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046章 调戏老公

第046章 调戏老公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战博听着这首老歌,说她:“你的手机铃声什么时候换成这首歌了?”

  “刚换的呀,我喜欢这首歌,好听吗?”

  战博抿嘴不语。

  若晴看到来电显示,是唐千浩打过来的,她飞快地抬头看战博,战博虽然是坐着帮她吹头发,眼神却利得很,瞄了一眼,便知道是谁打过来的。

  只听他冷冷地道:“又说不爱他,不想嫁给他,还保留着他的手机号码?”

  若晴:“……我接完这一次电话就把他的手机号码拉黑。”

  “不必,拉黑了,你想知道一些事情还得花时间去打探。”

  若晴想想也觉得有道理,她这辈子是不会再嫁唐千浩,但她还想抓到唐千浩和慕若惜联手算计她的证据,就不可能不跟他们接触。

  “接听呀。”

  若晴哦了一声,赶紧接听唐千浩的来电,心里想着等会儿就把唐千浩的名字改成“乌龟王八蛋”。

  “若晴。”

  电话一接通,唐千浩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战博适时地关掉了吹风机,这样他也能听清楚唐千浩在电话里说什么。

  “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睡了?”

  唐千浩在电话里问,嫌弃若晴接听电话太迟,以往,他只要打电话给若晴,电话一通了,若情马上就接听的,从来不会让他等。

  “有事就说。”

  若晴的口吻冷冷淡淡的,唐千浩听在耳里极不是滋味,但还是保持着温和,对若晴说道:“若晴,你还在战家吗?我去接你,陪我一起去应酬好吗?”

  “我跟客户约了九点见面的,现在还早,我接你还来得及的。”

  陪唐千浩去应酬?

  若晴一下子就想起了上辈子。

  她也陪唐千浩去应酬过,仅有一次,就那一次,她喝醉了,等她醒来后,看到唐千浩从浴室里出来,她便以为两个人生米煮成了熟饭。

  当时,知道自己失身唐千浩的时候,她还很开心,觉得这样子唐千浩就必须对她负责,他娶她就娶定的了。

  没想到重来一世,有些事情还会按照上辈子的轨迹重来一次。

  若晴还没有回答唐千浩,战博又开了吹风机,接着他狠狠地扯了她一把头发,不至于扯掉,但扯得她生痛,痛得她低呼一声。

  “若晴,你怎么了?你现在哪里嘛,怎么忽然间就有点吵的。”

  唐千浩听到动静,好奇地问着。

  “我不想也不会陪你去应酬。”

  若晴拒绝了唐千浩的请求。

  她既已知道今晚是个陷阱,怎么可能再跳进去?

  虽说她不跳进去就不会知道上辈子是谁夺走了她的清白,那件事对这辈子的她来说已经不重要,这辈子她已经选择了另一条路。

  “若晴,你陪我去嘛,我带了礼物给你的,你现在还在战家吧?我去接你。”

  唐千浩语气温柔,想用柔情哄骗若晴答应他。

  “唐千浩,你老是假装喜欢我,不觉得很累吗?你就不怕慕若惜吃醋?真当我是乡下长大的,什么都不懂?”

  若晴厌恶地道:“不用来接我,否则后果自负。”

  “若晴,你别误会,我喜欢的人是你,真的是你,我和若惜只是朋友而已,若晴……”

  若晴挂断了电话。

  电话一挂,战博又关掉了吹风机。

  “唐千浩让你陪他去应酬?”

  “我拒绝了。”

  若晴赶紧说道:“战爷,我知道我现在是什么身份,放心,我宁愿守着你过一辈子的活寡,也不会红杏出墙的。”

  战博定定地看着她。

  “战爷,我知道你们家养着很多狼狗,能借我几条用用吗?”

  “做什么?”

  若晴眼底闪烁着恨意,“虽说我拒绝了唐千浩的请求,他那个人向来自以为是,喜欢以他自己为中心,只要他说了他都会去做的。他要来接我,我想放狼狗咬他。”

  在战家,被狼狗咬了,以唐千浩那种讨好战博的尿性,肯定不敢向战博索要赔偿,只能自认倒霉的。

  “我家的狼狗特别凶狠,你确定你要用它们来对付唐千浩?别这边放了狗,那边又心疼死了,趁我不在家就偷偷宰了我的狼狗。”

  “战爷,我是那样的人吗?”

  战博冷哼,“你是什么样的人?”

  若晴撇撇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都调查过了?怎么,调查得不够清楚?还想了解得更清楚一点?”

  她故意凑到他的跟前,刚洗过的长发便散落到战博的面前,他闻到那洗涤过后的清香,眸子神色深了深。

  “战爷,你说,你想了解多深?”

  若晴柔软的玉手欺上了战博的脖子上,轻轻地摸着,最后停留在他的衣领上,贴到他的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便见战博推开了她。

  猝不及防的,若晴被

  .

  -->>

  推得跌倒在地上,她哎哟了一声。

  战博又有点心急想去扶她,动了动后,还是打住,稳坐在轮椅上,瞪着她。

  这个女人真是个妖精!

  若晴爬起来,一边揉着臀部,一边瞪着眼前这个男人。

  夫妻俩,你瞪着我,我瞪着你,在比谁的眼睛更大。

  下一刻,若晴扑过去,扑入了战博的怀里,两手扳住他的脸,就咬上他的唇瓣。

  好痛!

  战博只感到唇上传来了剧痛。

  这个女人还真是咬的!

  简直就是属狗的,那样喜欢咬他!

  战博吃痛是吃痛,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推开她,但她更放肆,扳住他脸的手放肆地往下滑,愣是在他的胸膛上摸了几把,战博是又羞又气又有点期待……

  真是见鬼了!

  他怎么会期待她对他做出放肆的行为?

  “慕若晴!”

  她捏了他一把后,战博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低吼的同时再一次把她用力推开。

  若晴这一次有准备,没有被他推倒。

  不过还是被推得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定神一看,见他的俊脸泛红,连耳朵都红了,她觉得好笑。

  太纯情了。

  三十出头的老男孩呀!

  捕捉到若晴那戏谑的眼神,战博真想把她抓过来,狠狠地……是揍她一顿,还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战博竟然纠结了!

  妖精!

  她就是个妖精,勾魂的小妖精!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