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036章 我喜欢战爷

第036章 我喜欢战爷

  “你们干什么,快停手!”

  若晴着急地想阻止,但保镖们压根儿不理她,只顾着卸她的车轮胎。

  知道是战博的吩咐,若晴气急地看了看自己的车子,一跺脚,就往里跑。

  他让人把她的车轮胎都卸下来,她还怎么开车?

  不就是飙了一下车嘛,他用得着这样惩罚她?

  要不是他要求她在十二点之前到家,她也不会飙车。

  进了大宅后,若晴一时记不起怎么走进去了,战家太大,一入门口便是纵横交错的水泥路,每条水泥路两旁又种着绿化带,就像迷宫一样,不熟悉的人进来了,很难走到中心主屋去。

  若晴努力地想冷静下来,回忆她早上走出来的路线,可能是被战博的吩咐气到了吧,她就像失忆了一样,始终想不起进去的路线。

  没有办法,她掏出了手机,尝试着打电话给战博。

  幸好他施舍般给了她联系电话,让她不至于现在求助无门。

  战博没有马上接听她的电话。

  若晴不死心,接二连三地打过去,一连打了几次,战博在她打第六次的时候,总算接了她的电话。

  “战爷。”

  若晴可怜兮兮地叫着。

  战博不吭声。

  “战爷,我记不住路线,进不去了,你,能让人出来带我进去吗?”

  战博还是不吭声。

  “战爷。”若晴的声音更加的娇软。

  可能是她甜软的嗓音软化了那座冰山吧,战博低冷地回应她:“原地等着。”

  “好,谢谢战爷。”

  明明就是他害得她如此,她还得向他道谢。

  若晴心里抠得要命,却没有办法。

  谁叫她在人家的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挂断了若晴的电话后,战博唤来了他住处的小管家,沉声吩咐:“秦叔,出去把她带进来吧,她记不住进来的路线。”

  秦叔恭敬地应着:“好。”

  战博推着轮椅就要走,想了想,又停下来,再次吩咐秦叔:“待会儿陆先生会过来帮她做头发,等她做完了头发,你带她在大宅里走上十圈,让她记住路线,其他的记不住无所谓,从我这里出去以及从外面回到我这里的路线,她一定要熟记于心。”

  秦叔应允:“大少爷,我记住了。”

  其实怪不得大少奶奶的。

  他们战家占地真的太大,一入门口又设了如同迷宫一样的绿化带路线,大少奶奶初来乍到,记不住路线很正常。

  在战家工作的人,哪一个不是迷了无数次路才记住路线的?

  秦叔出去接若晴了。

  有人带领着,若晴很快就进来。

  屋里没有看到她家男人,她转身就往外走,如果她没猜错的话,战博肯定又在院子里的那座凉亭下用餐,那里凉爽,风景又优美,安静,很适合他。

  经过相处,若晴已经摸清战博是个喜静的人,他的住处就是特别安静的,每个人出出入入几乎都听不到脚步声,很容易吓到她,他们有做鬼的潜质。

  等若晴找到凉亭处时,看到战博果真在用餐。

  她一进凉亭就闻到了浓郁的饭菜香味,顿时勾出了她肚子里的馋虫。

  “战爷。”

  若晴厚颜无耻地自顾自地坐下,看到桌子上还放着一副碗筷,以为是多出来的,她便不客气地拿起了筷子,就夹菜吃。

  战博抬眸看她两眼,又低头喝他的汤,冷冷地说他:“谁叫你坐下的?说了,你在这里住着,得自力更生。”

  “回来得急,没有时间去菜市场买菜,我先在你这里蹭一顿饭,改天我有空做了,也请你吃。”

  若晴也给自己盛了一碗汤,觉得战博是真的很会享受,不管是菜还是汤,都特别好味道。

  吃着吃着,若晴想起了自己急匆匆进来的目的,便问道:“战爷,你干嘛让人把我的车轮胎卸下来?”

  战博看都不看她,冷冷地道:“我看你的车轮胎不顺眼,就让人把它们卸下来,咋地,有意见?”

  有意见,她的意见多了去!

  “战爷,我出入需要用到车子的,你让人把我的车轮胎卸下来,我以后出门怎么办?走路去?”

  战博抬头看她,半晌,才说道:“家里有司机,你想去哪里,跟秦叔说一声,秦叔就是刚才出去带你进来的人,他是我这里的管家,你有什么事跟他说,他能帮你解决。”

  就她那样的飙车速度,很容易出事,一旦出车祸,绝对是车毁人亡,他可不想背上克妻的名声。

  若晴:“……就算这样也不用卸我的车轮胎呀,那是我妈送给我的新车呢。”

  “听你的口吻,还想让我赔你一辆新车?”

  战博微眯着眼盯着她,让若晴缩了缩,他的眼神真的太冷,太利了,被他这样看着,她觉得自己就是在滚刀尖。

  “你毁了我的新车,不该赔偿吗?”

  .

  -->>

  若晴是缩了缩,但还是勇敢地把心里话说出来,“要不,你让他们再帮我把车轮胎装回去。”

  看他的保镖卸车轮胎的熟练程度来看,应该是经常做这种事,也不知道还有哪些倒霉鬼,被战博盯上。

  “你还想蹭饭吗?”

  战博忽然问她。

  若晴本能地点头。

  “吃饱了?”

  “没呢。”

  “满桌子的美食还堵不住你的嘴?”

  若晴抿抿嘴,忿忿地低头吃她的饭。

  一边吃着一边小声嘀咕着什么,战博听不清楚,但能猜到她肯定在骂他。

  赔偿的事,不了了之。

  战博打定主意不会让若晴自己开车,她说再多也没有用。

  若晴自认嘴巴利,可对上她家男人,她总是输的那一方,明明,他话不多,可他总能打中她的七寸。

  奸诈的老狐狸!

  小夫妻俩用完午餐,便接到通报,陆庭来了。

  保镖把桌子收拾干净。

  若晴主动推着战博走出凉亭,听说陆庭来了,她引颈张望,战博察觉到了,扭头说她一句:“喜欢陆庭?”

  “没有,我喜欢战爷!”

  若晴没有傻到跳进这个陷阱。

  况且,她说的也是实话,她不是喜欢陆庭,只是上辈子始终都约不上陆庭帮她做头发,是遗撼,才会忍不住张望。

  战博被她那句“我喜欢战爷”熄了火,淡冷地道:“不是谁都能让陆庭上门服务的。”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