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049章 咱们不是隐婚吗?

第049章 咱们不是隐婚吗?

  唐千浩是以逃命的方式逃离战家地盘的。

  他的车速开得飞快,数次差点撞到了路边的路灯。

  直到开出很远很远,他认为是安全地带了,他才把车靠在路边,整个人往后靠在车椅上,到现在,他还觉得手脚都在打颤。

  他身上的衣衫被几条狼狗撕裂得难以遮体了。

  衣衫下到处可见被狼狗抓出来的伤痕。

  半晌,他才颤巍巍地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慕若惜。

  “喂,千浩,怎么样?你们到哪里了?”

  慕若惜在电话里问道,她声音轻快,隔着无线电波也能感受得到她的愉悦。

  是呀,能坑害算计慕若晴了,她当然快乐。

  “若晴,你去帮我买套新衣服,然后在医院门口等我。”

  那几条狼狗虽然没有咬上他一口,但把他抓得到处都是伤痕,他得去医院清理伤口,再注射狂犬病疫苗。

  幸好他当时死命地护住自己的脸,才没有被那几条畜生抓伤,否则他今晚能破相。

  慕若惜笑容一收,关心地问:“怎么了?还要去医院,出什么事了?”

  “见了面再说,你快点,我现在就去医院,还有,今晚的计划取消,我一会儿就通知我的秘书,改时间。”

  听他这样说,慕若惜紧张起来,叠声问:“千浩,到底出什么事了?你现在就告诉我,否则我会胡思乱想,提心吊胆的。”

  唐千浩粗喘了几口气后,答道:“没什么大事,我没有接到若晴,还被战家的几条狼狗追咬,现在我浑身是狗抓伤的痕迹,衣服也被狗撕烂了,烂到无法遮体的地步,我需要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并注射疫苗。”

  “什么!”

  慕若惜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她顾不得多问,连声说:“好,你现在去医院,我马上去帮你买一套新衣服,你在医院门口等我,我很快就到的。”

  “好。”

  结束通话后,唐千浩又静默了两分钟,才重新发动引挚把车开动。

  ……

  “铃铃铃……”

  慕若惜刚帮唐千浩买了一套新衣服,才走出服装店便接到了章惠打来的电话。

  “妈。”

  若惜一边接听电话一边朝车子走去。

  “若惜,你回来。”

  章惠在电话里用着命令的口吻,“马上回来。”

  “妈,怎么了?我还在忙着呢,等我忙完就回去。”

  慕若惜撒着谎,让章惠以为她还在公司里加班。

  “我让你马上回来,没听清楚吗?”

  章惠说完就挂断了通话。

  “妈,妈。”

  慕若惜连叫了两声,还是未能阻止章惠挂断电话。

  养母在电话里用着命令的口吻命令她马上回家,也不说原因,让慕若惜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她纠结着,是马上回家还是去医院?

  最后,她选择打电话给慕景瑞,在养父接电话后,她试探地问:“爸,你回家了吗?妈刚刚给我打电话,命令我马上回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我还在外面谈生意呢,你妈叫你马上回去肯定是有急事的,那你赶紧回去吧。”

  慕若惜默了默后,说道:“那好,我现在就回家。”

  现在她还不能撇开养父母,也不能得罪他们,让他们对她失望,只能先对不起唐千浩了。

  不过慕若惜在回家之前通知了自己的秘书,让齐秘书火速赶到商业街,她把衣服交给齐秘书,让齐秘书给唐千浩送衣服。

  ……

  “若晴,妈按你说的去做了。”

  章惠坐在房里的沙发上,与若晴通着电话。

  “妈,谢谢你。”

  章惠宠溺地说道:“谢什么呀,咱们是亲母女,过去二十五年,妈对你没有尽到一个母亲该尽的责任,却帮别人养大了女儿,把别人的女儿培养成才。”

  “你们俩要是合不来,妈肯定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养了慕若惜二十五年,章惠对她不可能没有感情,当初知道两个孩子被调换的真相后,她是舍不得慕若惜回到那个家庭去的。

  对她来说,两个都是她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但,有厚薄之分。

  若晴感激母亲对她的无条件支持。

  唐千浩被狼狗抓伤,他肯定会去医院,也会第一时间通知慕若惜的。

  她就是不让慕若惜第一时间过去陪着唐千浩,就是要让唐千浩对慕若惜心生不满。

  所以,她请求母亲把慕若惜叫回来。

  理由她都没有给母亲一个,母亲就帮了她这个忙。

  “若晴,你要进咱们家公司上班这件事,你问过战爷了吗?也不知道你爸发什么神经,咱们家的私事,也要你征求战爷的意思,战爷还能管着我们家的私事不成?”

  章惠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丈夫和女儿为什么那样听战爷的话。

  .

  -->>

  “战爷有没有说你什么时候可以回来?你是妈的掌上明珠,却被战爷当成保姆使唤,妈想着就揪心的痛,恨不得马上把你带回来。”

  “妈,战爷并没有把我当成保姆……”

  若晴的手机忽然被一只大手拿走。

  战博声音严肃,一字一句地对丈母娘说道:“慕若晴现在是我战博合法的妻子,不是我的保姆。”

  冷不丁听到战博这句话,章惠吓得手机差点滑落在地上,等她回过味来,手机就真的滑落在地上了。

  “战爷。”

  若晴想抢回手机。

  她都忘了,这个男人还在她的房里。

  他不声不响的,存在感低,她以为他早就走了。

  战博把手机塞回若晴的手里,冷冷地说道:“是嫌弃我残了还是觉得我见不得人?结婚这么大件事都没有告诉咱妈。”

  若晴:“……咱们不是隐婚吗?”

  他都不让她叫他老公。

  战博抿紧唇,但还是冷冷地看着她。

  “若晴,若晴。”

  那边的章惠捡起了手机,花容失色地对着电话叫喊着女儿的名字。

  “若晴,若晴,你还在听吗?战爷刚刚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真的吗?你爸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你们父女俩居然把我瞒得死死的!”

  章惠是又惊又怒又心疼。

  怪不得慕景瑞那个混蛋要女儿征求战博的意思,才肯让女儿进慕氏上班。

  怪不得战博一通电话,女儿就火急火燎地赶回战家!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