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415章 给一个机会

第415章 给一个机会

  容姝恍然的点头,“你这么说还真是这样。”

  “看着吧,顾耀天很快就会同意了。”傅景庭唇角凉薄的勾起。

  容姝没说话了,静静的等待着。

  果然,就如傅景庭所说的那样,顾耀天最终还是同意了给李大牛一百万。

  不给又能怎么样?

  难不成,还真让这对粗坯不堪的夫妻去三盛和顾家闹事,让人看笑话?

  顾耀天阴恻恻的看了看兴奋不已的李大牛夫妻,然后从西装口袋里掏出钢笔和支票本,写了一百万上去撕下来扔给李大牛夫妻,“拿着这一百万,给我有多远滚多远,这辈子都别来海市打扰漫情,不然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你们两个,不信你们可以试试!”

  “放心放心,我们肯定不会再出现。”李大牛夫妻两乐呵呵的捧着支票本,连连点头答应道。

  他们也不是笨蛋,知道有钱人不好对付,能薅一次羊毛,就不要想着有第二次,毕竟普通人斗不过有钱人,他们还是清楚的。

  不过这一百万这么顺利就得到了,倒是让他们有些可惜,早知道就多喊一百万了。

  “那你们还不快滚?”顾耀天脸色发黑的呵斥。

  “这就滚,这就滚!”李大牛夫妻收起支票,飞快离开了鉴定机构。

  顾漫情看着气呼呼的顾耀天,拉了拉顾耀天的袖子,“爸爸,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这一百万也不会……”

  “没事,就当花钱挡灾了,好了,我们先回去吧。”顾耀天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别自责,然后带着她和顾夫人也走了。

  电梯里,顾夫人看向顾耀天,“老公,我们就这么放过容姝吗?”

  顾耀天咬牙,“不然还能怎么办?傅景庭摆明了要保她,我们根本无法对她下手。”

  “还真是不甘心呢,她把漫音漫情都送进去了,我们想送她进去,却是各种阻碍。”顾夫人握着手心,气愤的说。

  顾耀天叹气,“没办法,谁叫人家有本事,能把傅景庭牢牢抓住,而且只要傅景庭保她一天,我们就无法对容姝出手,除非傅家破产,但这显然不现实。”

  傅家最开始是红色家庭,傅景庭的祖父是开国大臣,而祖母也不简单,祖母祖上是地主。

  也就是说,傅氏集团是傅景庭祖母娘家的家产发展起来的,靠着傅景庭祖父的势力发展壮大的,虽然傅景庭祖父去世了,但傅家在军政两方的人脉却没有消失,所以顾家破产一百次,傅家都不会破产。

  “实在不行,还有一个办法。”顾夫人忽然眯了眯眼。

  顾耀天和顾漫情一同看向她,“什么办法?”

  顾夫人娇嗔的瞥了顾耀天一眼,“这个办法你们男人想不到,但我们女人却能,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很大程度取决于皮囊,只要我们找一个比容姝更漂亮的女人,去诱惑傅景庭,等到傅景庭爱上那个女人后,那容姝我们不就可以收拾了吗?”

  之前容姝再三针对漫音,她还没这么生气,但这次容姝想要把漫情从她身边带走,就真的惹怒她了。

  她想念了二十六年的女儿,可以说是她的命根子,谁也不要想从她身边带走。

  顾耀天听着顾夫人的办法,眼睛亮了亮,然后沉吟道:“这个主意听上去不错,也许可以试一试。”

  “那我们就回去好好计划一下。”

  顾耀天夫妻三人进了电梯,电梯门隔绝了他们的说话声。

  另一边,休息室里,看完了闹剧的傅景庭,邀功似的看向容姝,“你看,我说中了,顾耀天给了那一百万。”

  “然后呢?要我夸你吗?”容姝淡淡的回他一句。

  傅景庭轻笑,“不用,不过你要是想的话,也可以。”

  “我一点儿都不想。”容姝撇过头。

  不过下一秒,她又把头转回来,神情复杂的道:“刚刚,谢谢了。”

  “嗯?”傅景庭似乎没懂她的意思。

  容姝只好说清楚,“谢谢你刚刚替我解围。”

  “没什么,我不可能看着顾耀天真找你麻烦。”傅景庭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眼底噙着浓郁的深情。

  容姝看不到,但能感觉到他眼神的灼、热,忍不住皱了下眉,“其实你刚刚不用那么做的,我知道顾耀天想做什么,想拿着那份亲子鉴定狠狠的打我的脸,再以造谣罪把我送进去,但其实你不出面,我也有办法对付他,让他不能把我怎么样。”

  傅景庭听完这话,薄唇不由得抿了抿。

  所以她这是嫌他多此一举了?

  “你有什么办法?”傅景庭问。

  容姝摇摇头,“这是秘密,我不能告诉你。”

  说完,她拿出手机递过去,“傅总,能帮我拨一下张姨的电话吗?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今天来这里,本来就是奔着揭穿李招娣的真实身份的。

  然而没想到的是,李招娣居然就是真的顾漫情,那继续里留下,自然也就没有了意义。

  傅景庭拿过容姝的手机,却没有帮她打电话,而是走到她面前蹲下,微微抬眸,眼神深幽的望着她,“容姝,刚刚我和顾耀天的所有对话,你都听到了吧?”

  “嗯。”容姝点头,但很不解,“傅总问这个做什么?”

  傅景庭把她手机放到一边,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容姝惊了一跳,“你干什么?”

  她下意识的把手一缩,想缩回去。

  但傅景庭用巧劲把她的手握得很紧,却又不会捏痛她。

  他手心很烫,仿佛要把容姝的手背烫出个洞来。

  “傅景庭,你放开!”容姝眉心皱的很紧。

  傅景庭没有放,“容姝,刚刚我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你是我真正爱的人,所以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一个让我弥补你,让我重新走到你身边的机会?”

  结婚六年,都是她一直在追逐他。

  而现在,该轮到他了。

  机会?

  容姝轻嘲地笑了一下,“抱歉傅总,我不会给你机会,首先离婚了,我就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前夫复婚,其次就是,我为什么要给一个我不爱的人,追求我的机会?换做是你,你不爱那个人,你会给那个人机会吗?”

  傅景庭薄唇动了动,回答不上来了。

  容姝撩了一下头发,“好了傅总,把手机还给我吧,我自己来。”

  傅景庭把手机还给她,“我刚刚已经给张姨发了消息,她一会儿就回来。”

  说完,他朝角落的张姨点了下头。

  张姨放轻脚步走到门口,将门打开,假装刚回来的样子,抱歉的对容姝鞠躬道:“对不起容小姐,临时有些急事离开了一段时间,请您见谅。”

  “算了,先带我回去吧。”容姝摆了摆手,不打算计较她擅自离岗的事。

  张姨再三感谢后,看了傅景庭一眼,推着她出了休息室。

  傅景庭跟在后面一起出去,不过刚走出休息室,他就停下了脚步。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