,医生说过了危险期。”

  “妈想见慕若惜?”

  若晴先是吃惊,很快又释然。

  慕若惜就算不回归古家,也抹不掉她是古家亲生的女儿。

  养父母会想见见亲生女儿很正常。

  “妈想见慕若惜跟我说一声,我去接她过来,便能天天见到她,不用偷偷摸摸的。”

  古臣刚沉默了一下后,说道:“妈不想打扰你们现在的生活,你亲妈也不希望我们经常见你。

  .

  -->>

  ”

  “那个人,更不想见到我们。妈,才会偷偷地去看她,但没见到还让自己被车撞了,躺在病床上,还念叨着那个人的名字,我看着心疼,便去找她了。”

  慕若晴边走边问:“慕若惜现在妈的病房里吗?”

  在若晴看来,亲妈出了车祸,还伤得挺重的,慕若惜就算再不想回归古家,也会过来看看亲妈的。

  “她不想见我们,怎么可能会在妈的病房里。”古臣刚自嘲地说,话里话外都有对慕若惜的不满。

  他把他去见慕若惜发生过的事,都告诉了若晴。

  “她,竟然心狠如斯!”

  亲妈出了车祸也不闻不问,连见一面都不肯。

  想起上辈子父母死于慕若惜的阴谋算计之下,若晴又觉得这才是慕若惜的本性,连抚养自己长大,从来没有亏待过她的养父母都能害死。

  没有相处过的亲妈生与死,慕若惜又怎么会在乎?

  “若晴,待会儿见了妈,你别把这件事告诉她,就说她出差了,不在江城,免得妈难过,不利于她的身体康复。”

  古臣刚提醒着妹妹,让妹妹撒个善意的谎。

  若晴涩涩地应允。

  她视若亲妈的人,被慕若惜那样轻视。

  让她对慕若惜的怨恨更深一层。

  兄妹俩回到病房前,却看到了从另一个方向走过来的慕若惜。

  慕若惜还带着齐秘书,齐秘书一手抱着一束花,一手提着一篮水果。

  那篮水果挺沉的,齐秘书提得很吃力,慕若惜并没有出手搭把手,任由齐秘书吃力地提着水果篮抱着花束,像跟屁虫似的跟在她的后面。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