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82章 我守着你

第382章 我守着你

  “那就好,那就好。”程淮放心的拍了拍胸膛,转而又问,“谁打的你?”

  “不知道,目前正在调查,明天应该会有结果。”容姝说。

  程淮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这样啊,我还想说,我也帮忙查呢。”

  “不用了,你先带豆豆回去吧,这两天豆豆一直跟我呆在医院,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这对这个小孩子来说,并不是好事,先带回去让豆豆好好休息休息。”容姝说。

  程淮听得出来,她就是想让他走,忍不住失落的点头,“好,我知道了,那我明天再来你看,豆豆,跟婶……阿姨说再见。”

  “婶婶再见!”豆豆朝容姝挥了挥手。

  容姝虽然看不见,但也举手挥了挥。

  程淮一把抱起豆豆走了。

  病房里只剩下容姝一个人了,突然的安静,让她不禁感到有些害怕,尤其是在这种看不见的情况下,那种害怕感,就越来越强烈。

  因为她不知道下一秒,自己的病房会进来谁,是好人还是坏人。

  要是这个时候,顾耀天突然杀过来,那她连反抗都反抗不了。

  “有没有人啊?”容姝开口喊道,想把护工叫来陪自己。

  刚刚程淮来的时候,护工就出去了,现在一直没回来,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有护工陪着,她就不会这么害怕,至少来人了,她可以知道是谁。

  “陈姐,陈姐?”容姝抓着被子,又喊了两声。

  这时,一道低沉熟悉的嗓音响起,“怎么了?”

  傅景庭!

  容姝眼睛睁大,内心的惶恐,一下子就被驱散。

  她松了口气的摇摇头,“我没事,只是我一个人,什么都看不见,有些害怕,所以想叫陈姐回来,不过陈姐不在,现在幸好你来了。”

  这一刻,她承认自己是依赖他的,是需要他的。

  因为他起码是个熟人,有他在这里,她不至于一个人面对这茫茫的黑暗。

  听到容姝那句‘幸好你来了’,傅景庭微怔了怔,随后心中喜悦升起,后背被撕扯的伤口,都不觉得痛了。

  他抬脚走过去,走到病床边停下,“别怕,我在这里一直陪着你。”

  容姝嘴巴张了张,想说不用,等到陈姐回来后你就可以走了。

  但转念一想,这么做有种用完就扔,翻脸无情的既视感,就把拒绝的话咽了回去。

  傅景庭拉过椅子坐下,“怎么样,问出来了吗?”

  容姝知道他指的是陈秀芝,眼睛微微眯了眯,“问出来了,结果让我大吃一惊,陈秀芝不是攻击我的人,她只是一个顶罪的,真正攻击我的,另有其人。”

  “什么?”傅景庭脸色一沉,“顶罪的?”

  “是,陈秀芝有个儿子,得了白血病,需要一大笔钱,然后就答应替人顶罪,只要不供出那人,并且咬定自己就是攻击我的人,那个人就会给她儿子治病。”容姝感慨的摇头。

  傅景庭薄唇抿出几分寒冷,“那人是谁?”

  “不知道,陈秀芝自己也不清楚,只是表述了那人的长相,阿起明天会派个画师过去,让画师根据描述把人画出来。”容姝回着。

  傅景庭眸色暗了暗,想说什么,手机就响了。

  是容姝的。

  他转头看向床头,看到陆起两个字在屏幕上跳动,表情顿时阴沉不喜。

  但最终,他还是把手机递给了容姝,“陆起。”

  容姝道了声谢,把手机放到了耳边,“阿起。”

  “宝贝儿,刚刚侦探事务所那边联系我了,陈秀芝的资料查出来了,她没有说谎,她的确有一个儿子得了白血病,不过她儿子还不知道有她这个亲妈,她也没有跟她儿子相认。”陆起的声音从手机传来。

  容姝疑惑的挑了下眉,“为什么?”

  “因为他儿子刚出生的时候,就被检测出有病,她把他儿子抛弃了,十年过去了,她全家在一次出行的时候,公交车出了事,然后她家里所有人都死了,就只剩下她,并且她也伤了身体无法再生育,就在这个时候,她偶然找到了她儿子,但因为之前抛弃儿子的愧疚,让她不敢跟儿子相认。”

  “原来如此。”容姝看向傅景庭,“难怪你之前在警局,用她家人威胁她的时候,她明明怕了,最后却依旧死咬着不说自己是顶罪的,看来她是觉得我们查不到她还有个儿子啊。”

  “宝贝儿,你在跟谁说话?”电话那头,陆起听出了不对劲,狐疑的问道。

  容姝没有瞒他,“傅景庭。”

  “啥?傅景庭?”陆起一下子跳了起来,“他又跑你那里去了!”

  容姝哭笑不得,“他就住我隔壁,什么叫又跑我这里了,好了阿起,还查到有别的吗?比如她儿子现在有没有费用手术?”

  “没有。”陆起摇头,“侦探去问过她儿子所在的医院,没有收到任何手术费用。”

  容姝抬了抬下巴,“也就是说,那个人

  .

  -->>

  并没有按照约定给钱?”

  “没错,就是不知道是要等到陈秀芝被定罪之后给钱,还是从来没有打算给钱。”陆起耸肩。

  容姝捏了捏眉心,“不管如何,就先这样吧,好了阿起,先挂了。”

  她放下手机。

  傅景庭伸手,“给我吧,我来挂,你看不见。”

  “谢谢。”容姝也没逞强,把手机递过去。

  傅景庭接过后,看着上面的通话界面,薄唇勾出一抹冰冷的弧度,然后直接挂掉。

  把手机放回床头,傅景庭看着她,“那个陈秀芝,你打算怎么处置?”

  既然不是真正的凶手,那去试药就有些过了。

  容姝扶额,“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置,林天辰那边我会打招呼,先让他不要那么快试药,剩下的,等抓到真正的凶手再说吧。”

  “也行。”傅景庭颔首。

  容姝打了个哈气。

  傅景庭看着她疲倦的样子,声音放柔下来,“想睡觉了?”

  容姝嗯了一声,“有些累了。”

  “那你睡吧,我守着你。”傅景庭说。

  容姝想拒绝。

  傅景庭又道:“你害怕一个人不是吗,不然刚刚不会叫护工。”

  “我……”心里的恐惧被他戳穿,容姝嘴唇动了动,无话可说了。

  傅景庭眉宇柔和下来,“好了,你睡吧,等你护工回来我就走。”

  这一次,容姝没再拒绝了。

  因为她头本来就没好,上午又出去了一趟,这会儿头就变得昏昏沉沉了起来,特别想睡。

  并且她也知道,自己已经快撑不住了。

  “既然这样,那就麻烦你了。”容姝不好意思的扯了扯嘴角。

  傅景庭扶着她躺下,“没什么,快睡吧。”

  他给她掖了掖被子。

  容姝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没一会儿呼吸就变得平稳了起来。

  傅景庭知道她睡着了,看着她安详恬静的睡颜,眸色幽深了起来。

  下一刻,他突然俯下身,吻上了容姝的额头。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