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040章 婆婆召见

第040章 婆婆召见

  “礼物。”

  战博低沉地吐出两个字来。

  若晴眨眨眼,说道:“我早上不是给你了吗?”

  “我说了,每天我从外面回来都要收到你送给我的礼物。”

  若晴:……

  她开始摸着自己的身上,没有摸到有什么适合送给他的东西。

  最后,她只能取下自己的发夹,有点不舍地把发夹递给他,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现在没有准备好礼物,你硬是要收礼物的话,我只能把这个送给你了。”

  看她披着长直及腰的秀发,又看看她递过来的发夹,是很普通的那种,顶多就值二十几块钱。

  知道她虽然回归豪门,还没有改变以前的生活习惯。

  战博接过了她递来的发夹,随即按上了车窗。

  若晴愣了愣,他还真的收下了呀?

  战博的专车队缓缓地驶出了大宅。

  若晴一直站在屋门口,直到看不见他的车队,她才转身往回走。

  陆庭全程看着,在若晴转身时,他又一次用着审视的眼神看她。

  “陆先生,我有什么不妥吗?”

  陆庭笑,“慕二小姐没有什么不妥,慕二小姐,我也该走了。”

  他的任务完成,战博又出门了,他不能也不宜久留。

  “陆先生不坐下喝杯茶再走?”

  “不了,改天有空再让慕二小姐请我喝茶。”

  见陆庭坚持要走,若晴也不好再挽留,亲自送他出了屋,陆庭不让她再送。

  等到陆庭走后,若晴完全放松神经,不过想起自己那辆被卸了四个车轮胎的宝马,她又垮下了脸。

  战博很会转移话题,害得她的索赔不了了之。

  “大少奶奶。”

  身后忽然响起秦叔恭敬的叫喊声。

  若晴扭头,温和地道:“秦叔,你别叫我大少奶奶,叫我若晴吧,我和你们大少爷,嗯,算是隐婚,连老夫人他们都不知道。”

  在战博不主动曝光他们的关系前,若晴不想吭声。

  免得,被他整。

  “在大少爷这里,我就叫你大少奶奶吧,有其他人在场,我再叫你慕二小姐。”

  秦叔看若晴的眼神温和中带着恭敬,他看得出来,大少爷正在为大少奶奶破例。

  对于一个行事霸道又固执的人来说,愿意为了某个人破例,说明那个人在他的心里是占着极重位置的。

  秦叔非常看好若晴。

  “也可以。”

  不过是一个称呼,若晴不会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

  “大少奶奶,你还要午休吗?”

  “有事?”

  秦叔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大少爷刚才吩咐过,让我下午带着大少奶奶在大宅里转几圈,一直到大少奶奶能让住路线为止,大少爷说了,大少奶奶其他路线记不住无所谓,从这里出去以及回来的路线,大少奶奶必须记住。”

  若晴:“……那些路两旁都种着半人高的绿化带,纵横交错,错综复杂,简直如同走迷宫一样。”

  挺难记的。

  “大少奶奶说中了,一入大宅门口的那段路,就是设计得如同迷宫,外人进来会迷路,很难走得到各大主屋处,能有利地保护大家的隐私及安全。”

  战家,一直都是娱乐记者们盯着的对象。

  有点小消息传出去,很快就能传遍整个江城。

  外界的人对于神秘的战家大宅充满了好奇,却只能通过娱记的一点报道来了解一下。

  所以,为了偷拍到战家大宅里面的隐私,娱记们有时候会趁安保人员不注意,翻围墙而入,前院的迷宫路便是阻挡他们的,后院则养了十几条凶狠的狼狗。

  若晴抿抿嘴,小声嘀咕了几句,无奈地跟着秦叔去逛战家大宅,反复走着那些路,逼着自己把路线记熟,免得下次出门回来又进不来。

  走完了一遍整个大宅,若晴脚底都泛酸了,幸好她没有穿高跟鞋,否则她的脚能走残。

  “秦叔,我先坐会儿,走得太累了,这么大的地方,应该备辆电动车。”

  若晴走到一张长石凳前坐下,幸好,院子里隔一段路便有石凳或者秋千椅,可以坐下来休息休息。

  秦叔含笑问她:“大少奶奶记住了吗?”

  若晴:“……那个,秦叔,我走得晕头转向,非但没有记住,反而越来越乱了,怎么办?”

  战博回来知道她还是记不住路线,会不会给她脸色看?

  秦叔无语。

  “那,大少奶奶跟着我再走一遍吧,还是记不住的话,明天再走上一整天,应该能记住的了。”

  若晴苦着俏脸,“好吧。”

  “铃铃铃……”

  秦叔的手机响了。

  他掏出手机看了来电显示,才接听。

  也不知道是谁打给他的,若晴只听到他说:“跟大太太说一声,半个小时后到。”

  .

  -->>

  结束通话后,秦叔看向若晴,告诉她:“大少奶奶,大太太让你去找她,从我们这里到中心主屋需要走上半个小时,走吧,别让大太太久等。”

  婆婆找她?

  “秦叔,你们大太太找我做什么?”

  那是战博的亲妈,记恨着她割脉拒婚伤了战博的自尊呢。

  若晴总觉得婆婆召见,准没好事。

  战博又不在家,婆婆要是为难她,她是火力全开回怼呢,还是默不作声呢?

  “我也不知道,中心主屋那里的管家打电话给我,让我跟你说一声。”

  若晴哦了一声,站起来,一边往前走,一边问着:“秦叔,是不是每一栋楼里面都有一个管家?”

  “嗯。”

  若晴不吭声了。

  这种顶流级的豪门,让她浑身不自在,也难以适应。

  可,她抱都抱上了战博的大腿,还硬赖成了他的妻,她已经无法现更改现状,只能迎难而上。

  若晴,加油吧!

  第二次走进中心主屋华丽的大厅,若晴依旧被屋内的华丽震撼到。

  不同于上一次,满屋都是人,这一次,就只有张静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等着若晴过来。

  她脸色很难看,见到秦叔带着若晴进来,她黑着脸说若晴:“你是乌龟吗?这么慢,乌龟爬都爬到了。”

  若晴接话:“乌龟爬的话,爬到明天都未必能爬到。”

  她又不是从战博的住处过来,在四房附近过来的,路远着呢。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