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015章 姐妹交锋

第015章 姐妹交锋

  若晴从高雅出来后,又去其他店里帮父母各买了一套新衣服,这才打道回府。

  到家后,她有点意外地看到慕若惜的车子停在露天的小停车场上。

  佣人走过来。

  等若晴下车,佣人便帮她拿过几个袋子。

  “我妈不在家?”

  “太太的朋友约了她去打牌,太太说了,不回家吃饭。”

  若晴嗯了一声,一边朝主屋走去一边问道:“大小姐怎么会回来的?”

  现在这个点是工作时间,慕若惜应该在公司里的。

  慕若惜对工作特别负责任,经常加班加点,深得父亲的信任,若晴知道父母当初是把慕若惜当成接班人来培养的,慕若惜被培养得真的很优秀。

  如果,若晴不是重生回来的,她都不知道慕若惜在优秀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狠毒的心。

  上辈子父母突然离世后,她没有能力接管慕氏,是由慕若惜接管的。

  慕若惜还说父母很早以前就立下了遗嘱,一切都由她继承。

  若晴不相信,但她自嫁入唐家后,被唐家以家规为由,把她管制得死死的,天天窝在唐家,想与外界接触都要经过唐千浩的同意,根本就没有机会也没有能力去调查慕若惜说的是否真实?

  想起上辈子的点点滴滴,若晴既恨极了慕若惜和唐千浩,又恨自己太天真,太无能。

  但凡她强大一点,也不至于落得与女儿共卦黄泉的下场。

  “我不清楚,大小姐进门的时候,脸色不好看,我们都不敢问。”

  佣人答道。

  虽说二小姐才是慕家真正的千金,但佣人们最怕的还是慕若惜,别看大小姐很好说话的样子,其实大小姐最难相处了。

  若晴便没有再问下去。

  齐秘书默默地跟着若晴身后走着,眼神却闪烁不定。

  慕若惜坐在沙发上,看到若晴进来,她眼神冷冷地扫向若晴。

  若晴若无其事地走过来,一边在沙发上坐下一边问:“你怎么回来了?”

  “若晴。”

  慕若惜深吸一口气,看似在压制着怒火的样子,她看若晴的眼神没有刚刚那样冰冷却凌厉。

  “你去高雅买礼服了?”

  若晴从佣人手里接过了袋子,并向佣人道了谢,听到若惜的问话,她看向对方,问:“我去高雅买礼服有什么不妥?”

  “遇到了战爷?”

  慕若惜就像听不到若晴的话,自顾自地问着她的话。

  “你已经得罪了几次战爷,你想让我们整个慕家为你陪葬吗?战爷对你的不喜,你就瞧不见?不知道滚得远远的,偏要往他面前凑,你找死也别拖累我们慕家!”

  接到齐秘书打小报告的电话后,知道慕若晴又得罪了战爷一次,并且也得罪了高雅的人,慕若惜就气得半死,马上撇下手里头的工作,驱车回家等着教训若晴。

  “上次我陪你去向战爷道歉,你没有好好道歉,不听战爷的话,自作主张受到的教训还不够?你的脑子是怎么长的?里面装的都是水吗?都说了,战爷不能得罪,得罪他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慕若惜特别让恨若晴害得她被战家的保镖像拖死狗似的拖出战家大宅。

  幸好没有传出来,否则她慕若惜精心打造的形象都要被若晴毁得干干净净的。

  在江城这个商界大佬特别多的大都市里,慕若惜是不敢说自己地位超越,但她在慕氏集团里就是小公主,人人都捧着她,谁都知道将来是由她接班的。

  她就没有受过那样屈辱的待遇。

  这一切都拜若晴所赐!

  若晴冷下脸,“是我先到的高雅,战博自己突然出现,怎么能说是我往他面前凑?”

  “战爷对你的不喜你心里清楚,人家店长要请你出去,你是怎么做的?慕若晴就算你在乡下长大的,回来也有一年多了,做事怎么就不知道轻重,哪怕你刚从乡下回来,事情的轻重你也该知道,你是白痴?”

  “慕若惜!”

  若晴气得把那几只袋子朝慕若惜狠狠地砸过去,当然,砸得不痛。

  “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我和战爷如何,都是我的事,你怕被我连累了,你可以走!”

  慕若惜没想到若晴会砸她,虽说被砸得一点都不痛,但她还是大发雷霆,霍地站起来,指着慕若晴骂道:“慕若晴,我是你姐姐,你不尊重我,还砸我,还敢叫我走!你以为你是爸妈的亲生女儿就可以赶我走?告诉你,你没有资格!”

  “因为我和战爷的偶遇你就对我一顿大骂,我为什么还要敬着你?我贱呀,被你骂了还要讨好你?慕若惜,你算哪根葱?”

  若晴被这个疯女人气到。

  赶若惜走那是肯定的,但不是现在,她要把慕若惜从慕家这里得到的一切一点一点地讨回来后,再以胜利者的姿态赶慕若惜走,那才过瘾呢。

  若晴的回嘴让慕若惜更加的生气,以往,这个所谓的妹妹都小心地讨好着她,敬

  .

  -->>

  着她,因为知道她陪在父母身边二十五年,早就在慕家站稳了脚跟。

  自从若晴被战家的保镖送回来开始,若晴就不再讨好她,不再敬着她。

  她好心地,亲自地熬粥给若晴吃,若晴不吃就算了,还剪了她悉心养着的花。

  看到茶几上那还没有喝过的牛奶,慕若惜端起那杯还冒着热气的牛奶朝若晴泼过去。

  若晴躲闪,但没有完全躲开,被泼了一点牛奶。

  看着衣服上的污点,若晴也怒了,她几步跨到慕若惜面前,扬手就是一巴掌。

  “啪!”

  一巴掌重重地落在慕若惜的脸上。

  慕若惜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痛,她不敢置信地瞪着若晴。

  站在屋门口没有进屋的齐秘书也愣住了。

  没想到从一开始就战斗力特别强的慕副总居然被慕若晴这个乡巴佬打了。

  “慕若晴,你敢打我!”

  慕若惜尖叫一声,就想回给若晴一巴掌,不过被若晴避开了,她更怒,发疯似的扑向惹晴,却被若晴抬脚一踹,就被踢得跌倒在沙发上。

  若晴伸了伸自己踢倒若惜的那条腿,“好久没动过手了,这脚力貌似退步啦。”

  慕若惜:……

  这个该死的乡巴佬,踢中她的肚子,痛死了!

  若晴放下了脚,瞟着慕若惜,似笑非笑地道:“你该知道我回归前在老家那边是开着艺术培训中心的,老师们没空时,我这个老板就得亲自上阵代课,跆拳道,散打,琴棋书画我都学过的,还学得都不错。”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