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溺宠前妻无上限 > 第376章 两个好消息

第376章 两个好消息

  容姝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抓着自己的,不是陆起,而且傅景庭后,连忙抽手,想把手抽出来。

  傅景庭却收紧力度不放。

  容姝挣不开,脸都急红了,气愤的喊道:“傅景庭,你到底想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不想让你乱动而已。”傅景庭眸色闪了闪回着,“你安静一点我就放开你,别乱动,会头晕。”

  容姝气笑了。

  抓着她的手,就是不想她乱动,这算什么理由。

  他不碰她,她也不会乱动好不好?

  不过容姝也知道,自己跟这个厚脸皮说这些没用。

  深吸口气,容姝压下心里的不悦,不动了,“好了,现在你该实现你的话,放开我了。”

  傅景庭薄唇抿了抿,放开了她。

  容姝的手得到自由,立马收回去,放进了被子,然后质问,“你怎么在这儿,阿起和豆豆呢?”

  “现在是晚上,陆起回去了,豆豆在里面的房间睡着了,而我在这里陪你。”傅景庭重新坐下回道。

  容姝撇了撇嘴,“谁需要你陪了。”

  “没人要我陪,是我自己自愿的,对了,有两个好消息,你要听吗?”傅景庭转移话题。

  他知道,如果继续跟她说陪不陪的话题。

  最后,他肯定会被她赶走。

  果然,傅景庭话题一转,容姝的注意力就被吸引了过去,问道:“什么好消息?”

  “第一个,是顾耀天的董事长位置,被罢免了。”傅景庭也不卖关子,看着她回答。

  容姝惊讶,“被罢免了?为什么会这样?”

  见她如此感兴趣,傅景庭薄唇勾了勾,“因为之前顾漫音被你送进拘留所,所以连累三盛差点破产,而顾耀天作为顾漫音的父亲,自然也引起了三盛股东们的不满,这一次顾漫音又牵连了三盛,所以三盛的股东们便联合召开董事大会,罢免了顾耀天的董事长位置,以后顾耀天只是三盛最大的闲散股东了而已。”

  虽然现在三盛还是顾家的,但话语权却不在顾家手里了。

  这对顾耀天这种自负的人来说,算是一种极大地折磨了,因为明明是自己的东西,自己却没有任何话语权,反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使用,能好受么?

  “这是今天发生的事吗?”容姝问。

  傅景庭颔首,“没错,今天上午。”

  容姝笑了,“活该,顾漫音把顾耀天害惨了,恐怕顾耀天,也恨惨了顾漫音吧?”

  这两个,曾经是多么的父慈女孝啊。

  而现在,却成了仇敌,真是讽刺。

  “对了,第二个好消息是什么?”容姝撑着身体坐起来。

  躺了这么久,她腰背都是酸软的,急需坐一坐,缓解一下。

  只是刚坐起来,巨大的眩晕就袭了上来,容姝难受的闷哼一声,身体朝病床边偏倒了下来。

  傅景庭见状,立马起身上前一步,用身体当栏杆,将她挡住,这才避免了她从病床上跌下来。

  “没事吧?”傅景庭手放在她肩膀上,低头看着她,眼里毫不掩饰的紧张关心。

  “没事,就是头晕。”容姝靠在傅景庭的腹肌上,急促的呼吸着,眼睛也微微闭了起来,正在努力适应脑子里的昏沉。

  傅景庭看她这么难受,抬手放到她太阳穴上,轻轻揉按了起来。

  容姝想推开他,但她晕的实在没有力气,便也只能随他去了。

  她现在很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坐起来。

  明明脑震荡还没好,动作幅度一大,就容易引起头晕恶心,甚至严重的,还有可能引起大脑缺氧,当场休克。

  不知道过了多久,容姝感觉自己情况稍微好了一些,便从傅景庭怀里退了出去,“谢谢傅总。”

  她是应该感谢他。

  要不是他及时接住她,她肯定会摔到床底下。

  她本来就有脑震荡,要是在摔一下,估计脑死亡都有可能。

  而且傅景庭还一直给她按揉太阳穴,缓解她的不适,不然她也没这么快恢复。

  “没什么,现在怎么样了?”傅景庭扶着容姝的肩膀,让她躺回去。

  容姝也没有反抗。

  她看不见,只能被他照顾。

  不然摸索着枕头躺下,也有可能撞到头。

  “好很多了。”躺在枕头上,容姝声音有些虚弱的回道。

  傅景庭看她脸色发白,按下了床头的呼叫铃,“我叫了医生,还是看一看比较好。”

  “嗯,谢谢。”容姝没有拒绝。

  傅景庭给她掖了掖被子坐回去,“继续刚才的话题吧,第二个好消息,你一定更加高兴,攻击你的人,已经抓到了!”

  “抓到人了!”容姝眼睛瞪大,圆溜溜的,看起来很是可爱。

  傅景庭很想伸手摸一下,但最终还是克制住了,喉结滑动的回道:“是。”

  “太好了!”容姝握了

  .

  -->>

  握手心,“在哪里抓到的?”

  傅景庭不会骗她,也没必要骗她。

  所以人肯定抓到了。

  “就在城中村,我的人和警方那边一起去搜查,最终找到了她。”傅景庭柔声说。

  容姝皱眉,“这么轻松么?”

  居然真在城中村!

  那个人做出租车去城中村,她以为只是那里没有监控,那人可以更好的逃离。

  没想到,那人居然一直在城中村没走,这显然有些想不通啊。

  那人把自己扮成男人,遮的严严实实,不让人发现真实身份,就说明那人很聪明,既然聪明,为什么不跑,要在城中村逗留?

  这反而有种那人是故意暴露行踪,吸引警方过去抓捕的意思。

  容姝心里想什么,都很清楚的写在了脸上,傅景庭一眼就看明白了,薄唇轻启,“那人的家,就在城中村。”

  “所以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怎么会有人呆在自己家里等着人上门抓的?她能把自己包的那么严实,说明就是不想被抓到,但她后面又直接打车回城中村,用那副打扮招摇过市,给人留下她下落的线索,所以这不就很矛盾么?所以你们抓到的,真的是攻击我的人吗?”容姝眉头皱的很紧。

  傅景庭抬了抬下巴,“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和警方那边也怀疑过是不是抓错了,因为的确太轻松了点,但事实证明的确是她,她的身高体重都跟警方算出来的一样,并且在她家里,还搜出了攻击你时穿的衣服,据她自己的交代,她后面打车回城中村是故意的,故意给警方留下线索,让警方抓她。”

  “什么?”容姝有些懵,“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居然还真的是故意让警方上门抓的。

  既然如此,那这个人当初还把自己包那么严实做什么,直接用真面目啊。

  她真想不通,这人到底在想什么。

  “她说是目的已经达成,自然就没必要东躲西藏,就算东躲西藏,总有一天也会被找到,所以就不躲了。”傅景庭声音里噙着寒意。

  ,content_num

  .

  _soso