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78章 红痣的秘密

第378章 红痣的秘密

  所以即便她看不见,她也准确的将‘目光’落在了陈秀芝的脸上。

  陈秀芝这会儿已经筋疲力尽,头又晕又痛,都快要炸开了。

  她趴在审讯桌上,努力的抬着眼皮看着对面四个人。

  三个男人她不是认识,但那个坐在轮椅上,也就是问她是不是陈秀芝的女人她认识。

  准确来说,她见过,是在那个人给她的照片上。

  陈秀芝声音喘不上气的回应,“我知道你来干什么,不过你们死心吧,我是不会说的。”

  说出来,那个人肯定不会救她儿子的。

  她的儿子,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她不想儿子因为没钱而没办法救治,所以她必须救她儿子。

  虽然她儿子,根本不知道还有她这个妈妈的存在。

  容姝听到陈秀芝的话,秀眉顿时皱成了一团。

  她还没问,这个人就说不会说,这种感觉,真是让人不爽。

  容姝捏了捏轮椅扶手,稍微压下了一些心中的火气,才重新开口,“你确定你不说吗,你要知道,只要你说了,你的罪行会减轻一些,如果你不说,罪行就会加重。”

  “我知道,无所谓,反正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说的。”陈秀芝豁出去了笑了起来,笑容苦涩又疲惫。

  容姝刚刚压下的怒火,这会儿又袭了上来,头都开始不舒服了。

  傅景庭最先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把手放到她的肩膀上轻轻捏了捏,语气关切的说:“好了,你先别激动,深呼吸,调节一下情绪。”

  容姝也知道自己如果不冷静会有什么后果,也顾不上他触碰自己,闭上眼睛照做的深呼吸了起来。

  陆起瞪着傅景庭放在容姝肩膀上的手,“喂,姓傅的,赶紧把你的爪子从宝贝儿肩膀上拿开,占便宜呢你。”

  说着,他就要上前亲自动手,把傅景庭的手拿开。

  然而傅景庭根本不给他机会,在他的手伸过来的时候,就把手拿开了。

  陆起扑了个空,差点摔倒。

  张助理及时将他接住,微笑的问,“陆先生,没事吧?”

  “我有事没事要你管?”陆起哼了一声,推开张助理站回了容姝身边。

  张助理看着他,无脑的摇摇头。

  这个陆先生真跟个任性的小孩儿一样,逮谁咬谁。

  傅景庭没有理会张助理和陆起之间发生了什么,他眯眼凝视着陈秀芝,“你确定你不说吗?”

  陈秀芝干脆埋下头,不吭声,态度已经摆在了那里,不说。

  傅景庭唇角凉薄的勾起,“你不说可以,那你的家人可就要……”

  “你想干什么?”陈秀芝再也无法冷静,连忙抬起头,普通的脸上写满了惊恐。

  就连容姝和陆起都很惊讶的看着傅景庭。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傅景庭居然用陈秀芝的家人来威胁陈秀芝。

  虽然有些不想道义,但不得不承认,这个方法最有效。

  而且看陈秀芝的样子,似乎开始害怕了。

  “我想干什么,你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你最好乖乖的说,把一切说出来,如果你不说,我就拿你家人开刀。”傅景庭眼睛一眯,声音冷的像冰窖一样,毫无感情。

  陈秀芝打了个哆嗦,像看魔鬼一样看他。

  傅景庭很满意她这个眼神,垂下眼帘森冷的问,“说吧,为什么攻击容姝。”

  陈秀芝嘴巴张了张,许久才沙哑的吐出一句,“因为……她的存在,会威胁到一个人。”

  “放屁!”陆起直接炸了,一巴掌排在桌子上,“威胁到一个人?威胁谁啊?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宝贝儿又不是什么魔鬼,你告诉我,她能威胁谁!”

  傅景庭和容姝也对陈秀芝这句话感到很反感。

  尤其是容姝,心里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果然,林天辰猜的没错,她手腕的红痣,真的让人感觉到了威胁。

  “我不能说。”陈秀芝摇头,回了陆起的问题。

  傅景庭眉心顿时不满的拧起来,正要说话,手机就响了。

  他拿出来看了一眼,看到来电显示,眸色沉了沉,然后抬头看着容姝,“我出去接个电话。”

  容姝点头。

  张助理推着傅景庭出去了。

  陆起将审讯室的门关上,回来后,愤怒的盯着陈秀芝,“你不能说?你忘了刚刚傅景庭的话了吗,老实交代,如果不老实交代,就当心你的家人!”

  陈秀芝身体瑟缩了一下,唯唯诺诺的回道:“对不起,我真的不能说,我可以告诉一些你们想知道的,但这个人,我是真的不能透露,求你们,别问我这个了。”

  她眼泪不断地的往外流了下来。

  虽然那位魔鬼先生用她的家人威胁她,让她还是不能供出那个人。

  她的儿子,还等着手术呢。

  而且,她也在赌,赌这几位查不出她的儿子,因为她的儿子,从被出

  .

  -->>

  生起就被偷走了,她也是前段时间才找到,根本没有去跟儿子相认,因为不敢。

  现在她是孤身一人,没有人知道,她还有个儿子。

  所以这几位,有一半几率查不到她的儿子,那这个威胁,对她自然就不起作用。

  可如果她直接告诉这几位那个人是谁,那她的儿子就真的完了,所以她不能说。

  因为说了,她儿子就没救了,不说,她儿子还有一半几率得救,是个人都知道怎么选。

  “别问你这个?”陆起气笑了,一把抓住陈秀芝的衣领,把人提了起来,“你这算什么回答,啊?”

  陈秀芝闭上眼睛,呜呜的哭着。

  容姝捏了捏鼻梁,有些疲惫,“好了阿起,放她下来。”

  “宝贝儿……”陆起有些不愿意。

  容姝再次重复,“放她下来,这里是警局,你想被警官他们强制带走吗?”

  “……”陆起不说话了,把人丢回了椅子上。

  容姝看着瘫在椅子上,宛如丢了魂的陈秀芝,冷声开口,“行,我不问你那个人是谁,我现在问你,你袭击我,是那个人吩咐你的,还是你自己的主意?”

  “是我自己。”陈秀芝连连点着自己的胸口,“是我自己对你下手的,我偶然发现了你手腕的红痣,知道你的存在,会威胁到那个人,而那个人是我最重要的人,所以我才决定对你下手。”

  “是么?”容姝抿了抿红唇,然后朝陆起招手。

  陆起俯下身,“宝贝儿,怎么了?”

  “你帮我看看,他有没有说谎。”容姝压低声音吩咐。

  陆了下头,然后盯着陈秀芝看。

  看了一会儿,陆起回道:“她好像说的是真的,我看她的样子,不像是撒谎。”

  容姝捏了捏手心。

  那这么说,这一切,还都是这个陈秀芝一手策划的咯,后面没有其他人参与?

  “最后一个问题。”容姝吸了口气,“我手腕的红痣,到底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会对你最重要的人造成威胁?又是什么样的威胁!”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