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016章 若晴挨打

第016章 若晴挨打

  慕若惜:……

  “慕若惜,虽然爸妈让我叫你姐姐,你心里应该清楚,你不是我的姐姐,别在我面前端着姐姐的架子。”

  若晴弯下腰,捏住慕若惜的下巴勾抬起,审视着这个上辈子的仇人。

  不得不说慕若惜是真的很美,怪不得唐千浩深爱着她。

  慕若惜抬手拍开了若晴的手,扶着沙发的扶手坐了起来,冷冷地道:“慕若晴,你一错再错,等爸回来,我会告诉爸的,你说我没有资格教训你,爸总有资格吧?”

  父亲比她还要看重慕氏的利益及未来。

  慕若晴老是得罪战爷,爸知道了,绝对饶不了若晴。

  若晴皱了皱眉,讽刺着:“就知道你最喜欢打小报告,别以为我不知道,战家来提亲,是你跟爸说让我自己选择的。”

  重生之前的她一心想嫁唐千浩,让她选择,她怎么可能会接受战博?

  慕若惜就是想让她主动去得罪战家,惹怒战博。

  “我要是不跟爸说,爸直接就答应了战家的联姻要求,到时候你嫁过去就只能守一辈子活寡。我都是为了你好,你不领情就算了,还这样对我,慕若晴,你什么时候变成了白眼狼?”

  若晴还没有说话,屋外响起了脚步声。

  很快就看到慕景瑞大步而入,向姐妹俩走过来。

  “若惜,出什么事了?”

  慕景瑞知道大女儿突然离开公司匆匆地往家赶,以为出了什么事,也赶紧回来。

  “若惜,你的脸怎么回事?谁打的?”

  慕景瑞很快就看到慕若惜被打的那边脸红肿,当下便黑着脸,“若惜,谁欺负你了,告诉爸,爸替你讨还公道,我慕景瑞的女儿也敢打!”

  慕若惜连忙说道:“爸,没事,我是不小心撞到的。”

  “你当爸眼瞎呀,手指印那么明显,分明就是被人打的。”慕景瑞心疼地摸了摸若惜红肿的那边脸,心疼地道:“那个乌龟王八蛋,下手真重!”

  屋门口的齐秘书想说话,被慕若惜用眼神制止了。

  若晴最讨厌慕若惜在父母面前扮演好姐姐了。她接话:“爸,我就是那个乌龟王八蛋。”

  慕景瑞扭头,错愕地看着亲生女儿。

  “若晴,若惜的脸是你打的?”慕景瑞不敢置信,这个女儿认回来后,一直表现得很懂事,行事也低调,还有点怯怯的,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会动手的人。

  “是我打的。”

  若晴大大方方地承认。

  “爸,是我和若晴闹了点小矛盾,若晴一时情急,才会不小心地打了我一巴掌,踢我一脚的。”

  慕若惜看似不计较,却又告了若晴一状。

  慕景瑞脸色阴沉,厉声道:“若晴,不管是什么原因,你动手打人就是不对,马上向你姐道歉!你让爸越来越失望了!”

  “爸,我可以向她道歉,但她也要向我道歉,如果不是她太过份,老是骂我,我也不会动手。”

  若晴绝对不承认自己老早就想赏慕若惜几耳光的了。

  “若惜是你姐姐,做姐姐的骂你两句又不会掉块肉,你不听管教就算了,还动手打人,那对夫妻俩是怎么教你的,把你教成这般。”

  慕景瑞本能地偏向慕若惜,慕若惜是他培养出来的接班人,他习惯性地信任,疼爱若惜,是若晴这个突然被找回来的亲生女儿无法相提并论的。

  若晴看着父亲,眼底有着委屈。

  上辈子,父女俩虽然也不亲近,但父亲不会严重偏袒慕若惜。

  这辈子,她决定好好地守护家人时,忽然发现爸爸原来是个特别偏心的人。,

  是因为她的重生,改变了一些人和事?

  “爸,我骂若晴也是为了她好,她三番四次得罪战爷,我怕她会被战爷整死,才忍不住骂她的。”

  慕若惜把自己骂人的原因说出来。

  听了大女儿的话,慕景瑞怒火中烧,想都不想就是一巴掌打过去。

  “啪!”

  若晴挨了一巴掌。

  被打的那边脸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红肿起来。

  她的嘴角都流了血。

  可见慕景瑞那一巴掌有多狠。

  “上次你割脉拒婚,若惜陪你去战家道歉,战家才没有追究,你现在又得罪战爷,你以为战爷是菩萨心肠?能原谅你一次又一次?若惜为了你好,说教你几句,你还动手打人!”

  慕景瑞只要一想到战爷那张棺材脸,就心里发慌。

  若晴拒婚能得到谅解,那是因为战家自知战博不能人道,理亏。

  现在联姻一事已经做了个了断,若晴还得罪战爷,就是存心找死,替慕氏招来敌人。

  “爸,我没有得罪战爷!”

  若晴抹了抹嘴角的血,冷冷地替自己辩解,“不管你们信不信,我今天确实没有得罪战爷。”

  “你还敢说没有,战爷出现的时候,你不知道避开?”

  慕

  .

  -->>

  景瑞黑着脸指着若晴骂:“人家都嫌弃你了,你还死皮赖脸地留在那里惹人嫌,慕若晴,我怎么不知道你原来那么笨,你的脑子呢?做事就不知道替我们想一想的?你存心想让慕氏倒闭是不是?”

  “爸,你别骂若晴了,若晴打小在乡下长大,她不懂其中厉害。”慕若惜拉下父亲指着若晴的手,似是替若晴求情,却又把若晴往地上踩。

  “慕若惜,不需要你惺惺作态,我是在乡下长大的,怎么的?见不得人呀?”

  “啪!”

  慕景瑞又一巴掌打在了若晴另一边脸上,这下子,若晴的两边脸对称了。

  “反了天了,若惜,去,拿藤条过来,我要家法伺候!他们没有教好我的女儿,我亲自管教!”

  慕家的家法,就是一条带刺的藤条,抽打在人身上,那种酸爽滋味只有尝过的人才能体会。

  “爸。”

  “我让你去!”

  慕若惜无奈地去拿来了藤条,一边把藤条递给父亲一边劝道:“爸,若晴不懂事,我们好好教她,你别用家法,若晴都二十六了,你用家法,她怎么见人呀。”

  慕景瑞抢过藤条,就要朝若晴抽过去。

  “先生,先生,来了来了来了……”

  一名佣人慌里慌张地跑进来,恰好打断了慕景瑞要抽打若晴的举动。

  若惜心里恼极,面上不显,问:“什么来了?”

  佣人指着门口的方向,结结巴巴地说道:“战……战……战爷……来了!”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