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020章 跟着老公回家住

第020章 跟着老公回家住

  瞧着她一副自讨苦吃的样子,战博不爽了。

  伸手又捏她的脸。

  若晴忍不住又拍开他放肆的大手。

  “战爷,你想说什么直说无防,我都听着,记在心头,你不用次次都用捏我脸来提醒我。”

  会痛的。

  他让她捏捏看。

  “外面想送我礼物的女人多了去,我从来不收她们送的任何礼物。”

  战博说完,斜睨着若晴。

  若晴哦了一声,“我知道战爷向来洁身自爱,不会到处惹风流债。”

  不过,在以前,想嫁给战博的女人多如牛毛。

  若晴还是在那个小镇的时候,就听说过战博的大名,也从报纸或者电视上看到过战博的人,知道这位爷的一些事情。

  如果不是发生了车祸,战博的太太轮到谁都轮不到若晴。

  想到此,若晴偷偷地瞄了瞄战博的某处。

  她自以为看得很隐晦,战博不会察觉的,那是轻视!

  冷不丁的,战博的俊脸逼近,近到她都能闻到他身上那种与唐千浩不一样的味道。

  有点熟悉呀。

  若晴没有多想,以为是自己重生回来的第一天投怀送抱,咬战博一口时闻到战博身上的味道,才会觉得熟悉的。

  “战爷?”

  望着近在咫尺的俊颜,若晴美眸急闪,眼里都是戏,他,想做什么?

  “刚刚在偷看我那里,怎么,觉得可惜,还是后悔嫁给我?”

  “可惜是可惜,但不后悔。”

  慕若晴的玉手大胆地落在战博的大腿上。

  战博的肌肉绷紧。

  他没想到这个女人胆大如斯,居然敢敢敢……敢把手放到他的大腿上。

  还摸了起来,往里摸……

  战博俊脸上面无表情,内心却波涛汹涌,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这样对他的。

  他在纠结,是让她继续摸下去呢,还是把她的手拉开,然后拧断她的手,以示教训?

  咦?

  那柔软的玉手转战阵地了,不再往里摸,而是摸到了他的膝盖处。

  那里都是骨头,硬邦邦的,有什么好摸的?

  占便宜都不会占。

  “战爷,我一定会对负责任,让你像正常人一样走路的。”

  战博在内心吐槽若晴不会占便宜的时候,耳边却听到了若晴温柔坚定带着点心疼的话语。

  向来心硬如铁的战博,静静地看着若晴。

  片刻,他沉声说道:“我残了,并不是你的责任,能不能像正常人走路,也不是你的责任。”

  “那……”

  她该怎样对他负责?

  替他生儿育女?他都不能人道了,这种事就别说了,免得伤他自尊。

  “我残了之后,我家里的佣人都视我为洪水猛兽,能躲得多远就躲多远,连我家人与我相处时都小心翼翼,我需要一位保姆。”

  战博这话的意思是告诉若晴,她以负责任为由逼婚,他娶了她,并不是因为爱情,而是把她当成免费保姆,等待她的不是幸福甜蜜,而是他反复无常的性子,是他层出不穷的整治。

  若晴不生气,她笑道:“战爷,我若晴向来重承诺,只要答应过别人的事就一定会做到的。”

  上辈子嫁给唐千浩后,她自断翅膀,甘愿当唐千浩后院的那个女人,等来的却是悲惨的结局。

  相较于现在来说,慕若晴还是选择嫁给战博,好歹,她偶尔还能借借他的威,当当那只在老虎后面的狐狸,为自己的未来铺路,兼对付自己上辈子的仇人。

  战博抿抿嘴,冷哼一声,一副拭目以待的样子。

  回到战家大宅后,战博就把若晴扔下,自顾自地去凉亭底下吃饭。

  若晴站在风景如画的院子里,看着自家男人无情地撇下自己,好半晌,她揉了揉自己饿扁的肚子,拖着行李箱朝一栋洋楼走去,那是战博在大宅里的住处。

  一个人,单独地住一栋洋楼。

  那里,现在是战家人眼里的禁地。

  没事,别进去。

  小心走着进去,飞着出来,然后被120拉走。

  若晴还是上次吃了辣菜拉肚子,才知道那是战博的住处。

  进屋后,若晴自顾自地上楼,打算先找间客房把自己的行李放下,再下楼自己做点吃的。

  战家大宅非常大,住着战家直系旁系近百人。

  大宅附近的那些房子,则是战氏族人的家,他们围绕着战家大宅而居,也是借着战氏的势,哪怕他们与战博这一支已出五服了,只要他们住在这里,走出去,都无人敢欺负。

  佣人,保镖,司机等也特别多。

  仅是侍候照顾战博的保镖都有二十几个人。

  战博没有吩咐下来,哪怕他住处里的保镖们都知道若晴是大少奶奶,却不侍候她。

  若晴想吃什么,就得自己动手。

  .

  -->>

  在二楼转了一圈,若晴未能走进一间房,因为每一间房的房门都是锁着的。

  她只得上三楼,但三楼也和二楼一样。

  战博住的这栋洋楼,一共就三层。

  若晴在二楼三楼都进不了房间,只得重新下楼,一楼应该有个保姆房,只要门开着,那她就住那间保姆房了。

  估计,这是战博给她这个新婚妻子下一个马威吧。

  无声地警告她,老老实实的,别以为嫁给他了,就是战家大少奶奶,可以为所欲为。

  没有他的同意,她这个大少奶奶连间客房都不能住。

  若晴猜得没错,一楼的保姆房门没有锁,她推开保姆房的门,拉着行李箱进去,虽说是保姆房,却也一应俱全,房间还挺大的呢。

  就是,有床,无被,更不要说其他床上用品了。

  “战博,你用得着这么狠吗,我们好歹是夫妻呀。”

  若晴嘀咕一句。

  现在这个季节热得很,没有被子倒是无所谓。

  若晴把行李箱放下,不急着开箱拿东西,而是环视一下房间,瞧见不远处的茶几上用烟灰缸压着一张字条。

  她好奇地走过去,拿起了那张纸条来看。

  纸条上面只写了四个字:自己动手。

  字迹苍劲有力,龙飞凤舞,若晴猜测是战博的字。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点小问题难不倒我。”

  若晴把那张纸条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战博可能忘记了她是在乡下长大的,哪怕养父母一家人都对她特别好,她还是要做点家务事的,战博不请她一起吃饭,她能自己做饭,不会饿着自己的。

  她的厨艺自认还挺好的呢。

  等到若晴进了厨房后,才知道自己想得太天真了。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