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436章 杀了他

第436章 杀了他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

  傅景庭没有答应跟叶鸷的合作!

  天知道,她刚刚有多害怕傅景庭会答应。

  毕竟两个京城的通商口岸,一般人的确很难拒绝。

  好在最后,他还是没让她失望。

  “好好好,傅总真是高尚。”叶鸷气笑了,阴阳怪气的鼓起了掌,“不过傅总,你就不怕我把你一起抓起来?毕竟现在我们是彻底谈崩了,而我又不愿意放人,你也不会放过我,所以我干脆把你们三个一起杀掉以绝后患怎么样?”

  听到这话,容姝脸色瞬间苍白,随后再次朝傅景庭的方向摇头,“呜呜呜!”

  不要,你快走!

  这是她想对他说的。

  她虽然很想让傅景庭把她救出去,但她记得,刚刚叶鸷说了,傅景庭就只有一个人,而一个人,是根本不可能救出她的。

  所以现在,她宁愿他不救她,而是希望他自己赶紧走。

  她虽然对傅景庭没感觉,但也不希望傅景庭为她而死。

  那样,她即便死了,心里也过意不去,毕竟傅景庭是为了救她。

  傅景庭看着容姝激动的样子,大概知道她想表达的意思,眸色暖了暖,下一刻,又恢复了毫无感情的冷漠,凝视着叶鸷,“你不敢杀我!”

  他语气十分肯定的说:“你不但不敢杀我,你甚至都不敢抓我。”

  这话一出,叶鸷的脸色变了。

  容姝听到这话,也蓦的安静了下来。

  什么意思?

  为什么傅景庭说叶鸷不敢抓他,更不敢杀他?

  这个疑问刚升起来,就被叶鸷问出了口。

  叶鸷拳头抖了一下,扯了扯嘴角,发出阴冷的声音,“傅总凭什么觉得我不敢?”

  “凭我了解你是什么样的人。”傅景庭轻启薄唇回道:“因为私生子的出身,你比任何人都想成为人上人,所以你手段够狠,从一群私生子里杀出头来,但同时你也胆小怕死。”

  听到‘怕死’两个字,叶鸷瞳孔收缩了一下。

  傅景庭仿佛没察觉一般,还在继续往下说:“因为死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你心里很清楚的知道,如果你敢抓我,或是敢杀了我,傅家不会放过你,会想尽一切办法弄死你,而你根本无法抵抗,不然,早在我刚刚露面的时候,你就已经让人抓住我了。”

  “……”叶鸷没说话了,脸色变幻莫测,死死的盯着傅景庭。

  容姝这些明白,傅景庭说中了。

  难怪她刚刚就在疑惑,傅景庭出现的时候,为什么叶鸷不把傅景庭抓起来,也疑惑傅景庭怎么敢这么大胆,一个人就敢直接站出来。

  原来原因,竟是这样。

  “所以现在,可以把容姝还给我了吗?”傅景庭抬脚,朝前走去,“我还是那句话,把人给我,你们走,我可以先暂时放你们一马,你们要杀谁尽管去杀,我不会阻止,后面我的报复也不会太狠,起码不会要你们的命。”

  “别过来!”看着傅景庭朝自己逼近,叶鸷突然大吼一声。

  傅景庭脚下顿了一下,随后又恢复如初,继续往前。

  见他不听,叶鸷咬牙切齿,本来俊美妖异的脸庞,这会儿却扭曲的跟个恶鬼一样。

  他的手下忍不住开口,“四少,怎么办,要把人给他吗?”

  “实在不行,我们把他抓起来,只要注意不伤了他,等到我们的飞机来了,再把他放了怎么样?”

  叶鸷眸色微闪,拳头捏了又捏,表情也有些迟疑,似乎正在考虑手下说的话。

  但就在这时,黎川的声音突然传来,轻柔却杂夹着无尽的杀意,“叶鸷,你真是让我好找啊。”

  傅景庭脸色微变,猛地扭头看向黎川,心中暗骂:蠢货!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刚刚他看的出来,叶鸷有些被他的话说动了,打算放人了。

  然而现在黎川一出现,还这么多人手,叶鸷知道自己跑不了,那会做的,就是狗急跳墙,用容姝的性命来威胁他们了。

  果然,叶鸷本来已经决定把容姝还给傅景庭,先暂时离开这里,毕竟傅景庭只有一个人,拦不住他们这么多人,他可以再用其他办法除掉叶寒川。

  除掉叶寒川之后,傅景庭要报复他,只要他还有命在,哪怕残了废了,他也一样能东山再起,说不定以后超过了傅景庭,还能弄死傅景庭。

  但现在黎川追过来了,还带了这么多人,比他这里足足多了两倍,现在直升机又没来,哪怕他放了容姝,黎川也不会放他走,那么,他还放容姝干嘛?

  想着,叶鸷突然往旁边跨了一步,然后一把将容姝两个大汉的手里扯了过来,掀开容姝身上的外套后,一边用力的掐着容姝的脖子,一边带着容姝飞快的往后退。

  后面不远处,则是危险的陡坡。

  陡坡长度大概有几十米,而在陡坡的终点处,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由于叶鸷的举动太过突然,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看到叶鸷掐着容姝的脖子站在陡坡边上,傅景庭神色一紧,“叶鸷,放开她!”

  他心里几乎要被黎川气死了。

  但凡黎川稍微来晚一步,等到叶鸷把人放了后他们再出现,现在的情况,也不会变成这样。

  黎川不知道傅景庭在想什么,但对于叶鸷的举动,他也能猜出是因为他的出现造成了,表情十分难看,“听到没有叶鸷,放开我姐。”

  “放开她?”叶鸷偏头盯着容姝的脸看了看,笑的阴森,“放了她,然后被你们抓住吗?哼,我告诉你们,没那么容易,要不是今天运气不好路上堵车,你以为我现在会像这样,被你们逼的走投无路么?”

  “那你想怎么样?”傅景庭手关节都捏的泛了白。

  “我要的很简单,我要他死!”叶鸷的目光落到黎川身上,“傅总你刚刚也说了,你不在意我杀叶寒川,所以只要叶寒川死了,那你我双方,就可以回到叶寒川出现前的情况了,我放了你前妻,你放我离开,当然,你之后的报复,我都接着。”

  反正,只要不死就成。

  只要不死,他还有翻身的可能,只要能当上叶家家主,成为人上人,打那些说他是私生子见不得光的人的脸,哪怕是个残废他也愿意。

  “所以,你想让我杀了他?”傅景庭眯眼,目光在黎川身上扫了一眼。

  黎川没说话,仿佛被人决定生死的人,不是他一样,整个人垂着眼皮,让人看不出喜怒。

  “没错。”叶鸷点头。

  他就是这个意思。

  傅景庭目光凉薄的看着黎川,“听到了吗?他想让我杀你。”

  黎川眼神抬眼跟他对视,“你要杀吗?”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