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026章 突然生气

第026章 突然生气

  若晴看都不看唐千浩,语气淡淡的,“唐先生,这是我和战爷的事,与你无关,还请唐先生不要多事,哪里来的哪里去。”

  “若晴。”

  唐千浩低叫着,眼底依旧有着温柔,用着哄的口吻哄着若晴:“若晴,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是我最近太忙疏忽了你,我向你道歉,回去后,我带你去挑套珠宝,当作是我给你的赔礼。”

  “若晴,跟我回去吧。”

  唐千浩伸手便想拉若晴的手。

  若晴一巴掌拍开他的手,脸如寒霜,“唐先生,我说的话你听不明白吗?滚吧!”

  “若晴!”

  唐千浩不敢相信地看着她。

  他为了她都来战家接她了,她的态度还是疏离淡冷,甚至变得不客气。

  他,做错了什么?

  让她一下子就变了。

  “战爷,对不起,让你见笑了,我和若晴闹了一点小矛盾。”

  唐千浩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着,心里却怨上了若晴,让他在战爷面前丢脸。

  战博颇感兴趣地问他:“你们闹了什么矛盾?让唐先生上我家里来接人,你又以什么身份接她回去?”

  “就是……一点小矛盾。战爷,我和若晴是未婚夫妻的关系,我家在挑好日子了,挑到好日子就会到慕家去下聘,到时候我和若晴订婚,还请战爷赏脸去喝杯我们的订婚喜酒。”

  “唐千浩,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谁和你是未婚夫妻?”

  若晴被唐千浩的话气得半死,她看向她家爷,见她家男人正似笑非笑地瞅着她看,虽说他没有冷冰冰的,若晴却心里发慌,她还宁愿他冷冰冰的呢。

  “好,等到唐先生和慕二小姐订婚的时候,只要通知我一声,我绝对会带上厚礼登门道贺,顺便喝杯你们的订婚喜酒。”

  战博的回答让唐千浩既错愕又控制不住欣喜。

  他不过是随口说说,不敢奢望战爷会赏脸的,没想到战爷真肯赏脸。

  “唐先生如果没有其他事了,先请回吧,我还要欣赏夕阳,唐先生在这里会影响我欣赏夕阳。”战博对唐千浩竟然客客气气的,他还扭头看了若晴一眼,对唐千浩说道:“慕二小姐欠我债,我把她带回来让她给我当免费的生活保姆,是还债的。”

  唐千浩点头如哈腰,“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还钱,当免费保姆抵债也理所当然,应该的,应该的。”

  若晴:她上辈子一定是脑袋被门夹了,才会爱上这样的男人。

  在她面前装腔作势,摆出一副倨傲的样子,在战博面前却点头哈腰,都快成为哈巴狗了。

  “战爷,对不起,打扰你赏夕阳了,我马上就走。”

  唐千浩说完又看向若晴,语气依旧温柔,“若晴,你好好还债,还完债了我就来接你回家。”

  “滚!”

  若晴都懒得多说。

  唐千浩并不生气,再三地跟战博说了再见,才美滋滋地走了。

  等他的车子远去,战博扭头瞪着身后的女人。

  若晴赶紧解释:“战爷,我和他不是未婚夫妻的关系,我……好吧,我承认我过去是很喜欢他,但那是过去,现在我不喜欢他了,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他了。”

  她现在只会恨唐千浩,只想强大起来,好好地整治唐千浩和慕若惜,替她的女儿报仇。

  “低下头来。”

  “干嘛?”

  若晴防备地问着,他每次叫她低头或者蹲下身,准没好事儿。

  “别让我说第二次。”

  若晴气结,却斗不过这个男人,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低下头去。

  修长的手指不客气地在她的头上敲了好几下,冷冷的话语刺入她的耳膜:“满脑子浆糊!”

  唐千浩那样的男人,她也能爱得死去活来的。

  “战爷,我……”

  “回去!”

  战博骤然发难,脸色阴寒,眼神冰冷,说出来的话冷得刺骨。

  若晴未说完的话都咽了回去。

  她默默地推着战博,准备推他回去。

  谁知道他拍开了她的手。

  若晴明白了,他是让她回去。

  “战爷?”若晴担心地叫着,保镖没有跟随,她回去了,谁推他回家?

  “滚!”

  若晴抿抿嘴,表情有点受伤。

  她不再试图说什么,默默地转身,默默地走开。

  她以为战博是让她滚回自己的家里,所以她一直往前走,直到那个冷漠的男人朝她冷冷地吼道:“谁准你回你的家了?”

  若晴扭头看他。

  他的意思是让她滚回战家大宅?

  就不能把话说得清楚一点。

  “知道了。”

  应了他一声,若晴放弃回娘家,脚下转了个弯,往大宅走去。

  等她的身影远去了,战博忍不住捶了两下他的轮椅,看着自己无法走路的双腿,他也捶

  .

  -->>

  了两下双腿。

  该死的慕若晴!

  是她说要对他负责任的。

  嫁给他了,还想勾着唐千浩不放。

  战博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气她还是泛酸。

  若晴并不放心战博一个人留在草坪上,她回到大宅里,找到平时跟在战博身后的两名贴身保镖,让他们现在就去大草坪那里照顾战博。

  “大少奶奶惹怒大少爷了?”

  一名保镖问她。

  若晴:“……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可能真是我的错吧。”

  她错的地方,现在改过来了,但还无法抹掉留下来的痕迹。

  保镖一脸的戚戚然,没有再说什么,匆匆地走了。

  若晴感觉到自己连累了两名保镖。

  战博在外面待了很长时间,一直到天色暗沉了,他才由着保镖推回来。

  若晴在他的住处等着他。

  见他回来,她迎上前去,笑意盈盈地道:“战爷,回来了。”

  “不准笑,我看到你的笑容就……”战博抬头瞪她,张嘴便是警告,警告的话在面对她甜美的笑容时,怎么都说不下去了。

  他怕,说得太绝,将来被打脸,很痛!

  “推我进去。”

  “好。”

  若晴赶紧接手,推着他进屋。

  进屋后,战博又要求回房里洗澡,还要求若晴帮他洗澡。

  推着他往房里走去的若晴,听到他最后面那句话的时候,惊得都忘记了走路。

  结结巴巴地重复他的话:“战,战,战爷,你让我帮你洗,洗澡?”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