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80章 原来是顶罪

第380章 原来是顶罪

  “这没什么,你有什么,先问她吧。”林天辰摆了摆手,然后闭上眼睛开始休息,恢复精神。

  容姝道了声谢,然后拍了拍身后的陆起,“阿起,把我推近点儿。”

  陆起应了一声,将她推近到陈秀芝面前。

  容姝伸出手,摸到了陈秀芝的脸,然后凑到她耳边,声音犹如魔鬼般低吟,“陈秀芝,告诉我,你最重要的人,是谁!”

  “是我儿子。”陈秀芝缓慢的回答。

  容姝眯眼,“儿子?所以你是为了你儿子,才攻击容姝的吗?”

  “我没有攻击容姝。”陈秀芝说。

  容姝惊讶的睁大眼睛,“你没有?”

  陆起和林天辰也很诧异。

  明明之前在警局,陈秀芝承认了自己攻击了容姝,怎么现在又说没有?

  但催眠状态下的人,根本不可能说假话。

  也就是说,陈秀芝在警局说了假话。

  “我没有,攻击容姝的,不是我,是她。”陈秀芝嘴巴张了张回着。

  容姝握紧手心,“她是谁?你又为什么说自己攻击了容姝?”

  “我不知道她是谁,她没有告诉我,她的名字。我只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她找到我,说容姝手腕上的红痣,会威胁到她的身份,她要除掉那颗红痣,然后给我一笔钱,让我给儿子治病,然后替她顶罪。”陈秀芝语出惊人。

  陆起倒吸一口凉气,“天,居然是顶罪的!”

  容姝也被这个给惊得无以复加。

  她想过这个陈秀芝可能是被人收买的。

  但没想到,居然是顶罪的。

  容姝气的浑身发抖。

  真正攻击她的人,安排一个顶罪的后,还继续逍遥法外。

  那是不是意味着,以后那个人,还会对她下手!

  “为什么说我的红痣会威胁她的身份?我的红痣,到底有什么秘密?”容姝紧紧的咬着下唇问。

  陈秀芝嘴巴动了动,“我不知道,她没告诉我,只跟我说会威胁她的身份。”

  “难怪当时她不回答,原来是不知道。”陆起恍然的摸了摸下巴。

  容姝深吸口气,“那你当时又为什么说,这个让你顶罪的人,才是你最重要的人?”

  “因为,我想隐瞒我儿子,我不想暴露我还有个儿子,所以才这么说,这样你们就会被我误导,以为我是为了她才攻击容姝的。”陈秀芝回答。

  陆起冷笑,“那你还真是挺精明的。”

  “你儿子怎么了?”容姝又问。

  “我儿子得了白血病,需要大笔的手术费,医药费,所以她找到我,只要我替她定罪,她就出钱给我儿子治病。”

  “原来是这样。”陆起叹了口气,“为了给儿子治病,所以她不能把那个人招供出来,必须死死咬定自己就是攻击你的人,不然一旦她暴露自己是无辜的,只是来顶罪的,无论那个人有没有被抓,她儿子都会没救了。”

  容姝眸色闪了闪,“她是很可怜,但可怜不代表就是对的。”

  “这倒是。”陆点头。

  容姝重新把‘目光’落在陈秀芝身上,“你说你不知道那个人叫什么,只见过她的样子,那你现在可以把她的样子描述出来了。”

  只要知道那个人的长相,特征。

  就能很快的把那人找出来了。

  陈秀芝开始描述,“那个身高跟我一样,体重也跟我一样,皮肤不是特别白,长相也只能算得上清秀,但她穿的特别好,衣服一看就是很贵的样子。”

  “衣服很贵,看来身份不一般啊。”陆起分析。

  容姝抿了抿唇,“我需要你详细表述她的五官。”

  光是相貌清秀算什么描述。

  相貌清秀的人,一抓一大把呢。

  “五官……”陈秀芝皱了下眉,似乎在想形容词,过了一会儿,才重新开口,“她的嘴巴很薄,鼻头有些大,眼睛挺好看,有些圆。”

  “那有没有特征?比如脸上有痣什么的?”

  “没有。”

  容姝沉默了。

  脸上没有明显的特征,光靠这几个五官描述,找人还是有些难度。

  “要是能画下来就好了。”陆起抓了抓头发,有些无奈的说。

  容姝眼中精芒一闪,“阿起,你提醒我了,我们可以找画师,根据口述,让画师把人像画出来,警局那边办案,不知道嫌疑人的长相,就会根据受害人的口头描述,把嫌疑人画出来。”

  陆起一拍手,“这好办,我公司有个员工画画不错,尤其是肖想画得很好,我让他来画,不过得明天了。”

  “那就明天,明天再催眠她一次就行了。”林天辰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突然说道。

  容姝点头,“好,那就明天吧,明天麻烦你了林医生。”

  “没事,这个人就留在我这里吧。”林天辰瞥了一眼陈秀芝,眼中毫无感情。

  容姝嗯了

  .

  -->>

  一声,“可以。”

  之后,陆起推着她离开了,回第三医院了。

  因为请假的时间也快到了。

  回去的路上,容姝一直摸着自己包着绷带的手腕,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起余光看了她好几次,终于忍不住开口,“好了宝贝儿,别多想,等抓到那个人,你手腕红痣的秘密就会知道了。”

  容姝扯了扯嘴角,“我知道,我只是在想,这颗红痣已经跟了我二十六年,这二十六年来,我从来都只是把它当一个普普通通的痣,从来没有想过,它居然还有个秘密。”

  “说起来,我忽然想到一件奇怪的事。”陆起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容姝看不见,但大概能够想象得到,他此刻的样子,好奇的问,“什么奇怪的事?”

  “也是关于你这颗红痣的。”陆起转动着方向盘,记忆飘远,“我比你大四岁,所以你襁褓中的婴儿样子,我都是见过的,并且记得很清楚,我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才五个月大,我妈把我带去容家,我特稀奇你,就围着你的婴儿床转。”

  “然后呢?”容姝眨了眨眼。

  “然后你的手就抓着我的手,软乎乎的,特别可爱,但那个时候,我并没有从你的手腕上看到有什么红痣,两个手腕都没有。”陆起眉头微皱的说。

  容姝瞳孔微微收缩,“你说什么?没有?”

  陆头,“确实没有,我很肯定,那个时候我都四岁了,记事了,然后我第二次见你,是在你六个月,也就是半岁的时候,那个时候,你的手腕就有红痣了,而且更奇怪的事,我还发现你当时的长相,跟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有些不同了,不过我当时也小,并没有多想,现在想来,这里面似乎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如果说小孩子的长相,也许会发生变化。

  但是痣这种东西,是天生的,一个人没有痣,那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有,不可能后面突然冒出来,所以问题已经很明显了。

  他第一次看到的容姝,跟第二次看到的容姝,是两个人!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