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88章 没有抱错

第388章 没有抱错

  傅景庭凉飕飕的瞥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

  张助理耸了下肩膀,把嘴闭上了。

  傅景庭看着容姝她们进了房间,这才转身,又回了电梯间。

  他已经知道她住哪间房,这就够了。

  接下来,他也该回自己房间了。

  翌日。

  容姝被陈星诺叫醒,一会儿要出门去医院。

  陈星诺很早就给她准备好了刷牙毛巾。

  所以容姝进洗漱间,就可以直接刷牙洗脸,不用自己摸索着来找这些东西。

  不得不说,找陈星诺陪同来南江,她真是找对了。

  这时,门铃响起。

  陈星诺扭头对着洗漱间里说道:“容总,有人来了,我去开门。”

  “去吧。”容姝吐掉口中的泡沫应了一声。

  陈星诺抬脚往门口走去,先在猫眼里看了看,看到外面是酒店的工作人员,这才将门打开,“有什么事吗?”

  “请问是容小姐吗?”工作人员微笑着询问。

  陈星诺摇头,“我不是,不过容小姐是我老板。”

  “是这样的,刚刚有位傅先生给容小姐定了早餐,请小姐签收一下。”说着,工作人员从旁边推出一辆餐车。

  餐车上面摆放了几个餐盘,不过都有盖子盖住,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早餐。

  陈星诺挑了挑眉,“好的,我知道了。”

  工作人员把餐车交给她,转身离去了。

  陈星诺推着推出进了房间,正好看到容姝扶着墙从洗漱间里出来。

  听到了车轮滚动的声音,容姝停下不动,“星诺,谁啊?”

  “酒店的人,送早餐的。”陈星诺把餐车推到餐桌跟前回道。

  容姝微讶,“你已经定了早餐啊,我还说我洗漱完出来定呢。”

  “我可没定,这是那位想追妻的大佬定的。”陈星诺指了指楼上。

  容姝看不见,但立马就知道她说的是谁,红唇抿了起来,“傅景庭定的?”

  “是啊。”陈星诺点点头,然后揭开几个盖子,看到盘子里丰盛的早餐,忍不住哇了两声,“不错嘛,容总快过来吃。”

  “不了,你自己吃吧。”容姝摇摇头。

  陈星诺放下盖子朝她走来,然后扶着她又朝餐桌走去,“别这样,白得的早餐,不吃白不吃,而且酒店的规矩就是这样,定了就不能退了,我一个人吃不完,倒了多浪费啊,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接受,大不了我们后面还他钱嘛。”

  陈星诺一边说,一边把勺子塞到容姝手里。

  容姝拿着勺子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最后还是妥协的坐下了,“一会儿你用我的手机,给他把钱转过去。”

  “行。”陈星诺喝着牛奶点头。

  吃完早餐,两人就出门了,去了南江最大的医院。

  二十六年前,容姝就是在这里出生的。

  爸爸说,他是来南江谈生意,妈妈停着要生的大肚子过来陪他,然后妈妈就在南江发动,生下了她。

  这一次,她一定要弄清楚,自己出生,到底有没有被抱错过。

  酒店,傅景庭得知了容姝出门了,脸臭的不行。

  他知道,今天白天还有一场走秀。

  她肯定是把黎川的两场走秀看完了才会回海市。

  张助理斜眼看着生闷气的傅景庭,推了推眼镜问道:“傅总,我们去吗?”

  “不去!”傅景庭拧眉回道。

  一群男人走t台,有什么好看的。

  “你派两个人去那边,暗中保护她一下,别让她被人撞了。”傅景庭捏了捏眉心,又道。

  虽然容姝身边有个陈星诺陪着,但陈星诺毕竟就一个人,有时候也顾不上全部。

  尤其是在那种人多的场合,人来人往的,容姝又看不见,难保不会跟人撞上。

  “明白傅总。”张助理点头应下。

  然而等张助理派过去的人把时尚馆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容姝她们后,傅景庭才知道,容姝根本没有去时尚馆看黎川的走秀。

  这让傅景庭心里忍不住开始担忧起来。

  容姝没去时尚馆,那她到底去哪儿了?

  是被什么人带走了,还是去做别的事去了?

  诸多疑问在心里徘徊,傅景庭眼睛眯了眯,沉声吩咐,“查,查一下容姝出门时坐的车,我要知道她的下落。”

  不知道她在哪里,他的心,就无法安定下来。

  张助理也知道容姝突然不见,事情有些严重,不敢耽误,立马去照办了。

  而医院那边,容姝站在档案室外,正紧张的等候着结果出来。

  毕竟是二十六年前的事,管理人要查阅那么久的资料,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陈星诺看着她两只手握在一起,惴惴不安的样子,忍不住开口安抚道:“容总,别担心,我相信你肯定就是容家的女儿。”

  容姝笑了笑,“

  .

  -->>

  我也认为我就是容家的女儿,不然爸妈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只是有些奇怪的地方,我必须要弄清楚罢了。”

  她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阿起两次看到的婴儿,不是同一个。

  直觉告诉她,这一点很重要。

  所以她如果不弄清楚,她心难安。

  又等了一会儿,档案室的门开了,管理人拿着一份泛黄的卷宗从里面出来,“容小姐,你要查看的资料在这里,这份卷宗,就是你母亲当年在我们医院生产时的所有记录。”

  听到这话,容姝立马站起来,“谢谢。”

  她摸索着接过管理人递来的卷宗。

  陈星诺开口,“容总,我帮你看吧。”

  “好,那就麻烦你了。”容姝连忙把卷宗递过去。

  陈星诺接过后,小心翼翼的打开。

  能不小心么,都二十多年了,纸张都有些脆了,稍微用力,肯定就会毁掉的。

  二十多年前,电脑都没普及,那个时候的所有记录,基本上都是纸质的,所有一旦手里的毁了,连备份都不会有。

  “星诺,看了吗?”容姝急忙询问。

  陈星诺动作轻轻的翻阅着,“在看在看,容总别着急,这上面说,二十六年前的七月六号,容夫人,也就是您母亲,在这家医院产下了一个体重四斤六两的女婴。”

  “然后呢?有没有被抱错?”容姝捏着手心又问。

  这是她现在最想知道的。

  如果真的有抱错,那么爸妈肯定会来找医院,让医院联系另一对抱错的父母,同时也会把这件婴儿抱错的事件,记录在卷宗里面。

  “等一下,我看看。”陈星诺继续往后翻,然后摇头,“没有,卷宗里并没有提到婴儿抱错的事,倒是有很多婴儿的检查报告,上面婴儿的情况都不太好,容总,您小时候原来这么体弱多病啊。”

  容姝抿唇,“我不知道我小时候是不是体弱多病,我爸妈从没跟我说过,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会没有抱错的记录呢?”

  如果没有抱错记录,那就说明,她从未被报错过。

  那阿起第一次看到的,没有红痣的婴儿,又是谁?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