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050章 同床共枕

第050章 同床共枕

  “妈,我……我明天回家再跟你细说。”

  若晴看到战博脸色阴郁,推着轮椅到了床前,知道他要在她房里留宿,匆匆地留给母亲一句话,就挂了电话。

  她得和战博好好地理一理他们之间的问题。

  “战爷,我扶你。”

  若晴把手机塞进裤兜里,箭步上前就要扶战博,战博却推开她的手,绷着俊脸自己吃力地坐到了床边,看也不看若晴,就往床上一躺,背对着若晴。

  “战爷,你又生气了?”

  在床沿边上坐下,若晴轻推着战博,“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生气吗?”

  不要老是莫名其妙就黑沉着一张脸。

  他现在走出去,能把鬼都吓得魂飞魄散。

  战博冷冷地道:“别碰我!”

  若晴抿抿唇,缩回了推他的手,看着他的后背片刻,便起身走开。

  她还没有洗澡呢。

  很快,浴室里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

  躺在床上生闷气的某少闭着眼想入睡,可他听力好,被浴室里的流水声吵得根本无法入睡。

  战博在气自己。

  明明,娶她非他所愿。

  他也是抱着整治她的心态娶她进门。

  隐婚,是两个人心知肚明的决定。

  但听着章惠在电话里抱怨,他莫名就不爽,忍不住就曝出了他和若晴已婚的事实。

  翻了个身,战博睁开眼看着旁边的枕头。

  秦叔说,可能是若晴的出现导致他又做那个暧昧的梦。

  那他今晚就赖在,哦,不是,这是他的地盘,他想睡哪里就睡哪里。

  这样想着,战博心安理得地霸占整张床。

  等若晴出来的时候,看到她家战爷滚到了床的中间,她过来,推了推他,说道:“战爷,你是睡里面还是睡外面?移一移位置,给我腾点地方。”

  “你宽度有几米?”

  宽度?

  若晴低头看看自己的身板,“应该不足五十厘米。”

  “给你留了五十厘米的地方还不够你睡?”

  若晴:……

  她双手叉腰,居高临下地瞪着床上的大爷。

  某少微眯着眼,她这是打算跟他大吵一架?

  “战爷。”

  若晴放下了叉腰的手,眯眯地笑道:“我睡相不好,会磨牙,会说梦话,会打呼噜,有时候梦到个帅哥,我还会扑过去,扒光他,睡了他!”

  战博:……

  “战爷这么帅,我就是对着你这张脸,都能流口水,今晚做梦肯定能梦到战爷的,明天起来,战爷要是一丝不挂,可不要怪我呀,我做梦就喜欢强上帅哥,当然,我会负责任的。”

  “你已经负了责任。”

  战博好心地提醒着若晴。

  若晴讪笑,“是哦,我负了责任。”

  “睡吧。”

  战博还是往旁边挪了挪,给她腾出更多的地儿。

  “战爷,你真打算与我同床共枕?”

  “怕?”

  若晴嗤笑:“我怕什么呀,我是怕战爷又落荒而逃,那样太伤我自尊了,我好歹是个美女,战爷却视我如洪水猛兽,你说,这是不是伤我自尊?”

  她一边说着一边在战博的身边躺下,把床头的灯调到最暗。

  优雅地打了个呵欠,好心情地道:“今晚我准能做个好梦。”

  侧过身,她一手就搭放在战博的腰肢上,还捏了他腰间的肉两下,心满意足地说道:“战爷,虽然你这个人反复无常,脾气太臭,又傲骄,不过,我还是很喜欢你的,能搂着你睡,我也心满意足了。”

  战博不吭声。

  在她搂着他腰肢时,他的身体有一瞬间是僵住的。

  不知道她习不习惯与异性同床共枕,反正他是不习惯。

  她身上散发着沐浴露的清香,那长长的秀发,有时候会调皮地拂过他的后脖子,带给他酥酥的感觉。

  “若晴。”

  沉默了很长时间后,战博开口叫着身边的女人。

  却得不到回应。

  “慕若晴。”

  战博又叫了一声。

  若晴还是没有回应他。

  他拿开她搭放在他腰间的手,转过身来,发现她已经睡着。

  这女人,适应能力比他强呀。

  他还不习惯身边多个人,还是女人,她倒好,搂着他的腰就能呼呼大睡。

  战博有点不甘,觉得太不公平。

  他捏捏她的脸,她本能地挥手,把他当成苍蝇。

  他捏她的俏鼻子,她咕哝一句,就往他怀里钻,埋首于他的怀里,让他无法再捏她。

  这女人……臭不要脸的!

  还投怀送抱了!

  战博本能地想推开她。

  又觉得她身子娇软,手才落到她的肩膀上,愣是使不上力把她推开。

  .

  -->>

  僵了好一会儿,战博才放松神经,轻搂着她娇软的身躯,嘴上不甘地说道:“明天有你好看的。”

  ……

  市中心医院。

  唐千浩的车子停在医院的停车场上,因他衣衫破烂,他不敢这样进去,等着慕若惜给他送衣服。

  若惜怎么还不来呀?

  唐千浩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慕若惜的时候,他的手机先一步响了起来。

  是个有点陌生却又有点印象的电话号码。

  他接听电话,沉声问道:“谁呀?”

  “唐先生,是我,齐秘书。”

  唐千浩微愣一下,“齐秘书?有事吗?”

  “唐先生,我到了医院,请问你现在哪里?哦,我们慕副总临时有急事,没空给你送衣服,慕副总便托我给你送衣服过来。”

  “若惜临时有事?什么事?”比他还重要?

  唐千浩受到了惊吓兼伤害,正是需要慕若惜在身边安慰的时候,她居然没有过来。

  唐千浩内心有点不爽。

  “我也不知道,慕副总没有说是什么事,只知道是总裁夫人让她马上回家,总裁夫人也没说是什么事。”

  “好,我知道了,我还在车上,你先拿衣服过来,在医院门口站着,等我看到你了,再叫你。”

  齐秘书嗯了一声、

  挂了电话后,唐千浩又打电话给慕若惜,问她:“若晴,你妈叫你回去有什么事?”

  “不知道,我是刚到家。千浩,你现在怎么样了?我让齐秘书给你送衣服。千浩,对不起,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未能第一时间过去陪你。”

  知道慕若惜现在还不敢惹怒撇开养父母,唐千浩压下心底的不悦,体贴地道:“没事,伯母找你肯定是有要紧的事,你选择回家,我不怪你的。”

  “千浩,等会儿要是没什么事,我就过去看看你,换衣服的时候要避着齐秘书。”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