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041章 若晴不好欺负!

第041章 若晴不好欺负!

  张静冷冷地道:“我跟你说话的时候,你只有听的份,不准反驳我。”

  “阿姨,你的话要是有道理的话,我不会反驳你,但无理的话,我肯定会据理力争。”

  “谁是你阿姨,叫我大太太!慕若晴,你到现在还没有认清自己的身份吗?阿博带你回来,不是让你享福的,是让你赎罪的,你就等同于保姆,还是免费保姆,跟我说话要尊称我大太太。”

  “战爷没有跟我说过我是他的保姆。”

  若晴不想低头。

  婆媳初次交锋,她一旦低头认输,就会让婆婆觉得她很好欺负。

  是,她割脉自杀拒婚是很打战博的脸,但那是她重生回来之前做的错事,现在她知错了,也做出了弥补,把自己嫁给了战博为妻。

  愿意守在他身边一辈子。

  但这不能成为她向婆婆低头的理由。

  “你!”

  张静怒视着若晴。

  若晴坦然,迎着她的怒视,没有半分的胆怯,更无半分的退缩。

  好半晌,张静压下对若晴的厌恶,语气淡淡的,说道:“算了,我懒得跟你纠缠称呼的问题,我有些衣服弄脏了,但我明天要穿,那些衣服不宜机洗,送去干洗的话,明天未必能拿回来。”

  “你去找兰姨,她是负责打理我衣帽间的,她会把那些衣服交给你,你拿去帮我手洗,要小心点,别洗烂了,也要洗干净点。”

  若晴抿抿嘴,就知道婆婆找她准没好事。

  不骂她,不打她,但指使她干着佣人的活儿,婆婆是用这种方式替战博讨回公道。

  “阿姨,你们家佣人很多,那是她们的工作。”

  “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还有,不许再叫我阿姨,一个乡下小贱人,也配叫我阿姨?没规没矩的,乡巴佬就是乡巴佬,飞上枝头也变不成凤凰。”

  张静的话让若晴明白,就算没有她拒婚一事,张静也瞧不起她。

  “乡下人怎么了?我就是乡下长大的,又怎么了?”

  “见不得人呀?我吃你家大米了?用你家的钱了?”

  “我在乡下长大就碍着你了?那么嫌弃乡下人,你就别吃乡下人种出来的大米,蔬菜瓜果!你就能保证你家祖宗十八代都是富豪?”

  若晴一连串的反驳,驳得张静脸色铁青,却又哑口无。

  谁敢保证自己的祖宗十八代没有穷过?

  “豪门贵妇人,也不过如此,还不如我们村子里的大婶呢,我们大婶好歹懂得基本的礼貌。”

  若晴语带讽刺。

  高门贵妇,目下无尘,也不是贬低她乡下人来抬高自己身份地位的。

  “我再说一次,战爷把我带回来,并不是让我当你们家的保姆,保姆做的事,休想让我做,对不起,我还有事,我先走,就不站在这里碍你的眼,免得你说我乡下来的,把你家地儿都站脏了呢。”

  若晴说完转身就走,都不给张静说话的机会。

  张静被若晴反驳得数次想张嘴,却又没有机会。

  若晴发脾气的时候,说话就像开机关枪,又快,又狠。

  秦叔全程旁观。

  他以为大少奶奶性子软弱呢,瞧她在大少爷面前挺怂的,没想到性子还挺强的,一点都不软弱,大太太想拿捏她,都拿捏不到。

  “慕若晴,你给我回来!”

  张静回过神来,霍地站起来,冲着慕若晴的背影叫喊着。

  若晴不理她,连头都不回。

  张静气得半死,对秦叔说道:“秦叔,你看看,谁给她的胆子让她这样跟我说话的?我说她是乡下长大的怎么啦?她不就是乡下长大的?”

  秦叔默了默后,说:“大太太,你让我说真话还是假话?”

  “你还想骗我不成?”

  “不敢。大太太,你刚才的态度,口吻,不仅仅是辱骂慕二小姐,还把所有乡下人都带进来了。”

  张静:“……我这不是恨她那样对我的战博吗。”

  “大太太,我斗胆说一句,大少爷的私事,大太太最好别插手,哪怕你是他的母亲,他也不允许您插手他的私事,他和慕二小姐的事,大太太在旁边看着最好。”

  张静一脸黑线:“我这个当妈的还不能替自己的儿子出口恶气?”

  “要不是我儿子出了意外,就慕若晴那样的货色,也配我儿子?”

  想到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大儿子如今要坐轮椅,还不能人道了,曾经想嫁给儿子的那些名门千金,一个个都躲着,避着,拒绝联姻。逼得老夫人不得不把目光投到慕若晴这种货色的身上,张静就心如刀绞。

  秦叔默默地在心里吐槽:偏偏就是慕若晴这样的货色,跟大少爷领了证呢。

  “秦叔,你回去吧,等阿博回来,我再跟他说道说道。”

  绝不让慕若晴好过!

  “好。”

  秦叔退出了中心主屋的大厅。

  在外面并没有看到

  .

  -->>

  若晴,秦叔赶紧往回走。

  若晴并没有直接回到战博的住处,而是在战博平时用餐的那座凉亭下坐着。

  太阳快要偏西了。

  阳光变得软和,再无正午时的毒辣,洒在人身上暖暖的。

  凉风习习。

  吹走了若晴心里的那股子火气。

  她想起上辈子,她嫁给唐千浩后,在唐家,她这个少奶奶也得不到尊重,她上辈子的婆婆,也就是唐太太,在她父母还活着时,对她倒还算客气。

  但也会拿规矩来约束她,不允许她经常回娘家,不允许她随意出门,更不允许她交朋结友,每天的活动范围就是唐家。

  等到她父母双双离世后,唐太太对她就不客气了,各种嫌弃,指责,辱骂,为难,让她过得还不如一个佣人。

  就那样的日子,她居然也能忍下来,都是因为她深爱着唐千浩。

  结果呢……

  忆起惨死的女儿,若晴极力眨去眼角的泪。

  心,却像被刀剜割那样痛。

  这辈子……她和宝宝,估计没有缘份再做母女了。

  愿宝宝能投胎到好人家里。

  想起了上辈子的宝贝女儿,若晴忽然间也能理解同样为人母的张静对她的厌恶,只是,张静不该老是拿她在乡下长大来说事,更不该把所有乡下人带进来。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