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83章 前往南江

第383章 前往南江

  忽然,病房门开了,护工从外面进来,刚好看到这一幕,顿时惊讶的瞪大眼睛,“傅先生你……”

  傅景庭皱了皱眉,显然对护工的打扰感到很不满。

  他略有些不舍的支起身体,扭头看着护工,竖起一根手指挡在薄唇跟前,“嘘,别吵醒她!”

  护工这才发现容姝睡着了,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傅景庭从床沿边上站起来,朝着护工走去,然后拿出钱包,抽出几张红票子出来,递给护工,“你刚刚看到的,别说出去。”

  护工眼睛发亮的接过钱,笑的合不拢嘴,“放心吧傅先生,我刚刚什么都没看见。”

  “那就好。”傅景庭把钱包收起来,满意的点头,“另外,下次出去早点回来,尽量守着她,不要离开她身边,她看不见,一个人会很害怕,只要你做到,我也给你一份工钱。”

  “我一定做到,傅先生,我一定做到!”生怕自己回答晚了,傅景庭就收回了这句话,护工连忙拍胸脯保证,自己以后绝对寸步不离的守在容姝身边。

  傅景庭嗯了一声,开门出去了。

  他后背火辣辣的痛,鞭伤已经裂开了,急需让医生换药。

  ……

  翌日,容姝办理了出院手续,准备去南江了。

  护工正在给她收拾东西,她则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给黎川打电话。

  之前的时候,黎川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而这两天,她因为出事,也没有联系他,也不知道他电话现在能不能打通。

  容姝拨通了黎川的电话,把手机放到了耳边。

  这一次,电话终于通了。

  容姝脸上扬起一抹喜悦的笑来。

  但这抹喜悦,却没有持续多久,因为电话通是通了,却没有人接。

  就是不知道是黎川没有看到,还是故意不接。

  容姝心里更加偏向于后者。

  因为她之前给黎川发过短信,让黎川开机看到之后,给她回电话。

  现在黎川的电话都能够打通了,显然说明黎川看到了她的短信,但是他却并没有打电话过来。

  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就是不想联系她!

  想到这,容姝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有委屈,也有担心。

  委屈的是,明明受害者是她,怎么现在看上去,他仿佛才是受害者,还要她这个真正的受害者主动去找他,哄他!

  而担心的是,她不知道他这几年去哪儿了,干嘛去了,过得好不好。

  “哎……”容姝有些头疼的叹了口气。

  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

  陈星诺探头进来,笑嘻嘻的打着招呼,“容总,我来了。”

  容姝循声望去,看不见她的人,但不妨碍对她笑,“快进来。”

  陈星诺走进来,“容总,在想什么呢,愁眉苦脸的?”

  “小川啊,不接我电话。”容姝摇了摇手机,苦笑着回道。

  陈星诺恍然,“原来如此,之前你和他之间发生的事,我也听说了,他啊,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偏执又疯狂,容总,你可千万不要跟他在一起,不然就是妈和儿子,你得时刻哄着他,宠着他,如果让他感到一点不满意,他不是玩失踪就是做一些让人头疼的事,跟这样的人在一起,是很累的。”

  常年的保镖生涯,造就了她一双看人的慧眼。

  黎川虽然看着温温和和,是个温润如玉的翩翩青年,但实际上不过都是伪装罢了。

  真正的黎川,就是她说的那样。

  容姝听着陈星诺的话,不由得说笑,“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和小川在一起,我把他当弟弟呢,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亦或是未来,都不会改变。”

  “这还行,总之别在一起就好,因为他并不懂如何真正的去爱一个人,他的爱,只会让人感觉到窒息,这应该是他童年的不幸造成的。”陈星诺叹了口气说。

  明明本来是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却因为摊上一对极其不负责任不做人的父母,而变成一个性格阴暗的人。

  真是老天捉弄。

  “童年的不幸?”容姝眯眼,“星诺,你怎么知道小川的童年?”

  “这……”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陈星诺眼珠转了转,连忙撒谎的回道:“我听他自己说的啦,之前我不是怀疑他就是我要找的人么,所以跟他聊了几句。”

  呼,好险。

  要是容小姐告诉小少爷,她查过小少爷小时候的事,小少爷肯定会生气的。

  “这样啊。”容姝也没多想,主要是也不愿意却怀疑朋友说的到底是真是假,点了点头,没问了。

  陈星诺松了口气,随后话题转向了容姝的眼睛。

  “对了容总,昨天你在电话里说,你眼睛暂时看不见了,是真的吗?”她凑过去,盯着容姝的眼睛看。

  容姝摸了摸眼睛,“是真的,所以接下来两天,要麻烦你了。

  .

  -->>

  ”

  “放心,包在我身上。”陈星诺拍了拍胸脯。

  护工合上容姝的行李箱,“容小姐,行李已经收好了。”

  “既然收好了,那我们就走吧。”容姝站起来。

  陈星诺连忙把她扶到轮椅上,推出了病房。

  护工拧着行李箱跟在后面。

  陈星诺的车,就在医院的停车场。

  容姝上车后,就直接前往了机场。

  她前脚一走,后面傅景庭就去了她的病房。

  看着病床上叠的整整齐齐的病床,又看看正在打扫病房的护工,傅景庭脸色变了变,“容姝呢?”

  护工抬起头来,“傅先生,您来了。”

  “我问你,容姝呢?”傅景庭握起拳头,语气噙着一丝急促。

  护工不敢耽误,连忙回道:“容小姐出院了。”

  “什么?”傅景庭瞳孔微缩,“出院?她头都还没好,怎么就出院了?”

  护工听出了他语气里的怒火,以及毫不掩饰的担心,解释道:“是这样的,容小姐好像要去南江看什么时装秀。”

  “时装秀?”傅景庭太阳穴突了突。

  她眼睛都没好,看什么时装秀?

  傅景庭知道,容姝对什么时装秀其实并不感兴趣,这次会去看,肯定是黎川的蛊惑。

  只有黎川是模特,如果不是黎川让她去,她肯定不会去。

  真是的,她就这么在乎黎川吗?

  为了看黎川的时装秀,连自己的伤都不在乎!

  傅景庭黑着脸转身出了容姝的病房,拿出手机,拨通了张助理的电话。

  “傅总。”张助理很快接听。

  傅景庭抿成吩咐,“备我的私人飞机,我要去南江。”

  “啊?”张助理愣住,“是有什么业务吗?”

  “没有。”

  “那您……”

  “少废话,赶紧去办,办好了后,过来医院接我。”傅景庭不耐的皱眉催促道。

  张助理没办法,只能耸肩回应,“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准备。”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