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051章 心疼

第051章 心疼

  慕若惜那霸道的话,让唐千浩心情愉悦了几分。

  他嗯了一声,“放心吧,除了你,我不会让任何人看到我的身体。”

  “千浩,我要进屋了,一会儿再打电话给你。”

  慕若惜也不等唐千浩回应她就匆匆地挂断了电话。

  她怕被章惠听到。

  拿着车钥匙,慕若惜匆匆进屋。

  “大小姐,你回来了。”

  佣人恰好从楼上下来,手里还端着一杯牛奶。

  “太太在楼上?她的牛奶没有喝吗?”

  佣人恭敬地答道:“太太突然间心情不好,这杯牛奶她一口都不喝。”

  “知道太太为什么心情不好吗?是不是与二小姐有关?”

  慕若惜想摸清楚母亲突然把她叫回来的原因。

  佣人摇头,她也不知道。

  慕若惜见问不出来,便温声说道:“你去休息吧,把牛奶给我。”

  佣人连忙把那杯牛奶递给慕若惜。

  章惠睡眠不是很好,她每天晚上临睡前都会喝一杯牛奶。

  慕若惜捧着那杯牛奶,很快就来到了章惠的房前,她敲了敲门,说道:“妈,我是若惜。”

  “什么事?”

  “妈,不是你叫我回来的吗?”

  房里的章惠沉默了一下后,说道:“现在没事了。”

  闻,慕若惜捏紧了那杯牛奶。

  母亲突然叫她回来,她还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等她匆匆赶回来,母亲就给她一句凉嗖嗖的话。

  “妈,你的牛奶还没有喝,先把牛奶喝了吧。”

  慕若惜心里不满,面上不显,好脾气地对着房里的章惠说道,“你每天晚上都要喝一杯牛奶才能睡安稳觉的。”

  “我不想喝,若惜,妈现在心情不好,你不要来打扰妈,该干嘛干嘛去。”

  “妈,你有心事可以跟我说说呀。”

  章惠没有再回话。

  等了好几分钟,慕若惜又叫了一声妈,章惠都不理她,她只好转身下楼。

  没过多久,慕景瑞匆匆而回。

  “爸。”

  慕若惜自沙发上站起来,手里还捏着手机,她刚刚给唐千浩发信息。

  知道唐千浩已经换好了衣服,进医院清理了伤口,打了血清以及狂犬疫苗,她略略放下心来。

  “若惜,你妈呢?”

  “在房里,我去敲门,妈不出来,连她每天晚上要喝的牛奶都没喝,爸,是不是你做了对不起妈的事?”

  慕景瑞有点讪讪的,“没有的事,我上楼去看看你妈。”

  说着,他匆匆跑上楼去。

  见此,慕若惜便猜到了几分,肯定是父亲做了对不起母亲的事。

  难道,父亲在外面养了情人?生了私生子?

  慕若惜很好奇,也格外的担心。

  现在多了一个慕若晴分家产,要是再添一个私生子……她这个慕家养女还能分到多少?

  出于好奇,慕若惜悄悄上楼,来到父母的房前,偷听。

  她听到父母似乎在吵架,母亲貌似还哭了,但两个人的说话内容她却听不清楚。

  听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听清楚,慕若惜只得回自己的房里。

  慕景瑞拿着一包纸巾坐在妻子的身边,不停地抽出纸巾递给妻子擦眼泪,轻声说道:“老婆,我也不是有意要瞒着你的,是战爷说了,不能告诉你。”

  “这么大件事,你们父女俩竟然都瞒着我!若晴,我可怜的女儿呀,这是要守一辈子的活寡了。”

  章惠一想到唯一的亲生女儿嫁给了战博这个残疾兼不能人道的恶魔男人,她就心如刀绞。

  “若晴才回到我们的身边一年,我们都还没有好好补偿她,就害得她落入虎口,慕景瑞,都是你的错,当初要是一口回绝了战家的联姻要求,若晴就不会跑去找战爷。”

  “她不去战家,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

  章惠一边哭着一边骂着自家男人。

  慕景瑞揽着她的肩膀,哄着:“好好好,都是我的错,别哭了,咱们的女儿又不是任人宰割的主儿,肯定是她自个儿愿意嫁给战爷,战爷才会娶她的。”

  顿了顿,慕景瑞又说道:“你难道没发觉,自从那次之后,若晴变得有点不一样了吗?”

  章惠停止哭泣,“你在怀疑什么?那个就是我们的亲生女儿。”

  “我不是在怀疑什么,我是说咱们的女儿其实很有主见的,过去一年里,我们对她的了解太浅肤,她决定的事情,肯定有她的原因。”

  “老婆,别难过了,只要若晴心甘情愿的,咱们做父母的就祝福她吧,战爷的腿,有机会康复的,等他康复了,说不定那方面也能好呢。”

  章惠推他一下,“我知道你是很乐意看到这门亲事成了的,攀上了战家嘛,你也不替女儿想一想,战家是什么门庭,若晴打小在乡下长大,没有心机,怎么在战家立足

  .

  -->>

  ”

  后宅里的女人斗起来,那才要命呢。

  “不是有战爷嘛,战爷在,谁敢欺负咱们的若晴。”

  章惠瞪他。

  如果,战博没有残,没有失去雄风,的确是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可……

  “好啦,别瞪了,等若晴回来,你再问她原因吧,我敢说这件事绝对是经她同意的。对了,你没有告诉若惜吧?战爷不想让人知道,咱们也得守住秘密。”

  慕景瑞这样一说,章惠的心又扭成了麻花。

  痛呀!

  女儿嫁给了一个恶魔般的男人就算了,还是隐婚,见不得光的!

  等女儿回来,她一定要好好问问,如果是战博逼迫,就算拼了她这条老命,她也要去找战博逼他还女儿自由身。

  ……

  凌晨三点。

  战博又被那场暧昧至极的梦影响到睡眠,让他半夜三更醒来,还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睁着眼看着天花板,梦里,他缠着她翻云覆雨,可就是不知道她是谁!

  战博心里抓狂。

  良久,他想起身,才感觉到腰间搭着一只手。

  是慕若晴的。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睡着了都还要把手搭放在他的腰间。

  战博有点恼火,甩开若晴的手,还想踹她下床底,抬脚艰难,他才悻悻地打消了踹她下床的念头。

  瞪着若晴看了好一会儿,战博才慢慢地坐起来。

  “战博……”

  他刚想下床,身后的女人忽然叫了他一声。

  战博回头。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