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447章 张助理的不满

第447章 张助理的不满

  容姝赶紧摇头,“没有以后,真的没有以后了。”

  “这还差不多。”陆起哼了哼,这才放过她。

  随后,容姝抬起胳膊,揉了揉太阳穴问,“对了阿起,我睡了多久?”

  “两天。”陆起回道。

  容姝惊讶的张嘴,“两天?我躺了两天?”

  “是啊。”陆头,“林天辰说你疲惫过度,所以才会躺这么久。”

  “原来是这样。”容姝恍然的抬了抬下巴,“那我又是怎么回到海市的?”

  她记得,她是在一户人家的小院里晕倒的。

  之后的事,她就不知道了。

  “你是被傅景庭的特助张程带回来的,和傅景庭一起,张程打电话告诉我,我就赶忙来了医院,到医院后,正好看到你和傅景庭双双送进急救室的一幕,然后我就问张程到底发生了什么,张程告诉我,你被人绑架坠崖,傅景庭为了救你,跟着你一起跳了下去,我当时停了这些,心脏都停了。”陆起拍拍胸膛,也没瞒她,直接回道。

  听到傅景庭三个字,容姝眼睛睁大,急切的问,“那傅景庭呢?他现在在哪儿?”

  看着她如此紧张那个男人,陆起心里闷闷的。

  但随后又想到她能活下来,都是傅景庭的功劳,他又只好压下这点不舒服,如实回着,“宝贝儿你别激动,别着急,傅景庭他也在医院,就在你隔壁病房呢。”

  “那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容姝抓住他的胳膊,又问。

  陆起表情有些凝重,“他情况有些不太好,他伤得太重了,胳膊断了,后背伤口裂开,内脏也有一定程度的损伤,还有脑震荡外加发烧,总之很严重。”

  在得知傅景庭的这些情况时,他都被狠狠的吓了一跳。

  伤成这样人都没死,他只能感慨一句真是命大。

  不过令他感到心情复杂又佩服的是,傅景庭的这些伤,都是为了救容姝才受的。

  “很严重……”容姝咬了咬下唇,“那他是不是还没脱离危险?”

  陆起摇头,“那倒不是,他已经脱离危险了,胳膊什么的,也重新接上了,只是还没有醒来。”

  听到这话,容姝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脱离危险就好,阿起,扶我起来。”

  她朝他伸出手。

  陆起依将她拉起来。

  她掀开被子,忍着酸痛胀痛的腰背就要下床。

  陆起见状连忙阻止,“宝贝儿你干嘛?”

  “我去看看他。”容姝穿上鞋子说。

  陆起想说傅景庭有什么好见的,但经过这次的事情,这样的话,他就有些说不出来了,嘴巴张了两下,最后叹了口气,“你慢点,别着急,他又不会跑。”

  他伸手去扶她。

  两人走出了病房,往隔壁病房走去。

  隔壁病房门是开着的,容姝站在门口,看到林天辰正站在病床边上,拿着病历夹正一边写一边说着什么,张助理时不时的点两下头。

  而病床上,傅景庭躺在上面,脸上已经不红了,重新恢复了病态的苍白,可见他的烧已经退了。

  容姝抬手敲了敲门。

  病房里,林天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和张助理一起转头看来。

  看到她,林天辰推了推眼镜,“醒了?”

  容姝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随后,她就感觉到一道有些责怨的眼神落在她身上。

  是张助理的。

  这让容姝忍不住愣了一下,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张助理看她的眼神,是这么不满,带着愤怒和不喜。

  她不明白张助理为什么突然对她这个态度。

  不过很快,她就明白为什么了,是为了傅景庭吧。

  张助理跟在傅景庭身边十年朝上了,他们虽然名义上是上司跟下属,但其实也是朋友。

  自己连累傅景庭伤成这样,张助理心里不怨她才怪。

  苦笑一声,容姝轻声问道:“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林天辰同意了。

  陆起扶着容姝进去。

  林天辰看着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容姝摇头,“除了腰背很痛之外,其他没什么。”

  “正常现象,你腰背肌肉有拉伤,估计要痛个半个月才会好。”林天辰合上病历夹说。

  容姝笑了笑,“没关系,比起他,我这算是小问题。”

  “那倒是。”林天辰点头。

  容姝看向病床上的男人,“他……”

  似乎知道她想问什么,林天辰把病历夹夹在腋下,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说:“他现在没什么大问题了,只是……”

  “林医生!”张助理突然开口打断了他,表情有些严肃。

  林天辰似乎想到了什么,耸了下肩膀,“抱歉,他不让我说。”

  容姝见他这样没办法,只好看向张助理,“张助理,拜托你告诉我,傅景庭他到底还有什么问题?”

  傅景庭是因为她才躺在这里的。

  如果傅景庭真有什么问题,她这辈子于心不安。

  “傅总有没有什么问题,这不是容小姐你该关心的事。”张助理看着容姝,冷冷的道:“反正容小姐也不待见我们傅总,问这些做什么?问了容小姐又能为我们傅总做什么?就跟以前那样,对傅总漠不关心不就好了?所以现在又跑来关心我们傅总,容小姐你不觉得你自己很假吗?”

  容姝表情僵住了。

  陆起更是火冒三丈,“张程,你说的这叫什么话?”

  “我有说错吗?”张助理冷笑的看着他,“之前傅总也没少为容小姐受过伤吧,但那个时候容小姐是怎么表现的?是漠视,是假装看不见,所以她现在来关心傅总,谁稀罕?”

  他现在就是看容姝不顺眼。

  诚然,这一次是傅总自己跳下悬崖的,他理智上清楚傅总受伤,怪不到容姝头上,但是情感上,他接受不了。

  凭什么啊?

  就算傅总那六年婚姻对不起她,但也不至于赔上命去补偿她吧?

  并且用命才换来她的一句关心,多可笑啊。

  “行,不稀罕是吧?”陆起听着张助理的话,整个人都气笑了,“那好,那我们走,宝贝儿,听到了没有,他家下属说了不稀罕,所以我们……”

  “好了阿起。”容姝拉着陆起的胳膊,垂下眼皮声音涩然的道:“张助理说的没错。”

  “他哪里没错了?”陆起瞪大眼睛。

  容姝嘴唇动了动,准备说什么,一直没有说话的林天辰眯眼开口了,“够了,这里是病房,不是你们吵架的地方,还有。”

  他眼神森冷的看着张助理,“容姝是我护着的人,轮不到你来针对她,这次看在傅景庭救了他的份上,我饶了你,再有下次,当心我在你老板身上动点什么手脚。”

  “你……”张助理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随后愤怒的哼了一声,别过了头。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