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77章 真正的凶手

第377章 真正的凶手

  容姝气乐了,“我还以为,是她良心发现,原来是知道躲不了才不躲的。”

  傅景庭看着她,“这个人,你想怎么处置?”

  “先不急,我要知道,她为什么攻击我?”容姝掐着手心,小脸冰冷至极。

  傅景庭眼睛突然眯了起来,“她没交代。”

  “没交代?”容姝惊讶。

  傅景庭摩挲了一下手指,周身杀意涌现,“是,无论警方怎么审问,她都没有开口交代。”

  容姝咬牙,“那她还挺嘴硬。”

  “陆起见过她,听陆起说,似乎有什么在支撑她,所以她才不肯交代。”傅景庭薄唇抿成直线。

  虽然他没有去警局见过那个人,但是张助理去了。

  张助理说,警方甚至用了强光灯,那个女人都没有交代,明明看上去不是什么坚强的人,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甚至性格有些软弱的人,但那个女人,就是始终坚持着什么都没透露。

  所以如果不是有什么让她顾忌,她的意志力,不会这么强大。

  “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容姝深吸口气,勉强冷静了下来。

  傅景庭看着她,“陈秀芝。”

  一个极其土气又普通的名字。

  “陈秀芝?”容姝满脸疑惑,显然不认识,甚至都没听说过。

  所以一个无冤无仇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是受了人指使,还是……

  一时间,容姝心里充满了很多疑惑。

  “我明天想去警局看看那个女人,亲自问问她。”容姝沉着脸说。

  不亲自问清楚,她不甘心!

  傅景庭本来有些赞同的,毕竟她伤还没好。

  但看着她脸上的坚定,最终还是没有阻止。

  东华景都,顾家。

  顾漫情这个时候也才知道陈秀芝被抓走了,心里紧张的不行,晚饭都没吃几口,就借口不舒服的回了房间。

  她坐在床边,呼吸略显急促沉重,眼里和脸上的不安怎么也藏不住。

  她现在很害怕,害怕陈秀芝把她供出去。

  虽然她跟陈秀芝交易,让陈秀芝答应替她接受警方的调查,陈秀芝也再三承诺不会供出她,但到底会不会,谁能保证呢?

  所以从下午开始,她一直提心吊胆,陪妈妈逛街也是心不在焉,直到刚刚晚饭的时候,她从新闻上看到陈秀芝被抓,才彻底的慌了,一直担心警方突然上门,把她这个真正的凶手带走。

  是的,真正对容姝下手的,是她,而不是陈秀芝。

  她在对容姝下手的前一天,偶然遇到了陈秀芝,知道陈秀芝很需要钱,救自己的儿子后,她就主动跟陈秀芝搭话,让陈秀芝跟自己做个交易,她出钱给陈秀芝儿子治病,而陈秀芝,替她顶罪。

  于是,她就想了一个计划,让陈秀芝买一套男人衣服,带去百货商场,在下午五点的时候去百货商场的厕所,跟她互换衣服,她穿着陈秀芝的衣服,去浅水湾毁掉容姝的红痣,而陈秀芝则冒充她,打车回城中村等她,等她毁掉容姝的红痣后,就去城中村跟陈秀芝换回来,而这个计划,之所以能够顺利进行,也归功于她和陈秀芝身高体重一样,不然警方肯定会发现攻击容姝的人,和被抓的人不一样。

  她换回自己衣服回到顾家后,又把袭击容姝的棍子弄断,又用一些旧衣服包起来装进黑色垃圾袋里去扔掉。

  她之所以会带回来扔,就是怕扔到浅水湾或是城中村被警方发现,毕竟那上面,有可能会有她没处理干净的指纹,一旦被发现,这个计划就没用了。

  其次,就是她之所以不让陈秀芝对容姝下手,而是选择自己亲自出手,也是因为陈秀芝胆子太小,比她还小,听到要伤人,怎么也不肯,所以没办法,她才自己动手的。

  她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城府也深,但真正伤人,还是第一次,所以当时对容姝下手的时候,也很慌张害怕,但为了自己的未来,在慌张害怕也得咬牙做,没想到做完后,她反而不怕了,只害怕自己被发现被抓。

  不过新闻上说,陈秀芝是下午四点左右的时候被抓的,现在都几个小时过去了,警方也没有找她,那看来,陈秀芝应该是没有招出她。

  这么想着,顾漫情不安惶恐的内心,稍微平复了一些。

  她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夜空,轻声低喃,“容小姐,你也别怪我,我也是为了自己的将来,既然你和程先生把我带来了这个天堂,激发了我内心的贪婪,那你就要负责,所以要怪,就怪你自己,为什么是顾漫情吧……”

  ……

  翌日,早上九点。

  容姝就让陆起给自己请了一个上午的假,准备去警局那边,看一看那个陈秀芝。

  陆起拗不过她,只得同意,找了个轮椅陪她一起过去。

  刚走到停车场,那边张助理也推着傅景庭过来了。

  陆起见状,直接叉腰,“怎么,你也想去?”

  傅景庭不

  .

  -->>

  置可否,“不可以吗,抓到人也有我的功劳,我去也是应该的吧。”

  陆起撇了撇嘴,“要不是看在这一点,我说什么都要阻止你。”

  “好了阿起,别闹了,我们走吧。”容姝看不见,只能摸索着碰到陆起,拍了拍陆起的手,头疼的催促道:“别忘了,我们时间只有一个上午。”

  “抱歉宝贝儿,你也知道,我看到傅景庭就想损他几句,我这就带你上车。”陆起说着,拿出车钥匙打开了车门。

  旁边,张助理抵唇咳了一下,把笑意压下去,对着傅景庭说道:“傅总,我们也上车吧。”

  傅景庭嗯了一声,嘴上虽然答应,但却没有行动,一直看着容姝。

  直到容姝在陆起的帮助下坐进了车里,这才示意张助理推自己到车跟前。

  两辆车一前一后,间隔差不多十几秒的来到了警局。

  陆起推着容姝进去。

  警局这边早已经接到了傅景庭的电话,知道他们要来,所以没说什么,直接带着他们去见陈秀芝了。

  陈秀芝一直被关在审讯室,警方准备关她二十四个小时,并且不给吃的只给水喝,不能睡觉,还要用强光照射,为的就是压迫她的精神,让她受不了老实交代。

  但现在都已经过去了十几个小时,陈秀芝的精神状态明显很萎靡,但她却还是死咬着不肯松口,这让警方十分头疼。

  毕竟像这种嘴硬的人,他们也很少遇到,一般都睡那种罪大恶极的人才会如此嘴硬,因为牵扯的太多。

  可这个陈秀芝,只是一个普通市民,并且犯的也是小错,却如此嘴硬,实在让人无奈。

  “你就是陈秀芝!”容姝被陆起推进了审讯室,陆起已经小声的告诉了她,陈秀芝就在她对面。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