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411章 到底是对是错

第411章 到底是对是错

  上一次,她用计拔了一些容姝的头发,用其中几根去做了鉴定,剩下的,她想着也许会有用,就留了下来。

  并且,她还特地将头发整理好,夹在一个发夹上,然后每天佩戴那个发夹,就为了在派上用场的时候,可以随时把容姝的头发取下来用,就像刚刚那样。

  所以,她才拒绝了傅景庭帮她隐瞒身份,因为她觉得有了容姝的头发,一切都万事大吉。

  只是她千算万算都没算到,程淮居然把李大牛夫妻带了过来,并且容姝还让她和李大牛夫妻也做亲子鉴定。

  她是李大牛夫妻的亲生女儿,一做鉴定,就会立马暴露一切,所以这个头发,绝对不能拔,抽血就更不行了。

  当然,如果她开口,让顾耀天把她之前给出去的,容姝的头发,再分一部分出来,拿去跟李大牛夫妻做鉴定,鉴定出来的结果,肯定不是亲生的,只是这样一来,所有人都会怀疑她不拔头发的原因,甚至还有可能怀疑头发有什么问题。

  所以她也不能这么做。

  该怎么办?

  正当顾漫情咬唇,心慌意乱的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了一道锐利的目光。

  顾漫情连忙抬头看去,正好对上了傅景庭那双幽深暗沉的眼睛。

  瞬间,她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眼睛发光了起来。

  之前他说可以帮她隐瞒身份,那现在应该还是作数的吧?

  想着,顾漫情深吸口气,然后朝傅景庭递过去一个乞求的眼神。

  傅景庭眸色微闪,顿时明白了什么。

  这个女人,敢跟顾耀天做鉴定,是因为有容姝的头发。

  但现在,她却不敢再拔头发下来跟李大牛夫妻做,所以求他帮忙呢。

  读懂顾漫情的意思后,傅景庭微微点了下头,同意了。

  顾漫情大松口气,心里的恐慌逐渐消退了下去,笑了起来,“我知道了爸爸,我这就拔。”

  说完,她用力拽了几根头发下来,递给顾耀天,“爸爸,给。”

  顾耀天伸手接过,然后又让助理去要了几个防水袋分别装进去。

  装完后,他看向容姝和程淮,“看到了吧,漫情已经拔了头发了,现在该你们的人了。”

  “程淮。”容姝喊了程淮一声。

  程淮自然没话说,让李大牛夫妻也分别拔了几根头发下来,装进了顾耀天递过来的防水袋里。

  “我现在就亲自拿去其他几家鉴定机构鉴定。”他把这些头发分别贴上标签,装进一个大文件袋里。

  顾耀天冷哼,“我也去,我也要亲自看着,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做手脚,把本来是的东西,变成不是呢。”

  “既然如此,那程淮,你们就一起去吧。”容姝咬唇说。

  不管如何,她都一定要证明李招娣不是顾耀天的女儿。

  她就不信,其他机构,都能被李招娣买通。

  程淮和顾耀天走了,现场只剩下容姝傅景庭,还有顾夫人顾漫情,以及李大牛夫妻两了。

  傅景庭抬腕看了看时间,然后低头对轮椅上的容姝说道:“光在这里等也不是办法,我让人安排一间休息室,在休息室里去等吧。”

  容姝也没反对,点头同意了,“好。”

  她也确实不想一直呆在这里,时间久了,她看不见的事,很有可能暴露。

  傅景庭找来工作人员,开了一个休息室,然后推着容姝过去了。

  至于其他人,他并不在意。

  来到休息室,傅景庭倒了杯水给她,“喝点吧,我看你嘴唇有些干。”

  “谢谢。”容姝伸出手,就要去接面前的水杯。

  不过她看不见,并不知道水杯具体在哪儿,只能伸着手小心的在面前的空气中试探。

  见此情景,傅景庭轻笑一声,然后抓住她的手。

  容姝一惊,“你干什么?”

  她下意识的想把手抽回来。

  但傅景庭捏的很紧,她抽了两下没抽出来,忍不住皱眉。

  “别动!”傅景庭低声道:“你一动,我手里的水杯也跟着在晃,一会儿水撒出来了。”

  “那你放开。”容姝抿唇说。

  傅景庭把水杯放到她那只被自己抓着的手上,“拿好了,别撒了。”

  他把她的手放开。

  容姝哼了一声,“我才不会呢,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呢。”

  傅景庭勾唇,眼中含着一丝淡笑,“嗯,你不是小孩子。”

  但在他心里,她始终是从前那个,会把所有心事写在信里,告诉他的小孩子。

  “你慢慢喝,我出去打个电话。”傅景庭支起身体,拿出手机说道。

  容姝低头喝着水,轻轻的嗯了一声。

  傅景庭拿着手机出了休息室,把门关上后,他脸色蓦的沉下,拨通了张助理的电话。

  “傅总。”张助理的声音传来。

  傅景庭靠在墙上,“查一下,程

  .

  -->>

  淮去了哪几家鉴定机构,把机构负责人的电话给我。”

  “是。”张助理点头。

  傅景庭放下手机,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抖出一只点上,抽了一口后,夹在手指里。

  烟雾升起,将他的脸遮住,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他只知道,他不想让容姝知道真相后变得痛苦不堪。

  她也不应该在经历任何痛苦了。

  但愿,他没做错吧……

  弹了弹烟灰,张助理的调查结果陆续发过来。

  傅景庭一一联系了那些鉴定机构,跟那边达成了合约。

  之后,他收起手机,回到了休息室。

  休息室里只有张姨一个人,傅景庭没见到容姝的身影,神情一凝,忙问,“容姝呢?”

  “容小姐在洗手间。”张姨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

  傅景庭看过去,看到紧闭的洗手间大门,微不可及的松了口气。

  他还以为容姝离开了这里呢。

  要知道,他刚刚就在休息室外不远的地方打的电话,如果容姝出了休息室,肯定能够听到他跟哪些机构的交易的。

  到时候,一切就麻烦了。

  正想着,洗手间的门开了,容姝扶着墙,从里面走出来。

  张姨正想过去扶她,傅景庭长腿一跨,先一步过去。

  傅景庭搀扶住了容姝的胳膊。

  容姝闻到了他身上传来的薄荷清香,立马停下了脚步,“怎么是你?”

  “不能是我吗?”傅景庭看着她反问。

  容姝皱了皱眉,“你又不是我保姆,这些事情不用你做。”

  说着,她把胳膊抽出来,开口喊道:“张姨,张姨?”

  傅景庭对张姨眯了下眼。

  张姨笑了笑,站在原地没有动,也没有回应。

  傅景庭这才满意的收回目光,对容姝说道:“张姨不在,有事出去了。”

  “出去了?”容姝抿唇,“她什么时候出去的,怎么不跟我打声招呼呢?”

  作为保姆,不跟雇主打招呼就离开,这种行为,显然有些不遵守职业道德。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