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027章 夫妻过招

第027章 夫妻过招

  “舌头被猫咬了,说话结结巴巴的。”

  若晴:“战爷,我是女的,你让我帮你洗澡,不太好吧?”

  战博冷哼,“你是我老婆,有什么不好的?”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若晴美滋滋地应着,重新推他往前走。

  察觉到她的美滋滋,战博扭头看她好几眼,她一开始的反应,明明是惊吓的,怎么转眼间就美滋滋了?

  这女人,变化真快,像他,反复无常!

  回到房里,若晴愉快地进浴室,帮战博放洗澡水,想到能欣赏到美男沐浴,若晴忍不住哼着小曲儿。

  战博听到浴室里飘出来的小曲儿,蹙了蹙剑眉。

  他推着轮椅走到浴室门口,看着若晴乐得像偷到大米的老鼠,让他想起了刚领证时,她的愉悦。

  “战爷,我放好洗澡水了。”

  若晴扭头看到他,冲他甜甜地笑。

  战博不吭声,默默地推动轮椅滑进来。

  一进来,他的娇妻就不客气地扒他的衣服,那双漂亮的眼睛闪烁着不一样的亮光。

  “战爷,你的肌肉真结实。”

  利用脱衣服之机,若晴着实色了战博一回,把他上身摸了个遍。

  战博:……感觉他此举非但没有吓到她,反而让他有一种他是砧板上的肉,任她宰割。

  当那双纤纤素手落到他的裤头上,准备解他的皮带时,战博捉住了她的双手。

  柔软,娇小,手感挺好的。

  战博告诉自己,他抓着她的手不放,不是贪恋,而是阻止她扒他的裤子。

  “战爷?”

  若晴正扒得高兴呢,就被阻止了,她不解地看着战博。

  “我自己洗,你出去吧。”

  战博松开了她的手,淡冷地道:“顺便帮我把门带上。”

  “战爷,你行动不便,还是让我照顾你吧,你也不必害羞,咱俩是夫妻,本是最亲密的人。”若晴作势又要扒他的裤子,战博眼明手快,一把抓住她放肆的玉手。

  他沉着脸,语气也加重了几分。

  “慕若晴,我让你出去!”

  若晴抽回了手,哦了一声,然后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走了,顺便帮他关上了门。

  等门一关,若晴就捂嘴低笑,“想整我?”

  也不知道谁吃亏呢。

  等战博从浴室里出来时,若晴半躺在床上,还捧着一盘水果,正吃得津津有味的,看到战博出来,她笑问:“战爷,要不要吃水果?”

  战博不理她。

  自顾自地推着轮椅过来。

  若晴识趣地跳下床,把那盘未吃完的水果放在床头柜上,就要去扶战博到床上,但被他拒绝了。

  看着他吃力地坐到床上去,若晴一脸心疼,说他:“你要坚持做复健,多练习练习走路,这样你才能恢复,老是坐在轮椅上,肌肉容易萎缩。”

  战博依旧不理她,自顾自地躺下。

  若晴抿抿嘴,看了他两分钟,便厚着脸皮凑近前,嬉皮笑脸的,“战爷,你还在生我的气?我承认我过去是喜欢唐千浩,那都是过去的事,现在我已经不喜欢他了,我只喜欢战爷。”

  她摸了战博的脸一把,在战博瞪她的时候,她又是嘻嘻地笑,声音也甜甜的,“战爷,我知道你其实并不喜欢我,无防,咱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我会让你喜欢我的。”

  战博总算动了动嘴皮子,冷冷地说她:“厚颜无耻。”

  “谢谢夸奖。”

  战博:……

  “战爷,今晚咱夫妻俩一起睡吧?”

  “你愿意睡地板,我没有意见。”

  战博说完便翻了个身,背对着若晴,不想让她看到他的俊颜有点龟裂了。

  他这个妻子呀,越来越放肆,而他,竟然开始包容她的放肆。

  真是见鬼了!

  这才领证几天呀。

  若晴乐呵呵地滑下床,“战爷,你等我,我去洗澡,很快的。”

  战博一脸黑线。

  她这话说得他们一会儿要做点什么事似的。

  在若晴拿着衣服进了浴室后,战博翻过身来,想了想,他撑坐起来,又吃力地坐回到轮椅上,然后自己推着轮椅,落荒而逃。

  以为能睡到江城商界的神了,若晴开开心心的,谁知道出来只有一张大床等着她,她家男人早就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

  “不跟我争床了?”

  若晴嘀嘀咕咕,“这么快就认输,我都不习惯,唉。”

  战博要是听到若晴的嘀嘀咕咕,估计会被气到吐血的。

  这个狡猾的妖精!

  ……

  灯光昏暗的房间里,大床上,一男一女被翻红浪……

  战博猛地自床上坐起来。

  他的额上渗出了薄薄的一层汗。

  又做那个梦了!

  最近几个月,他

  .

  -->>

  经常做着同一个梦,梦里看到他缠着一个女人,不停地做着最亲密的动作,可他就是看不清那个女人的脸。

  很奇怪的梦。

  战博敢说他活到三十一岁,从来没有像梦中那样放肆地霸占一个女人。

  他想不明白,像他这种不喜女色,至今还保持着童子身的男人,怎么会反复做相同一个梦,那个梦预示着什么?

  伸手从床头柜上抽来了几张纸巾,战博擦了擦额上冒出来的薄汗。

  只要他做那个梦,醒来时,他总会一头的汗,有时候还会喘着粗气,活像他真的像梦中一样。

  把房里的大灯开了,睡意全消的战博,艰难地下了床,吃力地坐到了轮椅上,然后推动轮椅走到房里的一张书桌前。

  拉开了书桌的一个抽屉,他从里面拿出一圈画。

  把那圈画铺在桌面上,却是一幅没有五官的画像,画的是一个女人,是他凭着梦中的记忆,把那个女人描绘出来的。

  由于他始终看不到那个女人的五官,所以,他无法把对方的样子画出来。

  “你,到底是谁?为何反复入我梦来?”

  战博喃喃自语。

  这个梦纠缠了他一段时间,已经影响到他的睡眠了。

  “我从来不欠风流债,不管你是谁,不要再来找我。”

  战博把画卷收起来,塞回了抽屉里。

  在书桌前静坐了十几分钟,战博才重新回到床前躺下,逼着自己进入梦乡。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只要一闭眼,脑海里就会浮现被翻红浪的画面,如同一块大石头砸入他平静的心湖,荡起了层层的涟漪。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