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019章 夫妻相处

第019章 夫妻相处

  若晴扭身就往楼上跑。

  慕景瑞和慕若惜面面相视,两个人都很想知道若晴和战博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仗着是若晴的亲爸,慕景瑞陪着笑脸,试探地问道:“战爷,若晴做了什么事?”

  战博就是看他一眼,不解释。

  他,也不习惯向人解释。

  慕景瑞有点尴尬。

  若晴花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拖着行李箱下楼了。

  战博见她还算守时,挺满意的,嘴上却假意好心地问:“收拾好了?要不要我再多给你几分钟的时间?”

  “不用,已经收拾好。”

  她才不上当呢。

  战博抿抿嘴,她不入套,颇有点遗撼。

  他发觉,与若晴相处,其实很好玩,每次看到她被自己吓得一愣一愣的,战博就觉得大快人心!

  教她赖上他!

  活该被他吓!

  “走吧。”

  战博说道。

  若晴嗯了一声,拖着行李箱就走。

  走了几步,察觉到那位爷还坐着不动,她停下来扭头看他,问:“战爷,不是说走吗?”

  战博瞪她。

  若晴被瞪得莫名其妙的。

  说要走的真是他呀。

  眼看小夫妻俩又要胶住了,一名保镖朝若晴使眼色,偷偷地指了指战博的背后,意思是让若晴推战博出去。

  若晴反应过来,是了,她现在要对他负责任,这种事情是该她来做。

  她连忙折回来,走到战博的背后,记起母亲了,她对父亲说道:“爸,我妈回来后,你跟她说一声,我去战家了,让她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慕景瑞嗯着,他亲自送两个人出屋。

  走出主屋后,战博忽然说道:“停一下。”

  若晴停下脚步。

  “慕总,你过来。”

  慕景瑞不知道战博想做什么,但还是依上前,凑到战博的面前,“战爷。”

  “附耳过来,我跟你说句悄悄话,只许你告诉你的太太,其他人,就要守口如瓶,除非征得我同意,否则你泄露出去,休怪我秋后算帐。”

  慕景瑞神色一整,连忙保证地道:“战爷,你放心,我慕某人的嘴巴还是很牢的。”

  保证完后,慕景瑞带着万分的好奇附耳过去。

  战博在他耳边低低地叫了一声爸。

  慕景瑞呆若木鸡。

  战博神色自若,对竖起耳朵想偷听硬是什么都没有听到的若晴说道:“走吧。”

  若晴哦了一声,推着战博从父亲身边走过,还碰了父亲一下,但父亲没有反应,呆呆地看着她和战博。

  若晴好奇心顿起。

  战博到底跟父亲说了什么话,竟然让父亲成了个化石,动都不动。

  数分钟后,战博的豪车队驶出了慕家别墅。

  慕若惜在这个时候才敢从屋里出来,看到父亲呆呆地站在那里,魂都像飞了,她不解地推了推父亲,问道:“爸,你怎么了?”

  慕景瑞回过神来,张嘴想说,记起战博的话,他又费劲地压下想说的话。

  守口如瓶最是折磨人了。

  “我回屋里静一静,我怀疑天气太热,把我热得连听力都出现在幻听。”

  否则,战博不会叫他爸的。

  战博叫他爸!

  为什么叫他爸呀?

  想认他当干爸?

  不可能。

  那是……战博是以女婿的身份叫他爸?

  想明白后,慕景瑞觉得自己的大脑都热糊了,出现了幻想。

  ……

  与战博同坐一辆车,承受的压力挺大的。

  他坐姿端正,神情冰冷,直视前方,让若晴想找个话题和他聊聊都找不到。

  “看够了吗?”

  冷不丁的,冰山开口了。

  “没有看够是不是可以继续免费看?”

  战博偏头,深深地凝视她片刻,忽然命令她:“把你的手机拿出来。”

  若晴照做。

  “用你的手机对着我的脸,拍几张我的单人相片,设置成为你的手机屏幕图片,想看的时候就对着手机看,不收费。”

  若晴:……

  不过,她真的拍下他几张相片。

  若晴把战博的相片设置成手机屏幕图片后,记起自己没有带上要送给他的衣服,还有她刚买回来的几套晚礼服,忍不住低叫一声:“噢!”

  “鬼叫什么?把我吓死了,你也别想活了。”

  “我要是能把战爷吓死,天都能下红雨,一向都是战爷吓死人。”

  战博伸手就捏她的脸,捏得很大力,若晴吃痛,本能地抬手就拍他的手,谁知道他捏得更大力了,痛得若晴直呲牙。

  “胆儿肥了呀。”

  某位不知道怜香惜玉的爷,呵呵笑,但他的笑容让他的司机以及跟车的

  .

  -->>

  保镖都吓得差点想跳车。

  “我说话,你都敢反驳了。”

  若晴:“……我长有嘴巴的。”

  松开了捏着她脸的手,战博还嫌弃地在她的衣服上擦了擦他的手。

  若晴想呵他一脸。

  “刚刚鬼叫什么?”

  捏了娇妻一把后,某爷心情变得大好。

  她是在乡下长大的,但她的皮肤很好,捏起来手感特别好。

  “我今天逛街的战利品忘记拿上了,其中有我买给战爷你的衬衫。”

  战博脸一沉,说她:“给足你时间,你都还丢三拉四,怎么不把你自己都丢了?”

  若晴像只缩头乌龟,缩着头不敢接话。

  哪怕,她在心里把他骂了一万遍。

  顿了顿,战博对坐在副驾驶上的保镖说道:“打电话给阿九,让他掉头回慕家把你们大少奶奶遗落在慕家的战利品拿回来。”

  若晴觉得不必让人特意折回去拿几套衣服,便说道:“我有空回去的时候再拿也是一样的。”

  战博又瞪她。

  若晴又是一缩。

  他瞪人的眼神好可怕!

  被他瞪得太多,若晴都怕自己晚上会做恶梦。

  保镖马上打电话给阿九,把战博的命令转述给阿九。

  若晴按下车窗探头出去看了看后面的车队,还真的有一辆车放缓车速,准备掉头。

  扭头,她又看看那个恢复了目不斜视的男人。

  “战爷,你是不是没有收过礼物?”

  那样在乎她要送给他的那件衫。

  战博偏头看她,反问:“怎么,打算送我更多更多的礼物,让我尝尝收礼物收到手软的滋味?”

  若晴笑道:“战爷要是喜欢,我可以天天给你送点小礼物的。”

  “我记着了,从明天开始,我每天回家,就要收到你送给我的礼物,数量要多,不能随随便便把我打发。”

  若晴:……她怎么有一种搬起石头砸中自己脚的感觉?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