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98章 傅景庭的震惊

第398章 傅景庭的震惊

  “你说的没错。”程淮认真的点了下头。

  这确实不能亲自跟顾耀天夫妻说,李招娣不是真的顾漫情。

  “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李招娣会跟顾耀天他们说,她是你们安排的内应呢?李招娣为了顾漫情这个身份,已经决定投靠顾家,她要把你们招出来,也不是不可能。”这时,陈星诺忽然说了一句。

  容姝笑了笑,“这你就不知道了,李招娣是绝对不会说的。”

  “为什么?”陈星诺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程淮解释道:“因为她一旦说出来,自己是内应,即便顾耀天夫妻认为,她就是顾漫情,顾耀天夫妻对她的感情也会淡下来,这对李招娣来说,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

  “原来是这样,我果然没办法跟你们聪明人比。”陈星诺叹了口气。

  程淮看着容姝,“那你打算怎么告诉顾耀天他们?”

  “很简单,你手里不是有李招娣和顾耀天他们的亲子鉴定么,送一份过去就行了。”容姝淡淡的说。

  程淮挑眉,“对啊,这是个好办法,行,我一会儿就安排。”

  正说着,门铃响了。

  陈星诺从沙发上站起来,“容总,我去开门。”

  “好。”容姝点头。

  陈星诺朝着玄关走去,将门打开,外面站着一个,笑容温和可亲的中年妇女。

  “你是?”陈星诺眯眼,上下打量着对方。

  中年妇女微笑着回道:“我是容小姐的保姆。”

  “原来是保姆啊,稍等一下。”陈星诺放下了心中的警惕,扭头对着屋里喊道:“容总,陆总安排的保姆到了。”

  “这么快?”容姝微讶,随后回道:“我知道了,请她进来吧。”

  陈星诺应了一声,将保姆请进了屋。

  保姆一进屋,程淮就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你……”

  保姆连忙对他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头。

  程淮立马会意的点了下头,不说话了。

  两人的交流给陈星诺看在眼里。

  陈星诺指了指保姆,又指了指程淮,眼里分明写着,你们什么关系?

  程淮呵呵了两声,没说话,心里确实一团乱麻。

  刚刚陈星诺不是说,保姆是陆起找的么。

  怎么来的是张姨?

  陆起能请来张姨?

  呵呵,想想都不可能好么,张姨可是傅家的佣人,之前伺候景庭亲妈的。

  景庭亲妈去世之后,就一直留在傅家老宅,跟冯妈一起伺候老太太。

  所以张妈到底是谁请来的,已经不而喻了。

  容姝虽然看不见发生了什么,但她听到了程淮那声惊讶的‘你’字,微微抿唇问道:“程淮,你认识这个保姆?”

  程淮抵唇轻咳一声回道:“是的,这是张姨,圈子里的金牌保姆,偶然见到过一次,陆起能请来张姨,真是了不起。”

  陈星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对他做了个口型,“你在撒谎。”

  程淮翻了个白眼,懒得理她。

  “张姨,这位就是你要照顾的人。”程淮指了指容姝,对张姨说道。

  张姨笑着上前一步,“我知道的,我见过容小姐的照片,容小姐您好,我姓张,您叫我张姨就好,接下来,由我来照顾您。”

  既然张姨是程淮的,并且听程淮的语气,也对张姨很推崇。

  容姝心里也就放心了,笑着回道:“好,那接下来就麻烦张姨了。”

  “不客气,那容小姐,我现在可以先熟悉一下您公寓的环境吗,这对接下来照顾您也方便的多。”张姨问道。

  容姝点头,“当然可以。”

  张姨开始去熟悉公寓各个地方了。

  容姝把头转向程淮他们所在的方向,“程淮,星诺,你们今天陪了我这么久,现在张姨来了,你们就先回去吧,等处理完李招娣的事,我请你们吃饭。”

  “也行,那我们就先告辞了。”程淮站起来。

  他也确实该走了,有一件事情,他必须去做。

  既然要准备揭发李招娣的身份,李家那群人,怎么能忽视呢,也应该把他们请过来,共同上演一出好戏啊。

  两人走出容姝的公寓。

  陈星诺在电梯跟前停下脚步,忽然问答哦哦:“那个张姨,是傅总的人吧?”

  程淮眉尾微挑,“这你也知道?”

  “看你的表情就猜出来了。”

  程淮揉了揉眉心,“你猜得没错,她的确是傅景庭安排的,我就纳了闷了,他是怎么抢在陆起跟前,把保姆派过来的?”

  “这你就要去问傅总了。”陈星诺耸肩。

  程淮表情淡了淡,“我才懒得问一个不信守承诺的家伙。”

  当初他爱上容姝的时候,就对傅景庭说过,他要追求容姝,希望傅景庭不要阻止,也不要后悔最后来阻止。

  那个时候,傅景庭是答应了的。

  然而现在,傅景庭却完全将自己答应的给抛到了脑后,不但来阻止他追求容姝,反而自己还想把容姝重新追求回去。

  真是让人火大!

  南江,酒店。

  傅景庭在分公司开完会回来,正坐在书房的椅子上捏揉昏胀的张艺兴。

  张助理这时拿着手机进来汇报道:“傅总,张姨已经到容小姐身边了。”

  傅景庭微微抬了下眼皮,“知道了,让张姨好好照顾她。”

  “放心吧傅总,张姨自己会的。”张助理说。

  张姨可是他远房姑妈。

  他绝对信任她。

  “对了,李招娣的事,容姝处理的怎么样了?”傅景庭把手从太阳穴上放下,沉声问道。

  这才是他目前最关心的问题。

  张助理神色也认真了起来,“我打听过了,李招娣已经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但是对于毁掉容小姐手腕上的红痣这一行为,却没有做出合理的解释,反而说什么有算命先生告诉她,她身边有红痣的人,会克她,给她带来不详,真是可笑的理由。”

  “等一下,你说什么,红痣?”傅景庭身体一下子坐直了起来。

  张助理走点头,“对啊,傅总您不知道容小姐手腕有红痣吗?”

  傅景庭摇头。

  他是真的不知道。

  “我只以为,李招娣只是恶意割伤她的手腕,并不清楚,她手腕上还有颗红痣。”傅景庭眉头皱成川字。

  张助理眼睛抽了抽,“傅总,您也是厉害,容小姐都受伤这么久了,您还不知道她手腕的伤,是因为红痣被割掉,还以为是随意划伤。”

  傅景庭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我在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提到过红痣,所以我才这么震惊,容姝手腕,居然有颗红痣!”

  “傅总,您这么震惊,是不是您知道容小姐红痣的秘密啊?”张助理惊讶的看着他。

  傅景庭捏着拳头,不置可否。

  张助理倒吸一口凉气,“傅总,您居然真的知道?到底是什么秘密啊?”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