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421章 喷了一脸

第421章 喷了一脸

  傅景庭?

  容姝拧眉。

  他来做什么?

  “让他进来吧。”容姝红唇动了动,淡淡道。

  门口,张姨还没传达她的意思,傅景庭就已经大步迈进了屋里,朝着客厅走去。

  “容姝。”看到沙发上的容姝,傅景庭放柔语气喊了一声。

  容姝微微转头面向他,“傅总,你有什么事吗?”

  “给你送点东西。”傅景庭在她对面坐下。

  容姝满脸疑惑,“给我送东西?很抱歉,我不觉得我有什么东西在你那里,还让你亲自送过来。”

  “不是你落下的东西,而是祖母让我给你送的。”傅景庭垂下眼皮,然后把袋子递了过去。

  容姝看不见,袋子自然由张姨代为接过。

  容姝眨了眨眼睛问,“祖母让你送的?她让你送了什么?”

  “是一套首饰。”傅景庭眸色微闪的回道:“祖母知道你要参加她的八十大寿,所以高兴之余,就拿出了一套她年轻时戴的首饰,希望你到时候戴上去参加。”

  “是吗?”容姝眯眼,显然有些不怎么信。

  傅景庭面不改色的点头,“当然,你可以打电话问祖母。”

  容姝沉默了。

  过了几秒,她叹了口气,“我知道了,帮我谢谢祖母,我到时候会戴着过去的。”

  “那就好。”傅景庭薄唇微勾。

  他就知道,她不会给祖母打电话,因为以她的性格,只要不是重大事情,她几乎不会打扰祖母。

  就算跟祖母关系好,但因为跟他离了婚,她也会尽量不跟祖母频繁联系,所以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她不会求证祖母,果然,他猜对了。

  见容姝接受了傅景庭送来的首饰,张姨看着容姝,也开始大胆的问道:“容小姐,要我打开看看是什么首饰吗?”

  容姝点头,“打开吧。”

  “哎!”张姨笑着应了一声,然后又在傅景庭的点头下,将首饰盒从袋子里拿了出来缓缓打开。

  看到里面的全套帝王绿首饰,张姨惊讶的张大嘴巴。

  这……这不是夫人的吗?

  作为伺候傅景庭亲妈多年的佣人,张姨自然一眼就认出来,这套首饰,根本就不是老夫人的,而是前夫人的嫁妆。

  所以刚刚大少爷撒谎了,骗了容小姐。

  似乎看出了张姨在想什么,傅景庭微微颔首,算是承认了。

  张姨嘴角抽了抽。

  我的大少爷哎,您这么做,不怕后面容小姐知道了,生气吗?

  傅景庭读懂了,垂下眼皮没有回应。

  容姝不知道这两人在暗中交流着什么,她没听到张姨开盒子的动作了,开口问道:“张姨,打开了吗?”

  张姨吸了口气,压下了心中的不平静,笑着回道:“打开了,是一套帝王绿首饰,”

  “噗!”容姝正在喝水,听到这话,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

  傅景庭坐在她对面,正好被喷了个正着,整张俊脸都被喷湿了。

  不只是脸,还有头发。

  他额前的碎发都湿成了好几股,其中一股,还在往下滴水,而他也许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一时之间都愣怔住了,整个人看上去又狼狈又好笑。

  张姨就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傅先生你……”

  听着张姨的笑声,容姝意识到自己也许是闯祸了,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背脊也稍微挺直了一些,“那个……张姨,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刚刚我……”

  “没事。”傅景庭吸了口气,终于从惊愕中走了出来,然后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轻声道。

  张姨见状,连忙抽了两张纸巾递过去,“傅先生,给。”

  “谢谢。”傅景庭道了谢,接过了纸巾给自己擦脸。

  容姝听到抽纸的声音,已经完全确定,自己刚刚喷到了他,虽然不是故意的,但多少也有些不好意思,咬了咬下唇说道:“张姨,帮傅总那条新毛巾。”

  “好嘞。”见容姝要给傅景庭毛巾,张姨喜出望外,连忙应了一声,往浴室走去。

  傅景庭也不可置信的看着容姝,“你……”

  “怎么了?”容姝问道。

  傅景庭喉结动了动,“你居然会让人给我拿毛巾。”

  按理来说,以她对他的冷淡程度,不管不顾才是最正常的。

  所以她给他毛巾,才令他格外惊讶。

  容姝咬了咬唇,随后淡然道:“很惊讶吗?我知道我自己惹了祸,所以给你毛巾,也是给我自己赔罪而已,还有,刚刚抱歉了,我不是故意的。”

  看着她满脸歉意的样子,傅景庭微微勾唇,声音温柔,“我知道,我没怪你。”

  他怎么舍得怪她呢。

  容姝嘴唇动了动,没说话了。

  因为不知道说什么了。

  再者,她道了歉,他也说不在意,要是她还继续说自己刚才不是有心的,倒显得有些矫情了。

  这时,张姨把毛巾拿了过来,递给傅景庭,“傅先生,给。”

  傅景庭伸手接过,搭在头上擦起了头发。

  容姝听着他擦拭头发的声音,微微垂眸,又把话题转了回去,“对了傅总,祖母为什么要把这么贵重的首饰拿给我戴?”

  这是她想不通的地方。

  要知道,以往祖母从来没有给她送过什么首饰啊。

  当然,别墅车子什么的有送,不过她都拒绝了。

  傅景庭早料到她会有此疑问,把毛巾放到一边回道:“因为祖母八十大寿,要邀请很多商界人士,其中绝大多数,都不是海市的,而是京城,港市,以及国外的商界掌权者,而这些,绝大多数,都是你没资格见到的。”

  虽然这话听上去有些难听,但的确是事实。

  这些掌权者,别说容姝了,就算是三盛全盛状态下的顾耀天,都没那个资格。

  容姝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并没有生气,只是淡然自若的问,“然后呢。”

  “这些掌权者里,其中有一部分子公司的产业,跟天晟的一样,天晟要发展,就必须尽量跟这些子公司达成合作,而你作为天晟的最大股东,也必须要跟这些掌权者结交,开拓眼界,打开自己人脉,这样一来,你这个副总手里的权柄,才会越来越有话语权,到时候你随时可以把段兴邦手里的那半管理权收回来。”傅景庭看着她说。

  容姝神色严肃认真了起来,手心也缓缓的握紧了。

  不得不说,傅景庭这番话,全部戳中了她的内心。

  的确,她最近一直在为天晟后续的发展,以及未来的道路而伤脑筋。

  天晟是靠着跟傅氏集团旗下的几家子公司合作,而达成稳定的,但稳定,并不代表天晟已经进步发展了,而是只是让天晟从随时都要破产的边缘,回到不破产,但也没法进步的地步。

  所以天晟要发展,要壮大,就不能只靠跟傅氏的几家子公司的合作,而是要开拓新的合作公司,打通更加深远的合作渠道。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